苦命的我得大法 有了一個幸福的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我生長在農村,父母親純樸善良,在村子裏口碑很好,我在家中是老閨女,上面兩個哥哥、一個姐姐都大我十幾歲開外,所以自幼父母很疼愛我,嬌生慣養,同時也養成了我孤僻的性格,很少與人交往,即使兩個哥哥,也只是當作一個家庭成員,從不與他們親近,姐姐在我十歲那年得糖尿病去世了。

一、不幸的婚姻

到了二十歲,媽媽就給我找婆家,一九八五年,我二十二歲,母親讓我結婚,並且囑咐我說,到了婆家要主動做家務,要不我可沒臉登你家門。婚後,我遵照媽媽說的去做,每月發工資後,先給婆婆買好吃的,再交飯錢,然而總也達不到讓丈夫和婆婆滿意,丈夫每天都跟我打,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因為丈夫打人,老愛用拳頭捶臉,嘴裏罵著罵著手就上去了,我的眼眶經常是青的,臉腫起老高,街坊大媽說:「哎喲,現在怎麼還受這種氣啊,都甚麼年代了。真看不下去。」

我曾經把腰帶拴在房樑上上過吊,也曾經找敵敵畏喝,但都被丈夫發現後,暴打一頓,沒有死成。沒辦法,一九八七年,我抱著孩子去鄉民政局離婚,可是婆婆在後面追上來罵我,還把民政局工作人員數落了一頓。我的生活環境如此的惡劣,心裏對丈夫和婆婆怨恨極了。

雖然婚姻生活充滿不幸,家中的日子卻蒸蒸日上,一九八六年兒子出世,過滿月,丈夫就開始搞個體運輸,拉沙子和石子兒。丈夫一出門,就是一整天,我也就上不了班了。我二十三歲就獨自承擔起照顧老人和孩子,洗衣做飯,種地,負責買汽油,騎著28的加重車到縣城的油庫買汽車用的機油,以及開結賬發票,家裏的所有內務、後勤都歸我管。每天一到晚上,丈夫回家,吃飯時飯菜稍微一不對口,就會劈頭蓋臉挨一頓打罵,我天天擔驚受怕,鬱鬱寡歡。

到一九九二年,由於國家增稅,不好結賬,所以就不搞運輸改開出租,我自己在鎮上開了一家商店,因為父親是殘疾軍人,我以他的名義開照免稅,所以生意很好,全村人都到我們這兒買東西,三四年後,我手頭上有了積蓄。

可是我兒子全身上下是嚴重的皮膚病,每天早上,中午和晚上都要塗藥膏,奇癢難忍,做母親的看在眼裏疼在心上,乾著急沒辦法。脾氣粗暴的丈夫出車回來,就耷拉著臉子鬧脾氣,稍一不順心,就破口大罵,搞得商店裏烏煙瘴氣,我不敢吱聲,只能是心裏暗暗生悶氣,心想我怎麼這麼命苦啊,上天給了我這樣一個丈夫,感覺真丟人。

就這樣日積月累,我身體開始出虛汗,內分泌失調,消化不良,一吃飯就吐,吃不進去,神經衰弱,睡不好覺,還得了嚴重的婦科病,我總想著甚麼時候,才能跟丈夫離婚,希望徹底擺脫這個暴躁的男人。

二、轉變

一九九八年春天,我看到我們商店對面的鐵欄杆上掛著一個條幅:「法輪大法好」。還有一位大姐到商店買一瓶水後,問我煉過法輪功沒有。

兩天後的中午,我們村裏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大姐和我媽到商店,當時我正在給孩子往身上抹藥膏,丈夫在一邊大罵,大姐來到我跟前,說:「讓孩子跟我們煉功去吧。」並說到修煉法輪功病就會好,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第二天,我鄰村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就過來跟我說:「你兒子真好,聽師父講法可認真了,往那裏一坐,兩個小時不動彈。」兒子還問我請不請大法書?我說:「請!」

就這樣,孩子從此以後每週六日都去煉功點跟著大人們一起學法煉功,還參加大型法會,從那以後,再也沒有讓我給他抹藥了。他嚴重的皮膚病不治自癒,滿身的疙瘩消失的無影無蹤。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就連我那大字不識幾個的母親修煉後,也徹底戒了抽了幾十年的煙,真是太神了。

三、做一個修煉人

一九九九年正月的一天,商店裏沒有人,我取出寶書《轉法輪》,靜靜地看起來,我深深明白此書的珍貴,被書中講到的「佛法修煉」、「往高層次上帶人」[1],還有給真正修煉的人調整身體,改變命運等所吸引。心想,這部大法正是我要的,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師父,這就是我的師父。

還有,書中強調的煉功人要以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我想自己一定能做到,因為這些年,我都是在丈夫的打罵中熬過來的,從來沒有罵過丈夫一句話,所以我決心要跟師父一修到底。

因為沒有條件去煉功點學法煉功,我自己照著書上的圖解煉起功來,隨著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月經正常了,吃飯也不往上反胃了,面色紅潤,整個人也有精神了,聽丈夫嘮叨,也不那麼生氣怨恨了,而且我主動和他講了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的改變,兒子頑固的皮膚病不治自癒,徹底不讓我倆再那麼勞神了。

丈夫有時也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從前的火爆脾氣逐漸改變,人也平和多了,可是好景不長,鄰村的老年同修說,國家要「取締」法輪功,不讓煉了,她看我店裏太忙,坐一會兒,就走了。

又過一段時間,來一個我管叫嫂子的同修,來店裏問我去不去信訪辦證實大法,我說:「去!」還拿來一個調查表詢問煉功後身體的轉變,要求簽名,我拿起筆,毫不猶豫的簽上了自己的真名實姓,從心裏感恩師父,默默的跟師父說:「謝謝師父,要是沒有您,我早就沒命了。」

四、向內找 家庭和睦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那天,兒子結婚,兩年後孫子出生,我當時因為要照顧自己年邁的母親,打算孩子出生後,先不讓兒媳婦上班,並且闡明自己的立場,就是我只管給你們搭把手,夜裏不管帶孩子。兒媳婦先自己帶孩子,等孩子大一點兒,上幼兒園以後,再上班。

這個條件剛一說出口,兒媳婦的臉就沉下來了,特別不高興,當時我馬上感覺到自己的做法也不好,想當初,我年輕時,孩子剛出生,婆婆也說身體不好,不給我哄孩子,那時我婆婆患關節炎,一掃地腿都疼,洗洗衣裳都會感冒。我兒子胖,她根本抱不動,所以坐月子時,母親照顧我12天,公爹照顧我後半月,出了月子,我開始伺候公婆,忙裏忙外,照顧全家。如今我也沒說都不管,就讓你帶帶孩子,你都不樂意,就這樣,兒媳和我產生了矛盾,平時不愛跟我說話。

我一開始也看她不順眼,嫌她好吃懶做,不收拾屋子,不給孩子洗衣裳,不愛抱孩子,孩子哭也不管,走路老是擺架子邁方步,這樣的兒媳婦怎麼要啊,這些話我憋在心裏,說也說不出,可是那種怨恨和不滿早已形成了一種物質,很快反映到了兒子那裏,兒子也開始和我一樣挑剔兒媳婦,每天都吵吵鬧鬧的。兒子心煩,開始不愛回家。

一天中午,突然兒子說要和兒媳婦離婚,說媳婦把錢都弄沒了,他倆婚後每個月發工資都上交媳婦啊,還有他們結婚,孩子滿月時,接的份子錢,都在兒媳婦手裏把著,家裏平常的生活開支可都是我出的啊!我問兒子:連大隊發的錢都沒了嗎?兒子回答說是,從那以後,我更加看不起兒媳婦,甚至連她媽媽都從心裏看不起了。

我終於明白自己是修法輪大法,修真善忍的,家裏有矛盾是正常的,但是矛盾越來越激化,我的狀態就不對了。我開始反思自己為甚麼學法、學法,家裏的環境這麼不平和,我開始拿法理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沒有真正替兒媳婦著想,有爭鬥心,看不上人的心,利益心等等,還隱藏著妒嫉心。

我拿她和自己年輕時候比,回想起自己年輕時吃苦受累忙忙活活,她比我享福多了,我產生了對丈夫全家的怨恨心,看同修交流文章說:怨恨是雙刃劍,刺傷別人,也傷害自己,怨恨心不去干擾救度眾生。我明白是自己該擴大內心的容量,用善心體諒和包容兒媳婦,我要以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在利益上不再和孩子們斤斤計較,家務上以身作則,不再勾心鬥角。爭來鬥去的真是太苦太累了。

於是我主動幹家務,搞衛生,買菜做飯,天天樂呵呵的,孩子們看了,心疼的說:「媽,您可別這麼辛苦了,這不是折我們的壽嗎!」我說:「沒事,這算甚麼,你們不是上班忙嗎?我有空,就收拾收拾家裏,整潔點兒,你們看著都舒服!」以前灶台髒,兒媳從來都不擦,我看在眼裏氣在心上,現在我根本不往心裏去,發現哪裏有油污,就隨手擦乾淨。

現在兒媳婦也經常和我們一起學法,有時我忙著做大法資料就讓她幫忙,她樂呵呵的和小孫子一起來做。寫真相信寫不過來時,她幫我寫信封,也幫我往出發。後來我發現兒媳還經常自己煉功了。

兒子現在學法煉功,參加救人項目,小孫子今年才六歲,天天和我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小時候,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奶奶,咱們看到師父就合十,我要是能圓滿該多好啊!」他自己還會背誦《論語》和《洪吟》,他常常自稱是師父的小弟子,說自己很想和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