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廚師,四十六歲。從小,我就酷愛武術和氣功,一直練到了二十四歲,即一九九五年十月份。雖然練了多年氣功,也看了好多氣功書,就像師父說的那樣:「真正高層次上的東西,在我們廣大氣功修煉者的頭腦裏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1]但是,師父在法中講過的氣功中的現象,我基本上都經歷或體驗過,如體感、氣針、一把抓,甚至還可以吃掉玻璃杯,曾經元神離體看到另外空間等等,這些都是過去那些氣功師說不清的。

我稀裏糊塗的練,還給好多人看病,基本上能手到病除。那時,我每天暴飲白酒一斤半左右,再加上抽兩盒煙,所以氣色不好。

一、師父叫我修大法

一天我在小公園裏練氣功,碰到了不常來往的叔叔。他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還告訴我:「無論甚麼氣功在法輪功這裏都是小兒科,學前班。」當時覺的他是在說大話,就沒有和他再談下去,不過他說法輪功這三個字時,我內心深處感覺一震,似乎很高深、很洪大。

由於練武術氣功,使我的爭鬥之心不去,另外空間的生命對我的干擾也很大,有時和它們打了一宿,很累,第二天上班幹活也沒精神,可一喝酒就又來精神了,天天暴飲。

一次去叔叔家,我問他:「你相信有另外空間嗎?」他說:「那沒啥神奇的,《轉法輪》裏甚麼都講出來了。」他又說了很多大法的神奇事情,我走時他就把《轉法輪》借給了我。

回到寢室,我翻開《轉法輪》,看著師父對著我慈祥的微笑。我當時心裏想:「李大師您要像我叔說的那麼厲害,就給我展示一下。」這一念剛落,師父的照片上立刻出現了五彩光環。我急忙把書合上,又驚又奇。我冷靜了一會,又打開書,心想:「李大師,剛才我看到的是真的嗎?」這念頭剛落,師父的照片又是金光閃閃。我又把書合上,過了好一會,我又打開了書,心想:「李大師,您最後給我顯示一下」。只見師父頭頂的功柱十分耀眼直通天頂,看得我受不了了!我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心中說道:「李大師,我今後就學您這功了。」

二、明白了修煉就是要去掉執著心

開始修大法後,我才知道修去執著心是多麼嚴肅和重要。剛開始如果我知道煉法輪功不能抽煙和喝酒,我可能連書都不會看的,因為那是我最大的嗜好。神奇的是我第一次看《轉法輪》時,竟然連續三天沒想起來抽一口煙、喝一口酒!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為甚麼每天的習慣突然間忘掉了!突然意識到了,哇!這功這麼厲害,我得嚴肅對待,好好煉了。煙酒就此戒了吧。不長時間我沒有把握好,又喝酒了,喝完簡直痛不欲生,頭像裂開了一樣,心中一直向師父保證:再也不喝酒了。後來夢中有人給了我一瓶酒,說:「這是某某給你帶來的純茅台酒,你嘗嘗。」我說:「我現在煉法輪功了,不喝酒了。」直到今天我再也沒喝一口酒。其實,我把那顆心去掉之後,再也沒人勸我喝酒,包括不知道我在煉法輪功的人。

我的職業是廚師。似乎命中註定我就要端這碗飯。學徒時就異於同行,學得很快、很拔尖。年紀輕輕就小有成就,相應的就帶來了顯示心、爭鬥心,各種常人之心。為了名,耳朵裏聽不進半句不好聽的話,就連老闆都不能說我半個不字,否則,一摔大馬勺就不幹活了,可對待下面的徒弟,誰幹錯了活,我張嘴就罵,伸手就打。不過因我為人還很仗義,大家在一起吃喝玩樂的消費我全包。哥們在哪兒吃虧了,我馬上到,在所不辭。所以我的朋友還是很多。

唉!現在回想起來不堪回首。這些常人之心在我學法時就全曝光了。這些執著心不去還想長功啊?那不白煉麼?這下我全明白了,下定決心去掉這一身毛病。那一段時間每天都有一個明顯的變化,紅光滿面,身體也出現了脫胎換骨的改變。跟我幹活的徒弟們也天天樂呵呵的說:「他煉法輪功,不罵人、不打人了,這回可好了!」我所有的親人朋友都看到了我修大法後的改變。所以當邪黨迫害大法時,這些人誰都不相信電視上的謊言。

修煉大法不到兩個月,我的天目就開了。晚上剛剛躺下,就看見一個道家模樣的師父盤著腿向我飄來說:「佛是正法,你好好修吧。」說完就隱去了。早晨還沒起床,我和媳婦都看見天棚上有法輪在旋轉。我記得看完第一遍《轉法輪》後就在小日記本上寫下:「金錢美女不能留!榮華富貴不能留!美酒金杯不能留!今生今世修煉大法到底!」

三、生命是有輪迴的

有一次在夢中,清清楚楚的看到:在古代,我和我的親兄弟七、八個人身穿盔甲,騎戰馬拿長槍,來到一座城池,上面有兩個字:「幽州」,剛進城一會兒,我們就被千軍萬馬追殺,最後剩下我們兄弟四個在一起拼殺,為了找失散的兄弟們,我們與敵人在城裏反覆廝殺,那時我的功夫不如他們三個,由於敵將太多,我們兄弟四人漸漸被衝散了,有兩個兄弟武藝超群,眾多敵將都不能傷及他們,我由於體力不支被各種利器斬於馬下,在被斬下馬時還忍著劇痛拼命搏殺,最終倒了下來,千軍萬馬在我的身上踩過去,追我的兄弟們去了,我被馬踏如泥般的踐踏。臨醒時我腦中出現一念:我曾經是楊家將中的楊三郎。

有一次在夢境中清楚的知道在商朝時期,一個皇帝無道,我輔佐明君推翻了他的王朝,我長了一對大翅膀,第一個飛入城中對他的士兵說:「商朝已亡,還不放下手中的兵器,迎接新君主的到來!」那些士兵沒有抵抗,紛紛放下兵器投降了。還有一次在睡夢中看見孫悟空和龍王在另外的空間急急而過,我對他倆說:你們都看見我了,為啥不停下來說句話呀?他倆急忙回來向我躬身施禮,龍王說:「你們現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是最神聖的,我們可不敢來打擾。」

過去經常夢見自己的過去世,有時是皇帝,有時是僧人,有時是女人,還曾經是老牛或其它動物。

四、萬物皆有靈

記得一九九九年自己開飯店時,經常鬧老鼠,開始是一兩個,後來有五六個、七八個。甚至大白天老鼠大搖大擺的在廚房來回走,根本不怕人。員工都知道我煉功不殺生,我也告訴他們儘量不殺生。可老鼠太多了,他們忍受不了,就要去買老鼠藥。

我想我雖然修煉了不能殺生,但是人住的空間環境也不能讓老鼠泛濫。於是我寫了一張告示,大意是:老鼠們,你們太過份了,這不是你們戲耍的地方,你們趕快到野外找吃的去吧。我修大法了,可以慈悲眾生,不殺生,可是這裏也有常人哪,他們可不會放過你們的,趕快走吧。

寫完我念給大家聽,大家都當笑話聽。我把它貼在後廚牆上。第二天老鼠真的都不見了,而且再也沒有出現過。大家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夏天到了,家裏的紗窗有破損,蚊子總往屋裏跑。燈關後它們就出來了,不咬我也不咬孩子,專門咬我媳婦。搞得她三更半夜起來打蚊子,一開燈蚊子就不見了,媳婦氣得夠嗆。她一折騰,我也休息不好。她怪我沒修好紗窗。我說:「這不是偶然的,說不定是你哪輩子欠它的,這一世來討債來了。但是,也不是沒有辦法,大法可解這些冤怨。」媳婦說:「好!我就看看你怎麼把這些蚊子弄沒的。」於是我在心裏對蚊子說:「我是大法弟子,現在是正法時期,請不要打擾我正常休息,有甚麼冤怨先放在一邊,將來我圓滿的時候,我會給你們福報,你們都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自那天起,蚊子再也沒有出現過,妻子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五、迫害中沒有倒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一段時間,一次做夢,說現在國家不讓煉法輪功了,好多警察都在追查大法弟子,不煉功的人都朝著一個方向走。我想:這麼好的大法,我活一天就得煉一天!我一個人就逆著人流走。還有一次夢到有兩個人拿著大棒子打我,邊打邊問:「看你還煉不煉?」我被打倒在地,其中一人用雙手抓著我的頭髮往一座山上拽,另一個人把大鐵錘安上鋼針往我腳心釘。疼得我咬緊牙關,心中只有一念:堅修到底!一直把我拖打到山頂,兩個人都隱去了。此時有個山門打開了,走來一位身穿灰袍的老僧,高大魁梧,向我躬身說:「跟我來吧。」老僧領我進入一間石室,有一個大石炕,上面坐著一個人蒙個大棉被,我想這是誰呢?被子一下掀開了,啊!是師父。師父盤腿端坐微笑著慈祥的看著我。我一下跪在地上,淚如湧泉。醒來時枕邊已濕一片。

接著中共對大法的迫害開始了,我才悟到這是師父蒙受不白之冤。

二零零零年,為了證實大法,我們散發真相資料,數量巨大,由於沒經驗,不夠理智,我被綁架到拘留所。在那裏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形成整體,在最邪惡的時期,在最邪惡的地方,我們集體學法,每天學五講《轉法輪》,所有進來的常人我們都百分之百的讓他們明白真相。有的明白了真相在拘留所就學法煉功了,裏面的常人經常說的一句話是:「這裏的天是大法弟子的,他們說了算!」

記得有一個大學生剛進來第二天就說:「歷史上有很多聖人留下的書,你們就學唄,還沒人管,何必為了一本《轉法輪》成了階下囚,值嗎?其實我也看了一遍那本書,我沒看出啥內涵。」一個同修接過話來:「老子的《道德經》我背過,孔子的《論語》我也背過一部份,但是和今天的《轉法輪》來比,我說沒法相比。這本書要想看到其中的內涵,就得有相應的心性與之相配。心性是甚麼?這你就要看書才知道。」這個大學生沒有再說話。他每天都靜靜的聽我們讀法,過了幾天他也正式的學法煉功了。

在拘留所裏,大法的美好在大法弟子的身上展現出來,做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都為別人著想,感動了所有的人,那些常人對大法弟子刮目相看,包括那些被矇蔽的警察也都見證了真善忍的美好。在被邪惡非法關押在那個拘留所時,我記得大法弟子沒有一個被邪惡「轉化」的。我們形成了整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在邪惡的黑窩中開創了學法煉功和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環境。

六、在講真相中見證師父的洪大慈悲

從拘留所出來,我第一個工作是給一個處級單位的食堂做飯。那裏的廚師處處刁難我。我嚴格要求自己,把自己當作真正修煉的人。我知道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感動別人,才能讓人看到大法的美好,才能打動人心,讓人相信。

工作九天後,終於感動了這個廚師。他說:「你的技術這麼好,還不抽煙不喝酒,我沒見過。」這時我開始講真相了。他很專注的聽我講,激動的說:「哎呀!我要不碰上你,咋能知道這些事呢?電視上說的那些謊話可騙老多人了!這回我可知道法輪功是真的好!」

沒過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天邊有一條五彩金龍,由於年代的流逝,變的越來越無光澤,最後成了一條渾身泥巴的一條小龍了。我餵它東西吃,它搖頭說:「我要吃打皮的茄子」。我醒了,想到了剛剛來這上班時那個廚師難為我時,叫我把一大筐細小的茄子打皮。還說:「我要吃打皮的茄子」。他的名字還叫孔祥龍。這件事讓我悟到,一切生命都是有來源的,我碰到了就不是偶然的,都是師父安排好的,珍惜我所遇見的世人,一定是需要我救度的。

一次朋友請一位本市區政府的一位官員吃飯。我們三人剛坐下來,這個官員的兩部手機接連響個不停。我倆也不好說甚麼,我想:一會他要有事走了,我得找個機會告訴他真相。我這一想,他草草回覆了一個電話,然後問我怎麼不喝酒啊?我就給他講我是大法弟子,給他講邪黨迫害大法的真相,他的電話再也沒響。我一直講了一個多小時,他非常關注的聽著,不時問一問不明白的問題。他最後站起來說:「哇!原來共產黨這麼整法輪功啊!退!退!退!把黨退了!我真的好好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他又站起來雙手握著我的手誠懇的表示感謝。吃完飯回來的路上,我的朋友說:「大法太神了!自從你一講大法,他的電話就再也沒響過!」

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這樣的神奇的例子太多了,有那麼多的經歷使我認識到正法時期只要把自己的位置擺正,一切干擾都會給講真相讓路,給正法讓路。

七、在捍衛大法中見證大法的威力

在一個小區的主道上空用鋼絲繩懸掛著巨大的鐵板,上面有污衊師父和大法的標語,路旁邊有值班室。聽說有好多同修都知道了,由於這標語牌又高又大,還沒有想出好的辦法除掉。

我騎自行車去了那裏,果然,離老遠就看到它了。我的心裏真不是滋味啊,想想每天從這裏經過的車輛和行人成千上萬,絕不能讓它再停留一天!我和兩個同修做了清除它的計劃。

晚上十點多我們到了那裏,一個人對著旁邊的值班室發正念,其他兩人把大木桿綁上一條大毛巾蘸上墨汁把標語塗抹掉了。第二天我發現中共人員用消防水槍把墨汁沖掉了。晚上我們又用紅油漆進行塗抹。第三天我去一看,邪惡又用紅油漆把大鐵板重新刷了一遍,又噴上了黑色的邪惡標語。晚上我們打算用毛巾泡上汽油把那個鐵牌子燒了。我們快到了的時候,我潛意識中先把工具放在路邊草叢中再過去看看。奇怪的是今天晚上邪惡標語附近所有的燈全關了,包括路燈。我們走到標語下面覺的不對勁,我低聲說:「不能做,往回走。」這時我才發現在不遠處有七、八個人在暗處蹲坑。而且還有人小聲說:「抓呀?」一個說:「再看看。」我們若無其事的往回走了。當走遠了的時候回頭一看路燈全亮了。我們明白了,惡人在蹲坑。

回到住所我們靜下心來交流了這幾天對這件事情的認識,我們只是停留在人中在做事,而沒有站在法中去做事,沒有重視對另外空間邪惡的清除,所以邪惡才接二連三的在標語上下功夫。我們都各自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做事的心態,基點一定有漏,邪惡才如此猖狂!我們連續發正念,決心徹底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給我們講法,講完法轉身要離去,我看見師父的肩頭上沾上了一塊泥巴,我急忙追上去:「師父先別走,我把您的衣服洗乾淨了再走吧。」然後就醒了。我明白了這是師父對我做這件事的鼓勵,增強我除掉邪惡巨幅的信心。

第四天晚上我們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又去了。我對著旁邊的值班人員發正念,同修就用黑油漆塗抹標語。剛要塗完,突然在暗處有一警車拉起了警報。我一手推著自行車,一手立掌發正念,朝那個警車走去。車裏有一個著裝警察,又拉警報,又鳴喇叭,似乎在聯繫他的同伙,他見我朝他去了,就趴在方向盤上驚恐的望著我一動不動。同修也塗完了,我站在車旁邊和警察僵持了一會,猛然想起同修都走遠了我還在這呆著幹啥呀?走吧!我騎上自行車安安全全回家了。

還有一個停車場的門衛房上有污衊大法的條幅。我和同修半夜抬著梯子從後面上房,我發現條幅用八號線鐵絲穿著的,用刀割不斷,用手扯不斷,下面還有車來往。我一急心裏喊著:「師父賜予我神力我要拿下它!」頓時雙臂力大無窮。條幅連著大鐵釘子還有房子的磚頭一併拉斷下來!徹底清除這個害人的標語。

在那幾年中我們地區很是邪惡,這樣的標語已有很多了,只要看到了,全部清除!在我們的心中只有捍衛師父尊嚴,捍衛大法尊嚴!在清除邪惡標語的同時也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和大法的無邊法力。

結語

二十二年來,在修煉的這條道路上有過數不盡的苦辣酸甜,也感受到無數次的大法賦予神奇的力量,每走過一步回頭看看,都是在師父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人生短暫,稍縱即逝,師恩浩蕩,無以為報。在如此珍貴的一刻,在大法中受益無窮的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心繫眾生,圓滿自己的史前大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