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57年的反右派運動,不僅僅是父親被冤為右派,還導致了母親的早逝、小妹的夭折、二妹送人,一家五口剩下我與父親,還各分東西──父親去了勞改營、我被送到親戚家,哪還有家呀?沒了。可喜歡唱歌的我,還喜歡唱中共的洗腦歌曲。

59─62年,我餓的皮包骨,與父親合張影,連站在那兒的力氣都沒有,還要唱歌頌中共的歌。

66年,因為父親的右派,我作為黑五類子女,儘管成績優秀,卻被取消升學資格。

68年,因為父親的「右派」導致我變異的婚姻。不僅自己肉體上的痛苦,還增加了精神的痛苦,給家庭、給孩子、左鄰右舍帶來不安寧,增添了社會的不穩定因素。

自從59─62年餓了飯後,我就落下一身的病。儘管有公費醫療,卻形同虛設,十有九次都缺藥。三十多年過去,我不僅病沒好,隨著年齡增長,病體越來越嚴重:腰酸腿軟、常年咳嗽、常年失眠、頭昏、暈眩、慢性胃炎、心跳心累、腎炎、慢性腎衰。拿張手帕或掃帚都手軟。吃藥沒用。在友人的勸說下皈依佛門,除了進廟燒香、送錢外,甚麼也不知道。學氣功也是沒甚麼大效果。

之後遇上法輪功,幾個月下來,一身的病全沒了,心胸開闊了。這是身心的雙重健康啊,是真的健康啊。身體好了,生命有了轉機,生活有了希望,家庭也有了安寧!這多神奇啊。這可是社會穩定的重要因素。

大法師父的講法,滋潤著我的心田。我要把這麼好的功法告訴世上所有的人,每逢工餘時間,把家裏安排好,就去外面煉功洪法。那日子過的真是舒心。

有人問我:為甚麼練其它氣功沒用,而法輪功就這麼好呢?我說:法輪功特別強調教人修心向善,而其它氣功只是練練動作,就跟做體操是一樣的。

這麼好的一個功法卻被一個小丑、一個西來邪靈(邪黨)操控的小丑(江氏)的一句不負責任的假話給攪和了。

這難道不反常嗎?還有更反常的呢!

中國人有一個傳統,就是「知恩圖報」、「飲水思源」。

我們對師父的大德之恩無以回報。面臨大法被誹謗、師父被陷害,我們這群師父的弟子能無動於衷嗎?於是面對電視、報紙等所有媒體全天滾動式的誣陷宣傳,首先去了省政府。除被省政府關了幾個小時外,沒有任何其它結果。於是寫真相信,也沒用。不得已只能去北京上訪了。

上訪也沒說話的機會,只要說是煉法輪功的就被綁架,然後送回當地刑事拘留或治安拘留。如果再上訪就關勞教或勞改,而且不需要任何手續。人多為患時,小偷、吸毒犯都放出去,只關法輪功。

有人問我:你看了《九評共產黨》嗎?我搖搖頭說:看到張思德那兒看不下去了。「黨」的宣傳說是燒窯洞死的,怎麼會是種鴉片死的呢?這個反差太大了吧。他說:「你還是好好看看《九評》,了解一下中共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及它的邪教本質與流氓本性,會增強你分辨善、惡、正、邪的能力。」

我流著淚答應了。

三年後回家,朋友給我送來了《九評共產黨》,認認真真的看了,我對這個「黨」才有了清醒的認識。我不再唱這些歌功頌「黨」、違背天理的邪歌了──那是好壞不分、認賊做父啊!

更有甚者:羅幹、李東生一夥助紂為虐接受江澤民的指使製造「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過後又指使地方政府挨家挨戶的找法輪功學員表態,非要認可是法輪功學員幹的。我說:法輪功不許殺生,自殺也是有罪的。他們就說我太固執,又送勞教一年半。沒有理由可講。

我前面寫了這些就是想讓各位讀者仔細想想:這些苦難不就是「黨」帶來的嗎?我的幸福溫馨的家被搞得家破人亡是毛無故反右造成的;我的病是共產邪黨的大躍進造成的;我正該讀書的時候沒書讀,是共產邪黨的階級鬥爭造成的;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更好的人,也被江氏這個小丑和共產黨以莫須有的罪名給剝奪了,還要把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名譽上搞臭:由於中共江氏邪惡媒體的誹謗宣傳,到現在地方政府,街辦還在門衛監控;我多年不見的親戚到現在還對我不放棄大法修煉抱有成見。

經濟上截斷:我的退休金被停發,後來還是一位明白了真相的警察到單位去說,才給了我幾百塊錢的生活費。

肉體上消滅:曾經被關在看守所時,因為不配合打毒針,警察拿著木板給我劈頭蓋臉幾下,把木板打斷成幾截,如果不是大法的神奇超常,不被打死也得打成腦震盪啊!

我所說的這些雖然是我個人的遭遇,可是都是共產邪黨造成的,那麼就不是我個人的事情了,就關係到整個中華民族的存亡的問題了。

怎麼辦呢?就請認真的看看《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這兩本書,有中共高層的都在看此書。加上好好了解法輪功。不需要動刀槍,只需要扭轉自己的思想,能認清正邪、善惡,問題就好辦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