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製作真相活動影片的心得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這幾年來,我們當地一些同修自發的參與講真相活動的影片拍攝與製作,過程中的考驗與難度,除了是一段技術磨練的過程、一段互相協調增進默契的過程外,也讓我們更深刻的思考修煉的嚴肅性,以及如何正確的對待自身修煉。雖然辛苦,但透過交流後同修們談出的想法,常常會讓我體會到作為修煉人在具體項目中如何更無私、更寬容的看待、對待所遇到的每件事,以下列舉兩個具體活動說明。

去年底,台灣法會進行期間有一場排字活動,我們當地一些同修很榮幸可以參與拍攝。在排字活動拍攝完的隔天,影片公開播放出來後,參與其中的攝影同修,除了觀賞影片整體外,難免都會再去詳細看看哪個畫面是誰拍的?哪個位置、哪個器材以後可以更好?當然,每次的活動都是累積同修們的經驗,所以多次活動下來就會發現,攝影同修常常會遇到同樣的一個問題:「為甚麼我的畫面沒有被用到?」

從表面作業來看,因為攝影同修在現場拍攝之後,通常不需要自己拷貝帶子、自己轉文件,也不用自己剪輯,所以有時也不一定可以很清楚確切的知道自己到底拍了哪些畫面。然而,同修們的不同心態,對修煉的不同的認識,在這個問題上,就會有不同的表現:有的覺的我的畫面沒被用到,無所謂,總之有參與就好;有的不放在心上,反倒感謝有這次學習的機會;有的是感覺內心受到的衝擊較大,會去反思自己在修煉上與技術上是否有要補足的地方;有的則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來平復自己。

其實,第一次看完這部影片後,我也是會認為每位同修的狀態與用心成度不同,拍出來的東西,後制那邊就會有不同的取捨。然而,一週後,當我拿到所有的原始拍攝檔案,看完所有攝影同修拍攝的畫面時,我發現,其實每一位到場拍攝的同修,大家真的很盡力、非常盡力的、力所能及的去拍、去捕捉、去思考當下的活動畫面,畫面中的聲音,除了活動現場外,仔細聽就會感受到攝影同修的動作,他們當下怎麼克服、調整、怎麼穩住、怎麼與其他同修互動、怎麼承受住壓力,頓時間,構圖與美感似乎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因為我感受到攝影機後面的那位同修的用心。這讓我很慚愧,為甚麼事件中第一個看到的又是同修的不足、不好的那一面?為何自己總是站在個人的角度去想其他同修的狀態?這也反映出,當問題出現時,我的第一念有沒有向內找?有沒有考慮到其他人的感受?當看到不足時,有沒有想到是自己的因素造成的?自己在過程中的用心成度又是如何?遇到問題能不能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如果再有下次機會,我們在過程中如何協助同修、如何與同修配合得更好?

在這過程中也出現一個小插曲,記得當天拍攝完排字活動後,我們在辦公室做一些後期處理,我被分配的工作是把大量的縮時照片串成影片,這個動作我之前也做過很多次,但是當天晚上這個動作怎麼用就是不成功,計算機跑不動,借了其它計算機測試也一樣。特別是當天晚上的剪輯時間是有限的,隔天就要播出,怎麼還花了這麼多時間在處理這個小問題!在折騰一個多小時、內心也越來越緊張的時刻,我想到了師父,這個念頭頓時讓我的心靜了下來,緊繃的心也緩和了一下,幾分鐘後我們發現到,以前的作業都是處理三、五百張照片的量,而這次是六千多張照片的量,這一點是事前沒有考慮到的。最後,就用最簡單、最不聰明的方法,就是兩、三百張照片這樣分批慢慢拉慢慢處理,又過了一個小時,總算把這些縮時影片完成了,也鬆了一口氣。

回想起來,在拍攝之前,同修們就常常互相提醒要多練習,要熟悉自己手上的器材,結果沒想到在當天晚上的關鍵時刻,我自己還是不熟悉自己的器材。就好像一個學生準備參加五千公尺的賽跑,結果自己每次練習,都只跑一百公尺,然後自己就跟自己說,好了,正式比賽時就這樣重複五十次就好了。但是我們都知道,這等於沒練習。這不正反映出自己對待這件事情的用心成度還遠遠不夠嗎?

幾個月之後,還有一件活動紀錄的事情讓我印象很深。我們知道,參與大法弟子活動的拍攝是很有意義的,每位攝影都會有各自負責的區域,因此,每一位攝影同修,都有可能在某個時間點,站在某個最適合的位置上,捕抓那一瞬間很重要的畫面,那麼在這關鍵的一刻,除了萬全的準備、充足的練習外,常常也考驗著每一位參與其中的修煉人內心是如何想的。

在有一次我們很重視的遊行活動拍攝中,一位同修被安排在一個遊行路線上人潮最多的精華地段,準備紀錄隊伍經過的畫面。然而當隊伍正式經過時,這位同修失手按下了停止錄像鍵,因此沒有拍到這難得的鏡頭。我看到畫面時,當下對同修說了一些重話,另一位同修要我不要太責怪他。隔天,我從其它管道得知這位同修的自責,這時忽然想到,如果這位很自責的同修,從今天起還要承受其他同修的指責,那不就更加深了他的難度?而且我們是一個整體,這個失誤的出現不單是某個特定人的問題,其實也是在反映整體的狀態啊!師父說:「所以作為一個生命來講,能夠在做事中考慮別人和所表現出來寬容,是因為基點就是為他的。」[1]「大法的修煉者發現自己有私,那就漸漸的克服它。認識到了你就是在修煉中又邁出一步了,因為不修煉的人是認識不到這一點的,也不會去考慮自己自私不自私的問題,只有修煉的人才會經常的反過來看自己、向內找。」[1]

想清楚後,我決定不再指責這位同修,不再針對這件事情上再過多的討論。晚上遇到他,我便鼓勵這位同修,希望他在這件事情上有正面的經驗,我們項目的路還要繼續走下去,還要越走越健全。沒想到,這樣處理的結果,這位同修不僅很快脫離自責的壓力中,在後來的影片製作上,他有更強的熱情與動力要把事情做好,更主動、也更多的承擔一些具體技術工作,這真的是我們意想不到的發展。

以上就是近期參與真相影片活動拍攝的一點心得。感謝師父給予我們機會,在正法時期可以參與此項目,將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活動紀錄下來,將真相傳遞給世人。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