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學員:體悟從做好人到做修煉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九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要和大家交流我從做好人到做修煉人的體會。這花了我很多年的時間,走了很大的彎路才深刻的明白了這兩者之間的區別。

我來自於一個有著學術背景的家庭,家長秉持傳統理念,自然給予我良好的家教。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認為自己修的挺好,因為我在人前行為舉止都很得體,從未暴露自己不好的一面。我在修煉集體裏很活躍,積極參與很多講真相救人的項目,自認為很精進。可是我很難理解一個修煉人和一個常人中的好人有甚麼區別。

因為我修煉的基礎有漏,在其後幾年我修的很艱難,最後我開始掉隊了,我的自信心開始下降。我不再去參加集體學法,同時,也就越來越像一個常人。

很多次我嘗試走回修煉和救人的項目中,可是每次都經過一個很短的時期便放棄了。不履行大法弟子責任的負罪感,更像一團灰色的粘糊糊的東西阻擋著我向正路上邁步。這一切又更加降低了我的自信,我感覺自己處於絕望的境地。

後來我意識到是我的思維方式在鑽牛角尖,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在考慮我如何可以做的更好,我如何這樣,如何那樣……,注意力一直都在我自己,救人自然就遠離了我,因為我甚至都不能把自己的事弄好。

幾年後,我終於到達了一個轉折點。一連發生了幾件關乎救度眾生的事觸發了我深鎖的記憶,並且在猛然間像顆炸彈一樣擊中了我,我哭了,高聲對自己說:「我要救人!我只想救人!」

也正是在那一刻我的心以及我的修煉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意識到截至此時,我修煉的基點都是為私的,正是這巨大的漏洞在這麼長的時間裏阻礙著我實修。

現在遇事我會想:「這是為了別人,不是為我。」這種觀念上的轉變改變了一切。絕望的感覺消失了,我意識到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懈怠,師尊並沒有放棄我,我對師尊洪大慈悲的感恩之心,用盡世上的言語也無法形容。

現在我能夠看清我的修煉與救度眾生之間的關係。師尊在講法中說:「甚麼叫大法弟子?師父教的就是你們這些大法弟子。洗淨你們,把你們鍛煉成熟,使你們能夠去救度眾生。這就是大法弟子。」[1]

我的整個修煉方式都發生了變化。因為我心中最大的願望和動機是有能力真正去救人,所以我非常想在修煉上真正提高。

以前當考驗來臨時,我會想:啊,讓我挺過去,然後我就可以鬆口氣了,希望它快點結束。考驗過後,我會感覺很輕鬆,我想在這過程中肯定修掉了某個執著心,儘管我不很肯定是哪個,甚至哪幾個,反正它肯定沒了或者弱了。

現在,當考驗來臨時,我會這樣反應:首先有一絲不舒服的感覺,然後,我能離開事情的具體表現開始向內找。比如說我看到自己不夠忍,我會問自己為甚麼,「是啊,是因為如此如此而導致這般……」我又會問自己:「絕對的,可為甚麼缺乏忍耐之心呢?」或者,「這真過份!」「是的,真的很過份!可我是個修煉人,這世上我最想做的事是放棄執著心,這比感覺甚麼過份更重要呵。」「可是這也太過份了!」沒修好的這面仍試圖爭辯。「是的,是的,我知道。可是作為修煉人首先我要的是提高心性,這比其它的任何事都重要。」

經過這樣的內心對白,有時是很長的一環扣一環的分析,很多次我得到的結論是:使我缺乏忍耐之心的根本原因是虛榮心、妒嫉心、怕吃苦的心或者是害怕失敗的心。

你瞧,我找到執著心啦。因為我是師尊的弟子,身後具足全宇宙的正的能量,因為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身負救人的使命,我選擇在觀念中完全蔑視這最根本的執著。當我真正的,全身心的這樣想時,在那一瞬間我的身體感覺很輕鬆,我又可以微笑了,然後我再回到那個考驗的具體表現中,以全新的昇華後的心態面對它。

用這樣的方式可以修的很快,我以前面對考驗的心態根本與之無法相比。現在我終於可以帶著感激、快樂甚至好奇的心面對考驗,而不再像以前那樣害怕它,取而代之的是我很想知道師尊又讓我修去哪個執著心,我感謝師尊給我這個機會。

舉個具體例子,前不久,我女兒被蜱蟲咬了後,我著實過了一次心性考驗關。孩子出生後,我總是很害怕他們會得甚麼傳染病。當我們在泰國時,我努力讓孩子避開蚊子,在瑞典我也一直害怕他們被蜱蟲感染。我能追溯到恐懼來源於我個人在孩童時,父母總是非常小心的讓我們躲避蜱蟲,後來媒體大肆渲染注射疫苗以預防蜱蟲細菌引發腦炎。

我女兒被咬後,我在日曆上做了標注以便觀察是否會有甚麼症狀發生,這樣我的心性關來臨了。正好一個星期後,學校老師打來電話說我女兒感覺不好,頭很痛。我眼前都發黑了:頭痛正是腦炎的典型症狀,況且我女兒以前從來沒有頭痛過。

接下來的日子我的內心翻江倒海,我在極度的恐懼與正念間往復,最後,我找到了那個點:我在恐懼甚麼?恐懼很多東西,諸如:因為沒有保護好孩子而感到羞恥;害怕別人知道我沒有給孩子打疫苗而認為我古怪,害怕生活從此會變的不一樣,害怕看到我的孩子受罪,害怕承受不了由此而來的心理上的痛苦。害怕負罪感和恐懼像一座大山。我知道恐懼並不是根本的執著所在,我問自己到底是哪一個執著心引發的這一切,我看到了是我的虛榮心。

當我找到了是虛榮心後,我告訴自己,現在最重要的是像個修煉人一樣放棄這個執著心,因為對於我而言,至關重要的是提高心性,從而能夠履行我救人的使命,這是我之所以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首要因素!隨著這一念一出,我的心平靜了下來,放棄這一執著也變的很簡單,所有的恐懼離開了我的身體。我感覺無論發生任何事,無論我將面對甚麼,一切都會是最好的安排,因為我在法中。我女兒毫無大礙的恢復了。

找到,認清並清除共產主義因素

前一段時間,借助正法的巨大能量,我開始認清了共產主義在我們的社會上和人中的安排。我意識到,我自己身上有很多這種因素,我能夠看到圍繞在我身邊的各種安排,我悟到這些因素在正法進程中必須徹底清除出去。

我意識到我自己會向共產主義因素妥協,從而害怕在常人社會中維護我的信仰,很多時候是因為害怕名的損失。當我向邪惡妥協時,我還以為這是為了不嚇倒常人而按照他們的觀念行事。它是一種抑制力,削弱了我和我的救人能力。

在我有了這些體悟後,我決定不再向邪惡妥協,相反,我要堂堂正正的為我的信仰和信念而驕傲。這不僅使我感覺完整和驕傲,甚至使我身邊的人也變的能夠在深層上接受大法。

這些體悟也改變了我自己的家庭狀況。像很多瑞典婦女一樣,我也經常在耳邊聽到女人要爭取這,爭取那,不要接受所謂的「不公正」……我想說,我是耳邊伴隨著女權運動的口號長大的。我開始修煉後,我以為我沒有特別的再受女權主義影響,可是這些年以來,我發現滿不是這麼回事。

我和我先生二零零四年結婚。很早他就和我談一些我不太能聽懂的話,我真的聽不懂他在說些甚麼。總體上他試圖暗示我:作為女人和妻子,我是多麼差勁。一般的日子大體過的還可以,但因為這種東西會累積,一年中會有幾次我們陷入僵局。這些衝突總是以我可憐自己,而我先生做出讓步而結束,直到今年春天,我才終於明白了。

這一次,當我又要發作時,我冷靜下來問自己:「他到底試圖在說甚麼?是甚麼出了錯?」然後「轟!」的一聲。我明白了!我作為女人和妻子角色的變異來源於共產主義和女權主義因素。從那以後,我們的家庭狀況好多了。

感謝我有這樣一個機會與大家分享。如果你們看到不足,我很高興你們能給我指出來。

感謝師尊! 感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二零一八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