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 正悟 實修 病業迫害自然遠離你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幾年來,在修煉中,我看到了同修在方方面面的被迫害中承受著魔難,不光是被非法抓捕、關押和騷擾方面的迫害,還有病業迫害,也是在不斷的發生著。尤其正法正需要我們發揮救人作用的時期,同修的被迫害,直接影響著救人。為此,我把自己看到的、接觸到的同修的情況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不同地區的同修,凡是被病業迫害的,心裏多多少少都有把病業假相當成了真相。下面我從幾個方面談談自己一點淺顯的修煉體會和悟道的理,和同修交流,不足和錯誤請同修指正。

一、守住一思一念

病業來時,一般和常人的病的反應狀態和感覺幾乎是一樣的,而作為一個修煉人,如何看待身體出現的不正常情況和所作出的判斷就至關重要。師父告訴我們:「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那麼第一念是非常關鍵的,應把握好的地方。有身體的病業方面的反應,也有邪惡迫害的因素,作為一個修煉人能把握好瞬間發生的對身體的襲擊和干擾,首先要守住一念「我沒事,修煉人沒有病。」如果你一猶豫或摻進一絲雜念就可能造成迫害的延續或拖長時間等。三年前的一天早晨,我剛要起床煉功,腳剛落地,頭覺的眩暈,天和地整個都在旋轉,我意識到這是不正常反應。我瞬間抓住床邊板,定住不動。我心裏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你不配。」也就是幾秒鐘時間就好了,大約半個月時間出現過幾次這樣的反應,我都過去了,現在這種現象再也沒有發生過。

二、堅定的信師信法

修煉人在修煉中身體出現的方方面面的狀態也是對修煉人的考驗,從中也能體現出自己對法的信和信的成度,例如:我修煉前戴眼鏡,一隻眼睛近視,另一隻眼睛是散光。大約在我修煉的第二年,一天我在等車時,站在路邊的一個馬葫蘆的水泥蓋上,當我低頭時,眼鏡一下就掉到馬葫蘆蓋上,鏡片全都碎了。我悟到是師父叫我不要戴眼鏡了。不戴眼鏡後看東西還是模糊不清,大約持續了兩年多時間都是這樣的狀態。但是,我不懷疑師父讓我摘眼鏡,不懷疑我的眼睛不好。我念中就是眼睛好了。只是師父要看弟子怎麼看待此問題,也是考驗弟子是信還是不信。我一點沒有再想配眼鏡的想法,兩年多後,我的眼睛就逐漸的都正常了。看小本《轉法輪》的字,把手臂伸直的距離都看得非常清楚。手機卡上比較小的,很淺的四行數字(叫小號),我也能看得到。一次我和司機同修(戴眼鏡)開車在國道上行駛,他問我說:叔,你看前面的車在哪條線上(大約1.5公里距離),我說我們在同一條線上。是甚麼車?我說:是一個大貨車,後車廂上四週有亮條反光紙(安全標誌吧)。他快速的開到接近前邊的車後說:叔你的眼睛真好,那麼遠都看清楚了。

到現在,我的眼睛,遠處和近處都是正常的視力了。而和我幾乎一年摘掉眼鏡的老年女同修,她說我摘掉眼鏡一段時間一看不行又配了一副眼鏡,十年多過去了,到現在這個老年同修還沒摘掉眼鏡。

信在先,見在後,如果你說我看清楚了我就不配鏡子,一念之差就失去了眼睛恢復正常的機會了。時間是個神,考驗著每一個修煉人,就看你怎樣在時間的考驗下正信正悟。修煉啊,有的時候看似無望,跌入了低谷,可能那就是昇華的開始。只要在法中正信、正悟、實修,就能看到或達到所要達到的目標。

三、破除傳統觀念,把自己當成修煉人

我見到很多同修在魔難中,幾乎都是離不開家,甚至在床上躺著,還有家人和同修陪伴著。有的同修不怎麼煉功,吃飯都要別人幫助,表情流露出很無可奈何的樣子。

師父說:「人有主元神、副元神,還有人的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善惡兩性、還有外來因素都在起作用。人的行為表現那才是這個人的真實體現。」[2]當病業假相來時,我們怎麼看待、怎麼對待自己至關重要。

我在每次病業出現時,我振作起來,就是不怕它。你不讓我煉功,我就多煉;你讓我不能動,我就出門,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你讓我難受,我就不把你放在心上,隨時發正念清除掉;你不讓我睡覺我就偏要睡,發正念清除干擾。每次我都是主動快速突破。半天、幾小時、幾分鐘就過去了。就連表情也不流露出痛苦和無奈,因為你的表現也是你的思想內心狀態的外在的表現。儘量不拖延時間。更多的正念是:我身體的細胞已經被高能量物質代替了,三界內任何物質對我不起作用;「我有師父管,你不配!」非常快就恢復正常了。修煉人沒有病,師父也說過:「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1]

有一次一個同修身體被迫害,煉靜功盤腿時最多四十分鐘,很長一段時間突破不了一小時。我說你就突破四十分鐘不行嗎?她說不行,太難受了。師父說:「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3],你盤腿能比頭掉了更難受嗎?她說那倒不至於。在大法的威力下,這個同修就堅持盤腿,僅三天時間就突破到了一個小時。

十八年的風風雨雨中同修都是很不容易的走到現在。但是,我也看到了有的同修在修煉中經常用人心去對待修煉,甚至有的知道不對也堅持著,多年如此。比如有同修自己的孩子幾年找不到對像,很著急,就找到陰陽先生給孩子算算,看我家孩子找不到對像犯甚麼;有的身體被迫害嚴重時,事先把裝老衣服做好,有的還寫好遺書;當迫害突發時,首先想到的不是師父,而是讓家裏人或打電話給120急救車。還有的修煉人說,我家有遺傳甚麼甚麼病史;還有的說,我修煉前別人給我算過,某年是個坎等,此心不去,最後招致迫害。

還有看常人電視連續劇、小說,到廣場和常人一起跳健身舞等;和家裏人、和同修長期處在矛盾當中,怨恨家人和同修。不修自己,不去找自己的問題;修煉中自身行為和用錢用物不嚴肅;有的同修追求享受,不願吃苦,不經常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生活中注重營養品、室內氣溫稍冷就用電褥子、熱水袋,煉靜功圍棉被等……有同修好聽一些傳說,還有的幻聽另外空間的一些信息而被干擾。

如果房子漏了一個大窟窿,你說風和雨不許進來。一時的有漏洞有執著都可能不會遭致迫害。如果你漏洞很多,你常年不修補,風和雨時時都會侵蝕到你。

師父肯定不想讓自己的弟子被迫害。如果我們在修煉中長期不能修自己,路走的不正,那師父該怎麼辦?師父能說,他是我的弟子可以走後門?可以特殊?那是宇宙的理,無數的神都在看著我們,甚至我們的每一思,每一念都放不過的。所以從修煉上講我們只有向內找,不斷的修正自己,把自己的不足去掉,把我們修好,走正修煉的路,迫害自然就不存在了,這是主動的,是真正的否定迫害的根本。

另外還有同修雖然沒有明顯的修煉上的錯誤,但是好背包袱,總是後悔,甚至長期責備自己,給自己又加上了負面的陰影,結果造成了修煉懈怠,身體受到影響,也是招致迫害肉身的一方面。

還有的同修把魔難看的過大,這也是削弱人意志的一方面。

俗話還說:我今天沒做好,我明天就做好。修煉人更不應該消沉:我今天沒做好,我現在就做好,因為我應該達到法對我的標準。師父說:「不要背包袱,做錯了你就再做好。以前的事想都不要想,要想以後怎麼樣做好,為你自己與眾生真正的負起責任來。」[4]

修煉中沒有小事,在有限的時間裏,該如何做好,不是用嘴說的,就是用我們的身心去做好,真正達到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不同要求,正信、正悟、精進實修迫害就會遠離你。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