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五年來的修煉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底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年輕弟子。現將修煉後的經歷做個小結,與同修交流。

歷經車禍 安然無恙

我二零一二年底得法。就在得法幾個月後,我經歷了一場車禍。

那天下著小雨,我撐著雨傘在馬路邊上走著,忽然覺的腦袋被猛擊了一下,眼前一黑,頓時天旋地轉,心裏知道可能是出車禍了。幾分鐘後,發現自己倒在了引橋邊上,頭就正好撞在引橋的水泥墩上,引橋邊上有很多積水,這些髒水灌進了我的耳廓內,但沒進入耳道。

這時司機把我扶了起來。怎麼出的車禍?可能是司機的車把我的傘掛了一下,我右半邊身子被公交車擦了之後就摔倒了。在我站起來那一刻,第一念就想起師父的法:「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如果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就沒事。我當時頭和右半邊身子有些疼,身上是外傷不礙事,我就指著頭讓司機看看,司機已經被嚇壞了,說:「腦漿都被撞出來了!」我知道沒甚麼事就準備走,可是同行的人說去醫院檢查下吧,免得以後有事了都找不到人,當時心裏猶豫了一下。

就這一猶豫,感覺耳廓內的髒水全部灌進耳道裏了,頓時很難受。這時,我打電話問媽媽(同修),她讓我趕緊回去,我就回家去了。那天我和媽媽要去參加一個宴會,到家換了衣服就去赴宴了。宴會開始前媽媽讓我給司機打電話,告訴他說沒事,以免他擔心。我照做了。司機在電話上說要送我營養品,我婉言謝絕。

之後的一個星期內都有些難受,後來吐了幾口黑痰後就全好了──這是師父幫我把從耳朵灌進體內的髒水排出去了。如果當時悟性好點,不要猶豫那一下,就連這事也不會有。就像司機當時說我的「腦漿都被撞出來了」,我像沒聽見一樣,根本不在意,腦子就沒問題。也許是師父借他的嘴告訴我撞死了一個業力組成的我。

闖過病業大關

從二零一六年三月份開始,思想業猛烈的往外湧,我通過大量學法,思想業越來越弱。為了保證學法煉功時間,我選擇了暫時離職,以後再找工作。這樣我和媽媽每天與同修們一起外出講真相救眾生,一起學法煉功,有了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

但緊接著身體開始猛烈消業──辭職以後不好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嚴重,左腿和左腳麻木、沉重,走路很痛;右腳的腳背上起初破了點皮結了痂,後來發現分泌物有異味,就對傷口進行了清洗,發現傷口裏的肉都爛了,右腳腳背緊靠小腿處現出一個三、四公分的大洞,從洞裏可以看到裏面的肉和一條筋。這個洞旁邊的皮膚呈紫黑色,腫起很高。從這個洞裏排出大量黑色的毒液,當時穿的真皮旅遊鞋,鞋的內幫靠近傷口處全呈黑色。最厲害的那幾天,煉「法輪樁法」時感覺有點站不住,因為右小腿腫的很厲害,煉第五套功法時只能單盤。

在這期間,親人輪番勸說我去醫院,但我堅信只有師父能救我。憑著對師父的正信,並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腳的情況開始好轉,我想到煉第五套功法要雙盤,這樣試著雙盤打坐幾天後,傷口魔術般的開始變小,差不多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二,裸露的筋也長進肉裏去了。

九個月後,身體狀況有了明顯改善。現在的我皮膚細嫩,白裏透紅,氣色很好,走路步履輕盈,左腳不疼了,右腿消腫,右腳腳背的傷口快癒合了。在右腳腳背傷口不斷癒合過程中,裏面長出了一些白色的筋,一個洞對應一條筋,一個洞癒合後,另一個地方又出現一個洞又長出一條筋。這樣長了好多條筋,這時我才悟到:右腳傷口處排毒液時很多筋都斷了,當時我只是看到傷口處有白色的斷頭在外面裸露著。那是師父從深層幫我淨化身體啊!是師父重塑了一個全新的我!我不禁感嘆師父的偉大,無所不能──我右腳那麼多條筋都斷了,卻一直能走路!

放下利益心,走過魔難

近一年的考驗是多方面的,我在市區租的房子,是一個很老的還建房,差不多才十幾平方的單間,房東將其隔成了一室一廳,廚房是外搭的。房子雖然小,租金卻很貴,但考慮上下班坐班車方便,而且房子看起來還算乾淨整潔,所以簽了一年的租房合同。住進去才發現,房子很老,外搭的廚房年久失修,下雨廚房漏水,而且有很多老鼠洞,老鼠成災。為避免老鼠進屋,除做飯外廚房門一直關著。房子朝西,夏天很熱;進入秋冬季,因為屋內不通風,又有很重的濕氣,屋內的鞋子和用品很多都長了霉。床底下有很多老鼠屎,屋內還有很多蟲子。總之,居住環境非常惡劣。

等我們入住後,發現上一個租戶欠了半年多的水電費。我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主動交了拖欠的水電費。

一天碰到房東時,告訴她房子有很多老鼠,她就拿出要吵架的姿態大喊大叫。這時才知道,其實這個房子幾乎無法住人,房東和中介勾結,騙取定金和中介費。我們悟到修煉人碰到的事情沒有偶然的,也許是要還欠的債。加之我消業猛烈,根本無法搬家。就這樣在那裏堅持住了九個月。

九個月後我的狀態好了很多,又找到了合適的房子。搬家之前,我們跟房東說:我們是信佛的,凡事都善解,善惡有報是天理,你這樣做人不好。她叫來中介,拿出她吵架的本事數落我和媽媽,中介年長些,自知理虧沒說甚麼,就說我說「善惡有報」的話太重。那樣惡劣的居住環境,每月收取一千四百元的租金,最後二千元的定金沒退,之前還收了三百六十元壓根就沒有的物業費。

我們記著師父的法:「亂世冤緣皆得善解」[2],平靜搬出來了。

二零一六年年底我們搬進了新租的房子,房子很寬敞,採光很好,房租也不貴,修煉環境也較好,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

無限感恩

之所以能走過病業大關,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這一年多來我一直堅持配合同修外出講真相,開始是同修講,我跟著發正念、記名字,到後來我可以獨立講真相了。每個同修身後都有師父的法身,同修集體配合就是一個很大的正念場,這個正念場一直在加強我的正念。而且堅持做好三件事,本身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從修煉開始,同修就不斷的給我幫助,尤其是這一年多來,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當身體猛烈消業時,同修鼓勵我每天要堅持出來救人,並帶著我講真相;當需要發「三退」名單時,技術同修幫我裝了最新的系統;當需要郵寄真相信時,同修當天就幫我印好了需要的資料;每當我修煉到了新的階段,師父就安排精進的同修來幫我,等等等等,同修對我的幫助還有很多很多,我內心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對同修的感謝。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3]。一個人的力量是單薄的,但是形成整體就不一樣了。但願各地大法弟子都能互相配合形成整體,在師父的加持下,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此為個人修煉經歷,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間預〉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