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一直以來,從沒把師父的《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與自己聯繫起來,覺的那是給有音樂美術特長的大法弟子講的法,與自己沒多大關係。因此,學法時總是越過這一部講法。

這次,《共產主義的終極目地──中國篇》發表後,有一句話很使我驚訝,書中講到:「傳統文化頌神,邪黨文化頌魔。」儘管自己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還是被書中明確提出的這一觀點震驚了。

因為涉及到了文藝這個體裁,所以就想起來要看看師父的《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是怎麼開釋的,法中講到;「可是人要畫神,大家想想,神是光明的、偉大的、散發著慈善的能量,對人是有益的,而作畫與塑像者都會在完成作品過程中受益,同時作者在創作神的藝術作品中也會產生善念,從而神還可能會幫助其加強正念、除去其作者身上的業力與思想業力。這樣的作品人看了之後會受益、心胸會開闊、思想中會有善念,會使人格更高尚。神看到人有了正念時,又會幫人解除危難。」[1]

看完這部講法,自己完全明白了,創世主開創的充滿天機的五千年神傳文化,是教我們如何頌神、敬神、信神,最終得到創世主和眾神的護佑。

而邪黨讓人頌魔、信魔、臣服魔,也就是讓人與魔溝通、被魔控制、被魔吸取能量,直至被魔毀滅。

這使我驚訝的想到,修煉人的妒嫉心、爭鬥心、一說就炸的心等等,各種人心,不都是在被魔吸取能量、受魔控制嗎?

尤其,在反迫害的過程中,有些同修用邪黨文化中強加的爭鬥心、以惡治惡的心去反迫害,結果,造成講真相效果不好。

我地有一同修,在幾次被綁架的過程中,用的都是爭鬥心、以惡治惡的心,加上屈指可數的正念 ,使邪惡迫害流產,哪個黑窩也不敢接納,而此同修並沒有意識到:這種爭鬥心、以惡治惡的心是魔性,並不是師父所要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結果可想而知,在最後一次綁架中,被邪惡直接判刑,然後,異地關押,海內外同修全力營救,都無濟於事。

在平常的修煉中,這種無意中放縱魔性的狀態,時有可見,同修間意見不合,也有的用魔性對待。

再說一說,中華民族禮儀之邦的優美的儀態和傳統文化的積澱,這也是使人時刻都在展現著敬神應有的狀態,也是時刻得到神護佑的一個基本條件。

而當今社會,邪黨治下的中國人,氣質形像與神傳文化時的古人大相徑庭。

而我們有些同修不修邊幅,不講衛生,並沒有意識到,這種懶惰也是魔性。我們有位同修被非法關押十天,這十天裏,此同修不洗衣服、不洗頭,就等著十天結束,回家一起洗,可同獄室的其他常人在押犯人不理解,說:法輪功為啥不洗衣服?不洗頭?其實,邪黨文化無孔不入,而此同修被邪靈灌輸的黨文化所左右卻不自知。

那麼,如何得到神的護佑?師父在《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中說的很清楚,我們再看看《尚書》是如何記載的:舜帝時,三苗不服從統治而再次作亂,舜便派禹帶兵征伐。討伐了一個月後,三苗仍然不服,禹也無法征服三苗。於是禹便聽從伯益的建議,停用武力,班師還朝。退兵回來後,舜帝便大力施行教化,令人手執羽毛、盾牌,在皇宮的東西兩階之間大演樂舞,以示天下。教化很快通過樂舞傳播開了,也傳到了三苗那裏。七十天後,三苗被感化,前來歸順,表示臣服。

在兵法中,孫子認為「不戰而屈人之兵」是用兵的最高境界。孫子在這裏指的是用謀略達到不戰而勝的目地。如果連謀略都不使用,只是歌舞之間便令兵將解甲、遠夷臣服,這又是何等的境界?

綜上所述,大法弟子在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都是在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得到神的護佑。

個人看法,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美術創作研究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