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轉法輪》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日】可能大家都有過類似的經歷,當我們明白了一點法的內涵的時候,是很難用人的語言表達出來的,即使很費勁的表達出來了,可是說的也還是個表面,還不是法的內涵。

比方說,一個會游泳的人向一個不會游泳的人講解游泳的方法,無論這個會游泳的人怎麼講解,那個不會游泳的人很難僅僅通過聽這些講解而學會了游泳。大家都知道,游泳的技能是必須得在實踐中才能學會的,別人的講解會有幫助,但還不是游泳技能的本身。例子不是太貼切,只是想說明我下面談到的心得,也只是個表面,真正在法上的提高,那還得自己去悟。

以前學法的時候,是有突然明白了一點,好像以前沒有學過一樣的感覺。可是這次不一樣,我發現整個《轉法輪》第一講幾乎都是新的,法背後的新內涵連成了一片,整個一講都在展示給我如何講真相、如何勸中國人「三退」。我還發現,這些新的內涵不是我自己有意去想出來的,也不是摳字眼摳出來的,而是法自動顯現給我的,在我讀法的過程中,法自動打到我頭腦裏的。

列舉幾個例子吧。當我學到「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1]的時候,我悟到我們在給眾生講真相和勸「三退」的過程中,不也得對眾生負責嗎?不也得站在法上為法負責嗎?當我讀到「好的留下,壞的去掉」[1]時,我想到我們在講真相的時候同樣是在呵護引導眾生的善念,清除邪黨的毒害,破除眾生不好的觀念。當我學到「當然我們講緣份,大家坐在這裏都是緣份。」[1]時,我明白了我們碰到的眾生幾乎都是與我們有緣的,都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度!當我學到「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1]時,我悟到我們也要根據不同眾生自身的情況去破開他們的心結,而不是自我形成觀念,把形成的觀念像公式一樣套用到別的眾生身上,那不但講真相效果不好,反而還把自己禁錮在某個死角而出不來。例子很多,不一而足,這些細微的部份就不多說了。

再舉個稍深入一點的例子。當我學到「氣功是史前文化」[1]這一小節時,師父列舉了很多史前文化的例子:「二億六千萬年前的三葉蟲」、「三萬年前的望遠鏡」、「二十億年前的大型核反應堆」,等等。以前我只是明白了一點:師父用這些例子來破除我們固有的舊觀念,擴大我們的容量。可是這一次,我突然明白了這種舉例子的方法同樣可用在給眾生講真相上,我這裏說的不是那些例子的內容本身,我說的是舉例子的方法。不僅如此,舉例子的方法還可用在同修之間的交流上,甚至是日常工作生活中的交流上。比如我們在講邪黨的邪惡時,如果只說一些結論性的話,概括抽象的話,效果可能就不一定好,給人一種強加的感覺。當然,以前我也會舉些例子,比如從「文革」講到「六四」,再講邪黨迫害法輪功,但是理性上還不是很清晰,所以講真相的時候,舉例子時總是有點兒心急,就想快點兒說完;在表達自己想表達的結論時總是有點兒強調,甚至是有點兒強加,那自然在語氣上就不很純淨了,不自覺的包含了一定程度的目地心。有些時候,我也意識到這一點了,但以前我總覺的這點兒目地心是必須的。現在我明白了,救人的願望是必須的,目地心是多餘的,如果能用舉例子的方法去引導眾生自己去理解我們想要表達的道理,那個講真相效果應該會好很多。當然,在講真相的內容上也許沒有多大的區別,但是在語氣上、在用心上是不一樣的,因為基點是「為他」的。

再往高說一點:心裏總是想著「為他」,我想那就是在修「善」吧;那我們在尋找真實的、貼切的例子時,也許就包含了修「真」的因素在裏面;在整個過程中,無論碰到甚麼樣的情況,我們戒驕戒躁,耐心的詳細的講出事實真相,那可能就是在修「忍」吧。從例子到舉例子的方法,從舉例的方法到「為他」的基點,最後追溯到「真、善、忍」上,這個過程是從複雜到簡單,從有形到無形,從實到虛的過程,我覺的可能就是我們實修悟道的過程。

在與眾生接觸的過程中,有的時候,一走一過,時間很緊,沒有辦法細講。我注意到,有些同修會對匆忙的眾生說: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哈!可是,偶爾有的人會表現出反感,嗆回一句說:憑甚麼叫我記住這個啊?我在碰到類似情形時,通常會說:知道法輪功好啊!有的時候,有的人也不是很接受,回我一句說:我不知道!現在,我想改成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啊!我想原來那些態度不好的人,也許會說:真的嗎?其實,這個過程也有點類似舉例子的方法,把抽象的道理變成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說到底,還是要站在「為他」的基點上。

再回到學法上。在《轉法輪》裏,師父說:「到了極高點上去講,那就很簡單了,因為法就像金字塔形的。」[1]學到這裏的時候,我一下子明白了金字塔形的法理。甚麼意思呢?以前,我覺的「金字塔」只是個形容,現在我發現不只是形容,那個形狀是真實的。大家知道,《轉法輪》就是從最低的做人的道理講起的,那最高的法理是「真、善、忍」,我覺的我們學法就得把這最低到最高中間的部份學透,打通,那樣再碰到實際問題時,我想就應該把握的更好一些吧。

以前,我覺的只要是把《轉法輪》背下來了,那就是把法學好了;現在我不這樣想了,因為就算背下來了,那也只是背了個表面,背後的層層內涵如果沒有明白,那還是不行。就像上面提到的我對舉例子方法的理解,那是從表面上摳不出來的。當然,我不是說背法不好,我只是說背法是非常好的一種學法方式,最關鍵的還是要淨心悟道。

學法的體會很多,就寫到這裏,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