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帶給我的變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以前我也有背法的念頭,但面對厚厚的一本《轉法輪》,想到自己的年齡就放棄了。今年初我發現自己學法不能入心,學法時干擾很大。我靜靜的想:背法吧,這麼一部宇宙大法,神都說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我要背下來。

背法中讓我體會到,背法確實是一個修心性、去執著心、提高的過程。學法時背法時既能入心,干擾也少。以前不易發現的人的觀念、習慣及意識不到的問題,學好法就能認識到。

一、認識不到的問題在背法中發現了

當常人時自己形成的學習習慣,不自覺的帶到學法中。在學習師尊各地講法時,看到有自己需要的法或有針對自己甚麼心的法,就摘抄下來。還準備了兩個本子,一個摘抄師尊講法,一個抄《明慧週刊》。

背法後我認識到,自己把大法當作常人的理論著作,隨意摘抄抱著各種人心在法中求,求這求那的。修煉是一件嚴肅的事情,法是講給真修弟子的,不敬師不敬法真不是小事,那是修煉人的態度問題。這是多大的漏啊,師尊慈悲我們,舊勢力可是虎視眈眈的隨時想鑽我們的空子。

再說摘抄同修的體悟作參考,崇拜同修,也是一種執著。去年明慧交流法會上有篇文章,自己多看了幾遍,就讚不絕口的跟學法小組的同修說起此事。其實同修修的好、悟的高,那是大法的威德,是師尊在救度我們。我怎麼擺放大法,其實是自己一個值得注意的心性上的問題。自己錯了,要在法中歸正,用正念解體一切不符合法的東西。

師尊說:「你要想當一個修煉者,全憑你自己那顆心去修,全憑你自己去悟,沒有榜樣。」[1]讀同修的文章,也要有正念。而自己真要踏踏實實的修自己那顆心,也要憑悟而圓滿。

在背《轉法輪》第六講「心一定要正」時,其中有一個自然段較長,自己當時冒出一念,按意思或句號劃分一下就好背了。我馬上意識到,我在學法,怎麼用常人背書的方法呢?背法是自覺同化大法的事情,是神聖而又嚴肅的。念正了,我就在心裏反覆念這個自然段,很順利的就背下來了。於是我雙手合十,謝謝師尊的加持!這時一句話打過來,師尊說:「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1]

二、自己能夠從同修身上看自己、修自己了

學好法後,我能自覺向內找,在矛盾和問題中修自己,在同修身上看自己修自己,在一思一念中用法歸正自己。

學法小組裏有一個同修A過去也是我的同事,由於自己存在的問題,黨文化的東西多,負面思維干擾大,在與同修A一起經歷的一些事情中,產生了矛盾。儘管雙方都在修自己,但我修的比較表面,和她形成了隔閡沒有及時清除掉。

前些日子,學法小組學法時,同修A沒去,過病業關。學完法後我就和同修B去看她。到她家時,已經是她家人快下班的時間,僅坐了十分鐘就離開了。回家後向內找,看到她有明顯的執著心當時沒告訴她,自己就是怕心在做怪,因為都認識,怕碰到她家人,怕得罪她,出於私心,當了「老好人」,意識到之後馬上解體它。

後來去學法小組,聽說同修A住院了。回家後,想起同修A的這不足、那不足,不經意中想到好像同修這次過「病業關」是順理成章的,這個念頭一出,我一下子驚醒了,馬上切斷了負面思維,同時感到自己之所以這麼想,一定是修煉上出現了大漏。主意識清醒了,通過認真向內找:認識到自己法沒學好,遇到事情沒有用法衡量,不能在法上思考問題。同時也是思想業的表現,平時不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放縱滋養了壞東西,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師尊說;「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煉功人在修煉當中會遇到難,這個難來的時候可能表現在人與人之間的摩擦當中,會出現勾心鬥角等等這些事情,直接影響到你心性上的東西,這方面比較多。」[1]自己意識不到承認了負面思維的安排,在它造成的魔難中,攪在裏面走不出來。

舉一例,同修A和同修B在手機使用上不太注意安全。同修B沒有暴露身份,家裏又是資料點。同修A訴江後,一次在學法小組上,同修B說起在路上給同修A打電話的事,我聽到後心裏就抱怨到:學法又帶手機。緊接著負面思維都壓不住,就多次對她倆提醒到明慧曾經多次刊登手機安全方面的文章等等,我知道是自己的怕心多,遇事總是在強調別人如何,用法來衡量同修幾乎成了我的強項。一來二去,自然對同修A生出了怨恨心、妒嫉心和看不上她的心,一次次的錯過了師尊讓我提高的機會,不懂得應該反過來看自己、修自己。師尊說;「大家千萬注意,往往出問題就在這點上,往往問題就出在這兒。修煉可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來,毀於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在師尊的點化中,我明白自己錯了,多危險呀!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經常提醒自己,我們自身不正的因素和不在法上的一切都是舊勢力的參與造成的,都是假我的表現,立掌發正念解體它。

再去學法小組,說同修A出院了,回家後想到,自己聽到同修A出院的消息怎麼沒有高興的心情,為甚麼顯的麻木,與己無關呢?我想一定是妒嫉心反映出來了。師尊在多次講法中都告誡妒嫉心對修煉人的危害,自己真不能掉以輕心。聽到同修好了,自己麻木的表現也是在這一層次中妒嫉心的表現形式,發正念,解體它。

又去學法時,聽到同修A去另一家醫院做治療了,白天住,晚上回家,當時就約好和同修C去醫院看望,並一起切磋。接下來我買好了食品還查了病房號。後來卻接到了同修出院了,不用去看望了的消息,一絲不快滑了過來,怎麼這又出院了,這東西也白買了,但馬上意識到人心又出來了,為給同修買東西,我去了三個超市,才買到滿意的食品,看上去是去和同修切磋,卻花了那麼多時間去選擇商品,由此暴露出自己的幹事心、愛表現自己的心(會辦事、周全、細緻),背後還有求名的心,瞬間還反映出來自己的黨文化的猜疑心,不信任別人的心,一找還真是嚇一跳,這麼多人心,趕快發正念清除它們。

師尊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認識到要想去執著心就要學會向內找,只有學好法、多學法才能做到、做好。學好法是我們走向圓滿的根本保證。

寫到最後,想到再去學法小組又能看到同修A了,眼淚流了出來。我和同修A過去是同事,後來又成為同修。我們倆和所有的大法弟子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保護下,一起走到了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一定要珍惜,要努力修自己,以法為師,圓容師尊所要的,師尊在最後等著我們呢。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