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經常讀錯法的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母親的學法小組有一個老年同修G,學法時總是讀錯、丟字、落字,其他同修不得不頻頻糾正,時間長了,G同修就有點不耐煩。終於有一天,同修Z又一次糾正G的錯誤時產生了矛盾,致使兩人一週多不說話,同修Z還差點去了其它學法小組。在母親的交流和勸說下才沒解散這個學法組。

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包括集體學法,如果同修之間由於修不去的人心而解散了學法小組,那不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嗎?Z最後明白了這是舊勢力在間隔大法弟子,破壞大法弟子集體學法的環境,就主動的與G說話,G不答理她,她也不在意,最後化解了矛盾,這個小組集體過了一關。

我這裏想著重交流一下讀法時讀錯、丟字、落字的問題。

學法時讀錯,表面上一般都是文化程度低、年齡大的老年同修。但我認為我們是修煉,就不能從人表面上去看問題,這是讀法時主意識不強,心思沒有完全用在學法上,長時間下去,學法不得法,看不到法理,心性提高不上去,特別是老年同修,對其心性、身體的干擾就大。那個G同修到現在還不能完全放下吃藥,只停留在學法祛病健身,從大法中得到好處的狀態。法的每個字背後都是無數的佛、道、神,如果總是讀錯,輕了說是不敬師不敬法,嚴重了說是改變了法的內涵。法是連續貫通的,長期讀錯就不能完整的學法。

其實強調文化低、年齡大,也都是人的觀念,大法開智開慧,無所不能,只要心思用在學法上,甚麼都能改變。我認識的一個朝鮮族老年同修,今年七十多歲了,她剛得法的時候不會說漢語、更別說讀法了。那時沒有朝語的《轉法輪》,她就跟自己上小學的孫女學,後來孫女教煩了,她就買了一張幼兒園孩子學拼音的掛圖,孫女先教她拼音,教她查字典,然後讓她自己學字,半年後她終於能自己讀《轉法輪》了。在看守所時我教她背《洪吟》,我教她:「蒼穹無限遠」[1],她問我:甚麼意思嗎?她連表面的字意都不懂。她說:你們讀十遍、八遍能背下來,我就得背一百遍、二百遍。

就這樣她背會了所有的《洪吟》和部份的《精進要旨》,後來她所在監號只有她一個大法弟子,同修給她留下的手抄經文,她不認識的字就問常人,常人被問煩了就說她:連字都不認識還學甚麼法,別學了。她不吱聲,下次還問。

就是這位同修,幾年後我看到她時,她是拿了一封給國保大隊長寫的真相信讓我幫助修改。我修改完後,她再一筆一劃的抄寫。我非常驚詫她寫的字,我說:姨,你的字怎麼寫的這麼好,這正楷寫的也太標準了。她笑了,說:我哪裏在寫,我是在畫,我的字是照書上的字一劃一劃的畫上去的。老同修先後被綁架過九次,後來看守所都不收她了,到那就推說年齡大拒收。

我心裏真的很佩服這位同修,她學法時克服重重困難的意志,信師信法的堅定信念,我覺的是我及周圍很多自認為文化高、法理清的同修所不及的。

希望經常讀錯法的同修重視一下這個問題,被糾正時不要生氣,要儘量不讀錯。文化低、年齡大都是人的觀念,去掉人的觀念才會有神跡。不要認為這讀錯就是你應有的狀態,「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2]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聽師父的話才能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