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偽善中的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最近,部份地區警察、社區不明真相人員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有些學員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覺的很煩,有點害怕,有些大法學員覺的這些人也挺和氣,就配合人家的問答,結果上了當。我在這方面有過教訓,對此問題也做了很長時間的思考,特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前幾年,我曾被非法判刑,綁架到女子監獄。在黑窩裏,獄警用似是而非的話迷惑大法學員,告訴我們:一個獨木橋,對面也有人,既然過不去,不如先下來,站到邊上。他們讓整個號房的人冬天睡覺不許關號房門,或者唆使服刑人員不停的辱罵大法師父。善良的大法學員不知所措,有的就說,何必連累常人呢,我自己下地獄吧,因此違心的「轉化」了。

凡背叛大法者,獄警即允許他們生活上優於一般常人,有時還可以吃個小灶甚麼的,讓「轉化」者覺的心裏暖暖的,覺的「黨」還比較人性化。因此我雖然那時也被迫做了現在想起非常痛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自己修煉的「轉化」,但當時我還告訴家人我在裏邊很好,讓他們放心。我的有些家人因此很受毒害,在我回來後,就直接說我信的是「邪」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當時有一名堅定的、拒不「轉化」的大法學員,被控制不允許買一些補貼的零食,被安排讓服刑人員××幫助「轉化」。這個服刑人員因該學員不「轉化」就在她臉上搧耳光,可是,事後該服刑人員又在警察那裏幫助此學員要回被警察打掉的假牙,並在生活上特別「關心」該學員。這位在迫害中非常堅定的學員竟然一見該服刑人員,就深情抱住她,一口一個大姐的叫,能看出來該學員對她非常感激。可是我在一旁看到的是該服刑人員只是為了減刑早日回家而已,她對別的大法學員也是用此手段,根本沒有情可言。

一個大法學員生病了,該隊警察甚至個人買東西給該學員補身體,但這個警察「轉化」學員卻非常積極,甚至動用刑具。可是該隊大法學員卻說她們隊的警察最善良,當時我還和她比,說我們隊的警察最善良。是的,我們隊管大法學員「轉化」的警察性格很「溫和」,聽說有的大法學員坐「禁閉」,還躲在門後偷偷抹眼淚,當時我也是覺的非常感動。我離開黑窩時,我們隊警察還稀里嘩啦掉眼淚,可是當接我的家人提出希望以後電話聯繫時,卻立即被無情拒絕,我當時只是覺的很詫異。我回來後一段時間回憶起黑窩裏的情景,甚至還糊塗的「感激」那裏的警察。

聽說本地邪惡610給大法學員辦洗腦班,他們對大法學員生活上照顧的很周到,伙食也很好,有的大法學員就這樣被「轉化」,甚至回家後,還給人家寫「思想彙報」。

經過這幾年的學法修煉,同修們幫助我,說我「情」重,走過這些年再回頭一看,與當初認識就不一樣了。常人一般也有善惡兩面,但積極「轉化」、迫害大法學員的,對大法學員的「好」,只是為了維護個人的利益,是「轉化」大法學員的一種手段,是偽善,他們是站在邪惡一邊,把大法學員往下拉,我們做的不正,就是在助紂為虐。當我們滿足了警察個人利益,他們用人性善的一面對我們,他們並不知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有多大的罪惡,在情裏邊的人是理智不清的。

所以面對今年的所謂「敲門」行動,我們大法學員要慈悲與威嚴同在,對這些人不能心存怨恨與怕心,不要有對立情緒。但要清楚即使他們表面上態度很和氣,可是他們來的目地是邪惡的,表面上是僅僅完成任務,其用意是摸底,企圖繼續迫害。我們要用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不要配合其要求照相,不回答其任何問話,不要順著他們的思路走,就是講真相,告訴他們迫害大法的違法性,報應例子,給他們指出對違法的上級命令該怎麼做。這樣才能解體邪惡,真正救了他們。

個人一點體悟,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