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敲門騷擾」看成「登門求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八月初的一天上午十點多了,我接到了戶口所在地派出所警察的電話,說因為我修煉法輪功,需要同我見一下面,而且已經來到家門口了,請我開門。我用平靜的語氣說: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已經十八年了,你們派出所作為迫害者的工具與法輪功學員打交道,已經深知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些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人的好人了,而且你們的大頭目周永康、李東生早就被抓起來了,你們為甚麼還要騷擾我們?他說:沒辦法,我們也是上指下派。我說:我已經搬了家了,即使你來見到我,我也只能再一次告訴你們「法輪大法好」,不會答應你們甚麼任何要求,更不可能給你們簽甚麼字畫甚麼押!你覺得有必要見嗎?

他說:既然法輪大法這麼好,那我們就想聽你說一下怎麼個好法。我說:你要這麼說,那你們就來吧,我在家等你們。我告訴他們新家的詳細地址後便靜心等候。過了一會他們發來信息說上午不來了,下午再來。

中午,我給師父敬上香,請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一定要借此機會講清真相,清除邪靈窒息邪惡,救度他們。同時,長時間發正念,清除自己的怕心和長期以來形成的對警察怨恨和厭惡之心。

下午來時,我到樓下去接,滿面笑容與他們三人一一握手,表示歡迎。但卻發現其中一名警察手持記錄儀正在錄像,我即刻收起笑容嚴肅的說:我今天把你們當作朋友請到家裏來做客,為甚麼還要這樣?你這是違法的,趕快關掉吧。他很聽話,立刻關了,一起說笑著上樓。

到了客廳坐下,我一邊倒茶,一邊講江澤民、周永康等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和善惡有報的天理,告訴他們周永康等邪惡之徒被抓捕是因迫害法輪功遭到的惡報,江澤民也很快就要被抓了,到那時將天翻地覆,善惡全報。

他們很認真的聽著,臉上露出驚詫和恐懼的表情,似乎不願再聽下去了,便用溫和的口氣說:我們這次來也是沒有辦法,上指下派執行命令,不得不來,有幾個問題需要問一下。我說我也曾經是一名軍人,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我能理解,但一定要明白命令的對與錯,如果明知道是錯誤的命令也去執行,將來是要承擔責任的,而且現在是要案件終身追責。但從你們今天的表現上看,覺的你們的心態和態度都發生了很大的轉變,不像以前那樣個個兇神惡煞了,說明已經明白了真相,把大法弟子當成好人來對待了。所以,我很高興回答你們提出的問題。

他們首先問我: 因為甚麼原因煉的法輪功? 我說:我是部隊轉業幹部,年輕時曾在軍隊院校進修,前途遠大,但因後來患嚴重的心臟病才轉業到地方。多年來四處求醫問藥,無法治癒,嚴重時須要及時搶救才能脫離危險。自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不治自癒,二十年來不打針不吃藥,無病一身輕。你們看我現在哪像有病的樣子?他們都微笑著點頭。

其次又用委婉的語言說:我有一個問題不明白就是:雖然一個組織的過去的一個領導人迫害了你們,但你們為甚麼要去詛咒一個組織?我聽後禁不住哈哈大笑,情不自禁的說:好、好、好!這個問題我來告訴你,你是指江澤民利用共產黨來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告訴你: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這件事。我跟他們講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是真實的天意,不是大法弟子的詛咒。其中,有一個警察嬉皮笑臉的說他不相信有神佛。我說你既然是無神論,那就更談不上甚麼詛咒了。但我希望你還是改變觀念為好,聽信大法弟子的真言,退出中共,不要被無神論毒害,以免後悔莫及。

第三個問題是請我談一下對現領導人及中共十九大的看法。我說:現領導人及現政權沒有迫害法輪功,他們也不想迫害法輪功。現在還在迫害法輪功的是江澤民、周永康的殘餘勢力幹的,是這部舊機器的運轉慣性,包括你們今天到我家裏來,也是如此,是被江澤民集團利用。習李不但沒有迫害法輪功,而且還抓捕了迫害法輪功的頭子周永康和李東生,單從這一點上來講,我為他們點讚!至於說開不開十九大,與我們沒有關係,因為修煉人不參與政治。他們頻頻點頭。我繼續說:我們雖然不參與政治,但我過去在部隊是搞政治的,在部隊院校是專學馬列、講馬列的,對共產黨的那一套是很清楚的,希望你們認清形勢,不要再被江澤民集團利用!因為就連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種邪教組織中都不敢包括法輪功,也就是說這十八年來把法輪功當作邪教來鎮壓是沒有法律根據的,是違法犯罪行為!這時我的孩子用手機查出公安部通告給他們看。他們的表情都很驚訝和疑惑。我說:你們可以上網去查。

最後一個問題是:家人對我修煉法輪功的態度。這時,我的妻子搶著說:「這個問題我來回答;修煉法輪功第一身體好了;第二脾氣好了,僅這兩點就足以證明:法輪大法好!」

三個警察都笑了,起身要走。我一再挽留,想多講一些,但他們說工作很忙,執意要走,我一直送到樓下,握手告別,再次請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

整個過程將近一個小時。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