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手而來兌現誓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最近,邪惡操控我地區的各鄉鎮派出所、村委會雇佣不明真相的人到處塗抹大法標語、摘條幅、蹲坑、揚言重賞舉報者、巡邏車到處亂竄,製造恐怖氣氛。我們集體對此進行了交流,同修說:「不管邪惡怎麼猖狂,不要被假相帶動,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一、整體配合講真相

師父講:「大法弟子不要辜負了正法中賦予你們的偉大責任,更不要使這部份眾生失望,你們已經是他們能否走入未來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1]

與我地區相鄰的五、六個鄉沒有大法弟子,因此我們就承擔了救度那裏眾生的責任,開始以晚上發真相資料為主,交通工具是摩托車,倆人一組,一組發一個村,誰做完誰先回家,本地區能騎摩托車的就有十三人,大部份是女同修,大家都能做到隨叫隨到。做的過程中不驚不怕,為眾生著想,農村狗多,有一個叫,周邊的狗都叫,同修就發正念,只要有開著門的就把資料送到門口。溝溝岔岔有一戶人家同修也不放棄,讓有緣人得到真相資料。特別是有同修按地圖進行合理安排,分批做,不落下一個村莊。幾年中,最少普遍發過四至五次。

有了真相資料做鋪墊後,我們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主要是在農閒時,A夫妻同修主動組成講真相小組,有序安排,誰參加都行,沒有挑選、沒有分別,只看同修長處,人多時就分成多組,講到下午兩點左右就結束,過程中大家互相圓容、互相補充,及時糾正不足。我們隨身帶有真相期刊、光盤等,路上遇見人就講,按約定地點進村就挨家挨戶講,家裏沒人就放一本期刊,過年期間我們以送福字、對聯為契機,挨家挨戶講,有日曆時,就以日曆做開場白,講真相。

B同修雖然住在偏僻的山溝裏,家裏還有八、九十歲的公婆,但她總是合理的安排好家裏的生活,即使兒女們回來,也沒耽誤她出去救人。D同修只要證實大法需要,任何農活都能放下,跟誰配合都行,從不挑人,默默圓容整體,還有位快到七十的老年同修和視力不好的同修配合非常默契,取長補短,百里以外的村莊都留下同修的足跡。不能出去的同修就在家發正念,發正念也是有序安排,由一同修負責通知,有條件的組成集體發正念小組,不到二點不停止,我們都親身體會到正念的超常。

有一次,我們兩組五人去沒有大法弟子的地區散發二零一六年日曆,講真相。另外空間邪惡因素對我進行干擾,感覺恐怖,心在顫抖,人們聽說是法輪功日曆,用鄙視的眼光看我們,都不敢靠近我們。因這地區資料發的少,我立即智慧的告訴負責發正念的同修,我們所在的地點,縮小範圍鎖定地區發正念。不到十分中,真是天清體透,環境變了,我們就挨家挨戶講真相,勸退了十多人,到我們約定的時間就回家了。講的過程中有感謝的,有留吃飯的,有看完《九評》和資料不知怎麼三退的,有開始兇巴巴最後同意三退的,也有受謊言毒害舉報的。

有一次我和A同修去了一家講真相,小伙子一聽說法輪功三個字就往外趕我們,我轉身就往外走,可A同修卻沒動地方,他開始給小伙子背誦師父的法《洪吟》〈選哪邊〉。我趕緊回去發正念,配合講「天安門自焚」是騙局,講為甚麼要三退?小伙子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不但同意三退,還熱情的把我們送出大門口。

有一次A同修夫妻和我去沒有大法弟子的地區發二零一四年日曆講真相,從裏往外挨家挨戶講,到小賣部人多了,有打麻將的,有老年人聊天的都搶著要日曆,發完後,開始講真相。因為我有分別心,怕舉報,這時心態開始不穩,給我的感覺好像有人要舉報似的,真是相由心生,緊張的恨不得一步就邁回家。我和A說:咱回家了,可是A同修像沒聽見似,見人就追著講,沒人就進家講,我就對自己空間場發正念,當時沒有認識到是人心招的鬼上門,心還是不穩,我就躲在一旁,給人的感覺我不是和他們一塊的,最後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十二點左右我們就回家了。A同修沒有埋怨,沒有指責,只是惋惜的說,一百多里呀這早就走了。可下次去外地講真相還照樣叫上我,也沒有怕我的狀態影響到他們,在這裏我要真心謝謝A夫妻同修,我們真是攜手而來,在他(她)們的鼓勵和帶動下,使我修去了很多怕心。

二、整體配合營救同修

去年A同修和另一男同修H去沒有大法弟子的地區講真相,到下午兩點沒回家,A的妻子就打電話給A,沒人接,再打只聽電話裏亂糟糟的,知道A同修出事了,我們就聯繫幾名同修急速的趕到出事地點,半路碰見警車把倆位同修拉走了,我和A的妻子調轉車頭騎著摩托車緊追警車,因路遠沒追上,我們來到公安局,此時公安局已下班,跟門衛打聽說不知道;我們再去拘留所,經打聽說是送人來了,但不知道是甚麼人。

這時天已經黑了,我們顧不上吃飯,趕緊去找H同修的妻子(她在外村當保姆),半路上因為天黑,又在修路,在拐彎處我連車帶人掉進一米多深的邊溝裏,摩托車壓在我的手腕上,當時手不能彎曲,我沒有動心,此時邪惡最怕我們形成整體,它干擾不了我,我騎上摩托車用四個手指頭按著車把。當我們找到同修妻子時她說離不開,因H同修多次被勞教,同修妻子有種無可奈何的樣子。我當時因為著急就說:你丈夫被綁架,你不能因為離不開就不管不顧。經過交流達成共識,次日倆位同修的妻子堂堂正正去拘留所要人,在師父加持下,及時見到了被綁架的同修,A同修在派出所看到舉報人的名字記在心裏,智慧的把舉報人的名字轉告了妻子。為了救度眾生,向當地掲露當地邪惡,及時做了曝光。

第三天A同修妻子和親屬與村幹部去出事地的派出所要人,我們十來個同修整體配合圍著派出所發正念,其中一名同修智慧的用手機拍下了派出所人的名單和手機號碼,及時的給同修上網打真相電話營救。

第五天倆位同修被釋放,A同修沒有急著回家,直接返回綁架他的派出所,以取摩托車為名,再次給派出所所長講真相,他見面就說:你還沒明白法輪功真相,我還得給你講講。所長蠻橫無理,要挾同修:「你在裏邊還沒呆夠啊。」(指拘留所)同修順手拿起一把鑰匙開著自己的摩托車就回家了,到家仔細一看,根本不是摩托車的鑰匙。

過後,我們進行交流,在同修被綁架的地方普遍發一次真相資料,在這裏要和同修交流的是,不要忽視發真相資料。

三、整體配合否定迫害

二零一五年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訴江大潮興起,我在當時的認識是:我們大法弟子終於有出頭之日了,我也要堂堂正正的利用法律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我用了一個晚上寫好了訴狀,丈夫也參與了,我問丈夫法院立案你敢出庭嗎?丈夫肯定的說:敢!

我地區所有大法弟子和部份家屬都參與了實名訴江。H同修因為不堪回首自己三次勞教長達七年的地獄般的牢獄生活,情緒低落,有顧慮,我們通過交流,在法上認識,大家互相鼓勵,最終H同修和妻子各自寫出了自己的訴狀,堂堂正正的到郵局去郵寄。整個過程中大家互相幫助,能寫的寫,能郵寄的郵寄,後來本地不給郵寄,有的同修就幫著去外縣郵,整個地區形成了一個整體。

時間不長就陸陸續續的傳來外地同修因訴江被騷擾的消息,我和A同修妻子聽到後,當時就全盤否定,不允許邪惡利用訴江干擾眾生得救。不被假相帶動,就信師信法,「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我地區整體配合發正念,我地區沒有出現因訴江被騷擾的現象。

四、結語

雖然我們與師父的要求、正法的進程差之千里,還有很多人心,懈怠,安逸、只是農閒時講講真相,做不到持之以恆。過程中修去很多怕心,同時也暴露出很多不足,比如挑地方講、或挑人講,但是我們會通過學法,增強正念,在最後的時刻抓緊修好自己,多救人,

回首十八年的風雨歷程,我們共同走過的那些歲歲月月,每一次的跌倒爬起,無不沁透著師尊的慈悲與辛苦,是大法把我們凝聚在一起,我們攜手而來共同精進,攜手而歸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