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說:你很善良,有事找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

警察說:你很善良,有事找我

文:大陸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日,本地派出所給法輪功學員打電話:某師傅,我們要到你家去一趟。同修知道是甚麼事,就說:你們不要來我家。警察說:那你來派出所一趟吧。同修說:路挺遠的我不去。警察說:那就到小區北大門等著。

同修按約定時間去了,左右看看沒有人,正納悶呢,忽然一輛警車駛來,跳下兩名警察,急匆匆的向她走來,左右夾擊,生怕她跑了似的。同修穩了穩心態微笑著。A警察說:我們給你照相來了,這次必須給你照相。說著掏出手機便照。B警察則和氣的說:我們這身打扮你害怕不?影響你不?同修說:穿啥,那是你們的工作,我煉法輪功是好人,怕啥!氣氛緩和下來了,同修也拿自己的手機說我也給你們照個相吧,B警察兩手交叉在胸前面帶微笑,氣勢洶洶的A警察也沒反對,於是同修給他們照了兩張相。同修說:你們了解法輪功嗎?警察說:法輪功我們不懂。同修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這個社會就好了,你們警察也不用那麼忙了。江澤民打壓法輪功、迫害好人,把社會風氣都弄成甚麼樣了,為了掙錢無惡不做,不講道德,互相欺騙,這殺人了、那放火了,你們忙的不可開交,煩不煩哪?A警察說:你跟我們說這些是不是想讓我們跟你一樣啊?同修說:我沒有讓你們跟我一樣,只是想讓你們明白真相,做出「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才能得救。A警察說:我還有兒子呢,沒有工資我怎麼生活啊?「三退」能給錢嗎?同修說:錢重要還是命重要?你用化名退出來不影響你的工作,因為你加入它時宣誓要把一生交給它,把生命獻給它。

他急著說:我可不把一生交給它,我的生命我要自己做主。同修說:給你起某某化名退出了吧!大劫難中保平安。一聽說大劫難,他似乎想起了甚麼說:地震了。B警察一臉茫然,同修說:九寨溝七級地震。

他倆對視著,轉過頭來望著同修。A警察說:「三退」我可以考慮。說著向警車走去,B警察也說:「三退」我可以考慮,考慮好了再給你答覆,我的電話號碼在你手機上,你很善良,有事找我。

同修心裏明白,回去後給他打了個電話,他樂呵呵的接了電話說我正在出警呢。同修想,契機已經有了,另找時間吧。

警察來家聽真相

文:大陸大法弟子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有一個人來到我家,我問,你是?他說我是派出所的。我一聽是派出所的警察,我想是來我家聽真相來了,就像對待客人一樣的把他讓到屋裏讓他坐下。我坐在他的對面。他說:你過去煉法輪功,現在還煉不煉?我說法輪功是一種信仰,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他說我也有信仰,我是信天主教的。我說:法輪功教人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通過煉法輪功使一個體弱多病的人變成一個健康的人,使一個道德低下的人變成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使一個自私自利、損人利己的人變成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完全為別人著想的人。不說別人,就拿我來說,沒煉功的時候身體這個毛病那個毛病,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

我告訴他:我村有條種地的路,下雨後有很多處積水成了水坑,人們去地裏很難走,我看到後用我的拖拉機去選廠拉上石子,先把水排出去,再把石子鋪在坑裏,然後再去煤窯拉上渣面鋪在上面,使路面又平又好走,全村人都知道我為村民做了件大好事。村幹部說:不能叫你白出力、白費勁,給你錢吧。我說我修路不是為了錢,是為了人們去地不犯愁,我不要錢。接著我說: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李東生、徐才厚積極迫害法輪功,江澤民把他們提上去的,法輪大法是佛法,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他們現在的下場就是他們迫害好人、迫害佛法的結果。

他一直靜靜的聽著,說到這,他問:「我大娘(指我的妻子)煉沒煉?」我說:你大娘沒煉。說著他要起身走,我想我有很多話還沒說,他要走了以後就沒機會了。我就追著他說:年輕人,我看你很善良,以後要多長個心眼,幹你這個工作,要多保護大法弟子,別做傷天害理的事。

接著我說:法輪功叫別人退黨、退團、退隊不是反黨,是為了別人有個美好的未來,是為了別人平安。共產黨在歷史上搞了十來個運動,害死八千多萬人。在歷史上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與神鬥,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入過黨、團、隊的人也有好人,神佛慈悲,為了這些人好,不受邪黨的連累、不做它的陪葬品,才叫人退出它的組織。由於時間緊,不能多說。我說你要入過黨團隊,就退出來吧,不是去組織退,是給天退、給神退。他說我知道。

寫出這個過程,只想和同修分享,警察來了不要有怕心,他是來聽真相、叫我們救他的,要把真相講好,真的把他救了,才是師父要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