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後青年的大法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我是一名「九零後」的青年大法弟子,出生在中國北方的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

從小我就很讓父母省心,一直是老師和同學眼中的乖孩子。小時候我很愛看書,最相信老師和書本,所以在我最開始在教科書上看到誣蔑李洪志師父和大法的內容的時候,我和大多數同學一樣,對大法是有誤解的,而且這種誤解還持續了很多年。

直到我上高中的時候,正趕上H1N1禽流感病毒肆虐校園。那個時候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終日。我們班是所謂的「重災區」,僅僅一天時間全班大部份同學有四、五十人都被傳染了禽流感病毒,出現了高燒不退、頭痛、嗓子痛等症狀,其它班的老師路過我們班都捂著鼻子繞著走。

我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幾乎每個月都要打一次針,雖然沒得過甚麼嚴重的病,但是類似像感冒發燒這種小毛病從來沒有間斷過。小時候我最擔心的事就是萬一以後上了大學,我夜裏生病沒人陪我去醫院可怎麼辦?可見那時候「生病」已經是我生活的主旋律之一了。所以這樣的傳染性極強的流行性感冒我自然是逃不過去的,我也出現了很嚴重的高燒、咳嗽的症狀,甚至痰中帶血。

當時的我很害怕,那時候醫院裏的病床都爆滿了,打針都是幾個人在一張床上坐著打,已經沒地方躺了,更糟糕的是我輸了液也依然高燒不退。電視新聞裏偶爾播放關於禽流感的新聞,死亡的數字一直在上升。我承認那時候我是害怕過的,我第一次覺得死亡離我好近。

就在我覺得自己是不是沒救了的時候,我家的親戚突然給我們送來了法輪功的講法錄像和煉功光碟,還有《轉法輪》一書。因為一直對大法有誤解,所以我也並不十分想看。我的父親學過一些周易,他為了辨明是非,給大法的未來算了一卦,算完以後他很激動,因為卦象顯示各方面都非常好,他說他算了那麼多卦很難有這麼好的卦像,於是我們便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看起了師父的講法錄像。

師父講了很多,第一次聽感覺師父講的多數是教我們做好人的道理,我們一邊看錄像父親還一邊跟我討論,說這有甚麼不讓煉的?都是教人向善的,哪有不好的東西?就這樣一直聽,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感覺自己好了一些,但是也沒多想。然後又跟著錄像帶一起學習第一套佛展千手法。學習的時候感覺全身發熱,手心的熱度更高一些,渾身被能量包裹著,還出了微汗,很舒服,不一會兒的功夫我就學會了。學會了以後自己站在床上練,煉了三遍佛展千手法以後,我一直不退的高燒突然就降到了37度,我明顯感覺自己突然一下子就舒服了。感覺自己好像被人從鬼門關拽回來了一樣,而且前前後後只有幾分鐘的時間,真是太神奇了!

從那以後,我的禽流感症狀很快就消失了,我又恢復了健康,而且身體比以前還好了許多。從前體弱多病,每個月都要打針吃藥,後來就再也不像以前那麼弱不禁風了,身體變得非常好。於是我明白了教科書上關於法輪功的內容都是騙人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果然有奇效。以前再怎麼聽別人說,自己沒親身經歷過也不相信,這次我是真的相信了。

高三由於學業的原因,沒有堅持學法煉功,一直到了大學,我又重新開始了大法修煉。重新修煉以後,身體變化很大,即使再有甚麼身體上的小毛病通過煉功也能很快就好了。然後我突然就明白了當年中共給法輪功造謠的其中一條說:「煉法輪功不讓吃藥」有多可笑。我的理解是法輪功所說的生病不用吃藥並不是強制不讓大家吃藥,而是通過煉功就能祛病了,那誰還需要再去吃藥呢?就拿我本人來說,我自己從大學到現在畢業一粒藥還沒有吃過,已經有好幾年了,煉功祛病既省了錢又強健了身體,何樂而不為呢?

修煉法輪大法的好處不只體現在祛病健身上,因為法輪大法講真、善、忍,所以在心性上的提高也是很多的。我從前很小氣,特別愛生悶氣,也喜歡挑剔別人,嘴上更是得理不饒人,有時候說話很刻薄。修煉了以後,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的過失,先反省自己是不是哪裏做得不對。於是在和同學同事的相處當中,我都儘量的以真誠、寬容、善良的標準對待他人。所以我的朋友很多,在學校和公司裏都很受大家的歡迎。家裏人對我一個人在外學習工作這件事也都很放心。有一次,由於一些個人原因,我從一家公司離職的時候,項目的負責人親自挽留我,並且誇讚我性格好、脾氣好。其實我從前的脾氣也並不好,我只是修煉了以後,按照師父說的要求在做一個好人。

法輪功無論在身體上還是思想上對一個人起的正面作用是很大的,對民眾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是我自己的親身實踐,也是世界各地明白真相的普通民眾都知道的常識。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我和你也素不相識,我也並不能欺騙你甚麼,我只是希望你能通過我所寫的親身經歷來認清中共對大法的抹黑與誣陷,古人說「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希望你也能擦亮雙眼、識破謊言,真正的找身邊的大法弟子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不要像當初的我一樣,只聽信邪黨的謊言而被矇騙。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