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境中修大法 嚴重腦萎縮恢復正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丈夫今年五十九歲,但多年來支持我修煉大法,他也曾看過《轉法輪》等大法書籍,也知道「法輪大法好」,但由於對抽煙的執著放不下,一直未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瘋狂迫害大法,我因進京護法,被綁架、拘留、關進洗腦班、流離失所、直至被非法勞教等迫害期間,無論惡警採用甚麼手段威逼、利誘丈夫讓我放棄修煉,他都堅決抵制,決不配合。在多次的抄家和騷擾中,他都挺身而出保護我,維護大法。

在迫害中,丈夫對我不離不棄,同甘苦,共患難。把警察未搜走的大法書籍保管好,直到我勞教釋放回家後親手交給我。我家還是一個小型資料點,多少年來,從未反對過我做真相資料,反而支持我、幫助我。

今年五月初,我發現丈夫講話出現了語言障礙、脾氣也暴躁,就去醫院看醫生,做了核磁檢查,檢查結果是:老年性腦改變。我不懂是啥意思,醫生告訴我,說是大腦提前進入了老年化,六十五歲以後可能就要「腦萎縮」,沒法醫治。語言障礙,醫生建議早上起來念念書,鍛煉鍛煉口齒。回家後,我就叫丈夫讀《轉法輪》他沒讀,誠念「法輪大法好」也不念,沒辦法,也只好隨他去。

直到七月初的一天中午,弟弟突然打來電話告訴我說姐夫生病了,要立即送往醫院(丈夫在弟弟公司上班),當我趕到醫院時,醫生正在給他做檢查,這時我發現丈夫目光呆滯,神志不清,無論醫生怎麼問話,都不答理,也不配合,我喊他也不吱聲,只是咧著嘴微微的傻笑,眼睛到處東張西望,好像是精神失常的樣子。

我一下懵了,問醫生是怎麼回事,醫生講在發燒,打瓶點滴看看。打完點滴,燒是退了,意識有所恢復,但講話斷斷續續,不能連貫,比以前更嚴重。臨走時,醫生建議我明天帶他去大醫院做全身檢查(因當時是小醫院、又是星期日)。弟弟把丈夫送到家門口,他卻不知道回自己的家,開隔壁鄰居家的門。

看到此情形,弟弟無奈的搖搖頭對我說:「姐,姐夫好像是神志不清了,這樣發展下去越來越嚴重,又沒法醫治,今後怎麼辦?」我笑著說:「別擔心,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大法是超常的,有師父管,我求師父,沒事。」弟弟說:「但願如此」。我確實沒有害怕,因為心中有師父。

因為丈夫是不修煉的常人,又神志不清,第三天我就把他帶到醫院神經內科做檢查,我找到比較有權威的主任醫生,做了各種測試檢查,並又做了核磁共振。下午我拿到了核磁檢查結果:腦萎縮。醫生把前期核磁與這次核磁仔細對比,不住的搖頭、嘖嘴,我問:「很嚴重嗎?」醫生自言自語的說:「怎麼發展的這麼快,是惡劣性老年痴呆,是痴呆中最嚴重的。」我下意識的「啊!」了一聲,醫生怕我接受不了,就說了一句:「是醫學上的術語,你不懂。」 接著又說:「從兩次核磁片子中看,病情發展的相當快,是嚴重的腦萎縮,可能三到五個月內就要完全喪失正常人的思維和語言能力,從現在開始你要看好他,不讓他一人出門,否則不知道回家。」我問:「有藥可醫嗎?」醫生說:「國內外都沒法醫治,為了控制病情的發展,我給他開點藥」我問:「管用嗎?」醫生說:「有人管用,有人不管用,讓他吃吃試試吧!」

我離開醫院,沒去買藥,也沒有驚慌,心想:丈夫心地善良,為人正直,在大法遭受迫害最嚴重時期,他明辨是非,支持大法,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不會有事,師父會幫他,也唯有師父才能救得了他。

回到家中,丈夫躺在床上,我把診斷結果告訴他,他不吱聲,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兩眼看著我,一句話也講不出來。此時的丈夫基本處於神志不清的狀態,面對丈夫這種情形,該怎麼做?我感到自己的責任重大,自己的一思一念必須在法上,堅信師父不能有半點偏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穩住心,開始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控制丈夫的一切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並不斷求師父加持他,讓他主意識清醒過來。發完正念,我對丈夫說:「一起修法輪大法吧,現在只有師父才能救你,別無選擇。」

他好像聽懂了我講的話,就點點頭。晚飯後,我就帶他捧起了《轉法輪》,開始學法,他不會念,我就一字一句讀給他聽,他聽的還挺認真,神態較先前有所改變。學完法後我又拉著他的手,像教小孩子似的,一個字一個字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因為他失去了記憶,前面教後面忘。面對這種情形,我不急不躁,就是不厭其煩的教他學、念,然後放師父講法錄像給他看,一天二十四小時,除了吃飯、睡覺,一刻都不敢放鬆,天天如此。

三天後,丈夫奇蹟般的能講話了,但他思維仍混亂,講話語無倫次,顛三倒四,聽不懂他要表達的意思。同時還出現了無緣無故亂發脾氣,罵醫生,不承認自己有病,晚上不睡覺,早上早起、吵鬧,出去不認識回家的路,一天二十四小時,分不清早、中、晚等各種不好的狀態。儘管如此,我都不放棄,不為之動心,仍然堅持不懈的帶他學法,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加大力度發正念。

十天後的一天早上,我起來煉功,發現丈夫睡的很香,六點多鐘睡醒後,也不吵鬧,能正常的與我對話,我就故意問他:「現在是甚麼時候?幾點鐘了?」他說:「是早上六點二十,你在考我呀?」當時,我的眼淚「嘩」一下就流出來了,高興的對他說:「你終於清醒了。」半個月後,丈夫又正常騎電動車上班了,雖然往返路程三十多公里,但我再也不擔心他回不了自己家。

現在的丈夫,情緒穩定,煙也不抽了,電視也不看了,麻將也不伸手了,過去那些可笑的行為也消失了,有空就看書學法,早上也與我一起晨煉,思維和語言已基本上恢復到了正常人的狀態,雖然記憶力不是很好,但是已經在恢復中。

兩個月快過去了,不但沒有越來越嚴重相反是一天比一天好。這就是大法的神奇,超常的科學,他徹底的推翻了現代膚淺醫學及醫生下的所謂「腦萎縮」、「惡劣性老年痴呆,越來越嚴重」的結論。

丈夫身體神奇的變化,讓家裏親人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全家人都很支持丈夫修煉,尤其是我的孩子。丈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可把他嚇壞了,因為他知道這病的可怕後果,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孩子想起了師父,想起了大法,他深知只有修大法,依靠師父才能救他爸。因為孩子從小就跟著我修煉,還挺精進的,後來由於中共的打壓,我一次次的受迫害,使他失去了修煉環境,漸漸的脫離了大法,離開了修煉,但大法在他心中已經紮下了根,知道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如今親眼目睹了他爸身體神奇的變化,使他對大法又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現在孩子又開始學法了,並表示要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來。這正印證了同修在我過關最艱難的時期始終鼓勵我講的一句話:「堅信師父,堅信法,壞事就能變成好事。」

這短短的十幾天,丈夫對過關的記憶是模模糊糊,但對我來說簡直是經歷了一場正邪大戰,罹難面前,醫生也無能為力,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是大法的神威,救了我的丈夫,喚回了我的孩子,使我的家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千言萬語難以表達我全家對大法、大法師父的感恩!

唯有叩首!叩首!再叩首!以謝師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