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我是一名沒有文化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八歲。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喜得大法的,這個吉慶的日子我永遠不會忘。

我年輕時被人稱為「鐵嘴鋼牙」,得理不讓人。婆家和娘家在一個村,兩家合起來有六十多口人,不管大小事情,紅白喜事都要我去張羅,每次辦完事後都累得的我吃不下、睡不著,可聽到人們把我稱為「女強人」時,我感到很光榮,沾沾自喜。

四十多歲的我累出一身病:肝病、胃病、腰椎間盤突出、頸椎不好、腰的第四節至第七節長骨刺都變形了、類風濕關節炎、肩周炎、神經衰弱、腦供血不足、心臟偷停,腳後跟一踩地像踩在釘子上一樣的疼(月子病)、十二指腸潰瘍等等,整天以藥當飯,不吃飯行,不吃藥就受不了。那時的我體重只有七十九斤。丈夫被強迫結紮,身體不好,幹不了累活。可以想像那時的家窮成甚麼樣,連孩子上學都供不起。幸好有公婆的幫忙。

由於無錢治病,我只能在家吃藥來維持生命,沒想到藥越吃身體越糟糕,到最後身體虛弱的時常休克。

做夢也沒有想到,在死亡邊上掙扎的我,遇到了法輪功。那是本村的一位小媳婦告訴我: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妳去試試。於是我抱著求生的一念,在炕上躺著學煉了動功。沒想到煉了幾遍後就能站起來煉了。

這真叫我大吃一驚!我這個無神論者隨口就說:「真有神啊!太神了!」我依著炕煉了起來。第二天就不用依炕自己站著煉了。煉到第六天,神跡大顯──所有的病全部一掃而光,也能吃飯了,也能幹家務活了。我毫不猶豫的把家中剩下的三千多元的藥全部都燒了(那時兒女休班回家不買別的東西,只給我買藥,所以積攢了這麼多的藥)家人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高興的不知說啥,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十八年的愁雲散了,家裏有了歡樂。因為這十八年家中,不用說歡笑,家人連說話都不敢大聲,因為我患有嚴重的神經官能症,誰要惹著我,我就又哭又鬧,折騰的全家人小心翼翼,大氣不敢出一聲。這樣的日子終於過去了。

隨後,我又請了《轉法輪》這本寶書,雖然不認字,但我對大法很是心誠,從請到寶書的那一刻,不管白天黑夜有空我就捧著寶書,心裏美滋滋的看,心裏焦急的想:要能把寶書都讀下來該多好啊!師父知道了我的願望,就叫一位老同修來教我查字典。我沒有上過學,哪會查字典呢?沒想到我一學就學會了,當時家人都不相信,感到真是太神奇了。我會讀寶書了!那種心情是別人無法理解和體會的。

師尊說:「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我明白法理後,就儘量按照真、善、忍去做人做事。我有一位鄰居,是全村有名的潑婦,她到我家隨便拿東西,我不能說,一說就被她罵。有一次她又拿了我家幹活用的工具,我只是隨便說了她一句,她就破口大罵,我知道我是煉功人,得忍,我不但沒生她的氣,還高興的叫她把工具拿走。

事後這位鄰居高興的到處說:「學法輪功的就是好!」很快她也學了法輪功。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我們全家人都感恩大法。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大法被邪黨無辜迫害後,我因堅持對大法的信仰,先後被本地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多達十七次,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勞教三次共七年(都因身體不合格勞教所不收)。我的大女兒、女婿看到邪黨對我的迫害,害怕我的生命出現意外,讓我住到了他們家。這些年他們跟我也承受了不少,為我操了無數的心,還擔驚受怕,但他們對大法的態度依然沒有變,頂著巨大的壓力,義無反顧的支持我修大法。

「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現在他們一家人都得了福報。女婿生意興隆,身體上的幾種頑疾(頸椎病厲害時不敢抬頭、闌尾炎、腳氣)現在都不治自癒了。女兒根本沒學甚麼專業,現在在一家企業做總裁。她心裏一直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開車路上九次遇到危險情況,都逢凶化吉。外孫女也考上了稱心如意的大學。

我的兒子從部隊轉業,工作稱心如意。小女兒結婚兩年不育,經醫生檢查說她和她丈夫倆人的血型有甚麼問題根本不能生孩子。她也相信大法好。不久也生了個男孩,現在都十四歲了,身體非常好。

我們全家人都幸福的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全家人都感恩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