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腦震盪後遺症患者神奇康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六歲,病退前在商業部門當售貨員。我的腦袋受工傷多次,落下了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痛苦不已。

六十年代,我是個家屬工,可在工廠裏幹著男人才幹的搬運重活。一天從卡車上往下卸粗重的大木頭,一個趔趄沒站穩,人隨著木頭同時摔下車來,當場昏迷,口吐白沫不醒,被身邊的同事送到醫院搶救。我的後腦勺摔塌陷,凹進去一個坑。從那時起,腦震盪的後遺症─劇烈的頭痛就一直伴隨著我。

八十年代中期,我在店鋪裏做售貨員。一天下班正在關店門,我被一塊倒下的店門砸中腦袋中間,當場被砸昏迷過去。當時雖吃了些中、西藥,也沒見好轉。

九十年代初,我在果品店上班。一天店裏的售貨員都乘坐貨車去裝運果品,我也擠坐在後車廂的擋板邊。突然司機緊急剎車,我仰面朝天往後摔倒,頭部剛好重重地撞在擋板上,當場又被撞昏過去。醒來後劇烈頭痛、嘔吐,我用手觸摸腦袋,發現早年被摔塌陷的後腦勺又凹進去一個更大的坑。兩三天後,我上醫院做腦電圖檢查,顯示腦部受重傷,終生都將患有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

一次又一次的頭部受傷,使我一直遭受劇烈頭痛的痛苦折磨,四處求醫問診的費用又使貧困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一九九三年我提前病退回到娘家所在地上海,一邊開小食品店維持生活,一邊繼續治病,同時還學打太極拳,但腦震盪後遺症依舊沒有明顯的好轉,依然經常頭痛。

一九九八年端午節,常到我經營的小店購買食品的夫妻倆向我介紹法輪功,並給了我一本《法輪功》,還叮囑我說,煉法輪功首先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我是個文盲,可我就想讀這本書,只好抽空向顧客、身邊的老伴和姪女請教。書還沒看完,也沒開始煉功,我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被調整、清理:一天二十多趟跑廁所,越拉肚子身體越舒服;腦袋裏面感覺有圓圓的物體在旋轉,還不時發出「嘎嘎」的響聲;兩耳有鳴鑼的聲音,還伴有像電唱機快轉的「啾啾」叫聲……

從那以後,我的頭痛病慢慢好起來了,再也不昏不痛,不知不覺中後腦勺凹陷的坑也復原平合了。

如今近八十歲的我不僅幹著全家的家務活,還能騎著電動車到遠郊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家人說我越活越年輕,越活越有精神!

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事情,感恩偉大的法輪大法!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