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的改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一日】救度眾生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使命,在常人中的家人也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現在與同修們交流我在與家人講真相的一些經歷。

一、做邪黨書記的丈夫明白了大法真相

丈夫在單位是邪黨的書記,嚴重受邪黨的造謠謊言欺騙,對大法沒有深入了解,因此,在知道我修煉大法後,當即暴跳如雷,甚至以離婚來威脅我放棄修煉。但大法已在我心中生根,我十分堅決的向他表明態度,要堅修大法到底!丈夫見無法動搖我,就長時間的對我不理不睬。即使這樣,我都是按大法的法理「真、善、忍」指導自己,也堅信大法的超常,我一定能與他講清真相。

修煉大法前,我渾身都是職業病,深受頸椎骨質增生、腰椎骨質增生、慢性咽喉炎、嚴重的月經不調等疾病的折磨,嘗試了各種的體育運動、吃了不少藥、還學了一些氣功,但都無濟於事。腰椎骨質增生嚴重,每晚睡覺前都要丈夫用藥油擦腰,並且也只能側著身睡,而不能仰著睡。雖然有一份不錯的工作,但常常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

自修煉大法後,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癒,我整天精力充沛,是大法賜予我健康的身體,作為身邊人的丈夫,他是最清楚的。但是他恐懼邪黨的迫害而不敢同意我修煉大法。面對他的強烈反對,我唯有加強學法,用法理指導自己循序漸進的與丈夫講大法的基本真相。

剛開始時,就把單張的真相資料放在家裏顯眼的地方或者是丈夫經常坐的位置旁邊,讓他隨時可看到;然後,每天下班回到家都放大法音樂、歌曲或《普度》和《濟世》,營造祥和、安靜、舒適的氣氛,漸漸地,他聽多了、聽習慣了之後,有時我忘記播放,他反而會提醒我說:怎麼今天沒有音樂聽?再就是利用我或他每次出差的機會,給他寫信,在出門道別時恭敬的雙手遞給他,內容都是大法的基本真相和修煉後做「真、善、忍」的好人、身體健康得福報等事例,當然也少不了叫他保重身體之類的關愛之語。雖然他不與我交流讀信的感受,但我知道他每次都認真的看。我覺的,寫信真是一個不錯的講真相的辦法。就這樣經過一段時間後,在他高興時,面對面給他直接講真相他也能聽進去了。因為他是常人,不能講的太高,我就用些心思,循序漸進的講,同時發正念清除他背後一切阻礙他聽大法真相的邪惡生命和因素。慢慢的他不再反對我修煉大法了,甚至有時還督促我學法、煉功了。

大法真是無所不能,只要我們按法的要求做,走正走對了,師父就會幫我們了。

二、處處顯現大法弟子的風采,感染家人走進大法修煉

我悟到:作為修煉人,不論是在工作單位或家裏,都是我們修煉的場所,我們一定要按法的要求做好、圓容好,處處顯現出大法弟子的風采。

在我小叔(丈夫的弟弟),不幸得了鼻咽癌不到二年後,小嬸(小叔的妻子)也得了惡性腦腫瘤(後來去世),家裏還有一位七十多歲長期患病的老人和一個正在讀大學二年級的兒子需要供養。因為治病,小叔將住房賣掉了。在他們無家可歸時,我向丈夫提出來讓他們搬來我們家住。很清楚記得丈夫當時感激的表情,他說有過這樣的想法,但沒敢向我提出來。當他用讚許的目光望著我時,我對他說是我們偉大的師父教我們要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好人,否則我也會連想都不去想的。我是修煉人,如果我連家人都不幫而只顧自己享樂,還算是個好人嗎?我真的不能給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丟臉。

在做這個決定前,因為要負擔他們以後的治病、養病及所有的生活開支,我也曾擔心以後的生活壓力問題,但當想起師父在如何對待失與得時說的:「我們煉功人怎樣對待失與得?這和常人不一樣,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1]我悟到我是修煉人,明白怎樣對待得與失,關鍵是把利益之心放下,師父從一開始就叫我們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面對他們的境況,我們不幫他們還能靠誰幫呢?就這樣,第二天,就著手讓他們搬過來了。

即使與小叔一家在生活習慣、飯菜口味上都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我除了毫無怨言的負擔他們的所有吃住費用外,還默默的做好我該做的一切,盡力的配合丈夫把家庭事務處理好。我覺的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慈善的對待任何人,就沒有處理不好的關係,就能相處和諧。

在小嬸生病住院期間,我在工作極度繁忙時抽空請假一週照顧她,除了一日三餐買菜煮飯送過去外,還親自餵她、幫她洗臉、按摩、抱她上下床、扶她上廁所、在病房過夜照顧她、陪她聊天。同病房的見到我這麼細心的照顧她,還以為我是她的親姐,當知道我是妯娌後,都說小嬸不知哪來的福氣,有這樣好的妯娌。我就與她們說是法輪大法的師父教我做一個「真、善、忍」的好人。為了讓小嬸補充營養,我每天都買很多豬骨煲湯。又因為小叔他們有隻飲湯水不吃湯渣的習慣,所以我每次都只盛湯給他們,而將湯渣留著自己吃。又由於住的地方離醫院較遠,每天買菜、送飯我都是一路小跑,加上天氣酷熱,我較胖,大腿內側的皮被褲子磨破了,被汗水腌的疼痛難受,每行一步都是鑽心的痛。但我沒感覺到苦,因為師父說過:「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1]我覺的作為一個煉功人,自己就是應該這樣做的。

家裏倆位老人都是七十多歲,家公長期患幾種病,吃藥的錢比吃飯還要多;家婆經常腰痛和生濕疹全身發癢。每當我下班回來幫他們擦藥油讓他們緩解病痛時,老人家都感動到偷偷掉淚。

雖然我修煉前不是尖酸刻薄的人,但也是自私自利的常人。修煉後有大法的法理指導著、規範著自己的行為,使我在盡心盡力照顧家人時,內心是平靜的、祥和的。我覺的這是我應盡的本份,也是我們所有大法弟子善的展現!

在多次給家人講大法的真相以及他們見到我修煉後的美好、神奇,現在丈夫已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了,每天下班回來,不論多晚,在睡前都學法,還經常與我交流他所認識到的法理。

在我們的帶動下,小叔及姪子都主動要求學法、煉功,女兒也每天聽師父講法,倆位老人每天都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一家人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關係溶洽和諧相處。

我心中非常慶幸,感恩: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恩賜,我們唯有互相督促、共同精進實修,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