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企業裏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五十七歲,去年底我應聘到一家韓國企業當炊事員,剛來這裏的時候,食堂裏有位法輪功學員,看到她每天兢兢業業、任勞任怨的在食堂忙碌著,她說從建廠就來了,在食堂幹了十六年了。多年來,她的無私付出和清廉贏得了韓國老闆與公司領導層的信賴,領導讓她幫著找一位還像她這樣的(法輪功學員),這樣在別人的引薦下我就來到了這裏。

工作中,我看到她很節儉,像過自家日子一樣不捨得浪費一粒米、一片菜葉,甚至連洗過菜的水都不隨手倒掉,還要再利用。不久,那位同修為了照顧患病的婆婆便離開了。她走後又來了一位法輪功學員,我們倆負擔起了廠裏近百人的伙食供應。

每次公司代理像對待自家人一樣,把一千元的伙食費交到我手上,過程中沒有任何手續,也沒有要求怎麼花、花多少。過幾天他還會再把錢送過來,我只需要把每天買菜的開銷記錄一下,到月底交給會計做帳。這種做法就像信任自家人一樣自然。這種久違的感覺使我感到很溫暖,這才是人與人之間正常的相處啊!而被中共摧毀了中華文明的今天,人與人之間沒有了誠信,甚至一家人都不能互相信任。我明白,這也是多年來同修在大法中修出的高境界所贏得單位對法輪功學員信任的體現,我知道,自己不會辜負這份信任,一定會幹好工作。

每天清晨,我與同修便早早趕到批發市場購買所用食材,過程中,用心選擇一些既便宜又新鮮的蔬菜,精打細算的為廠裏節省每一分錢,並嚴謹的記錄每一筆開支,做到絕不佔公司一分錢。

記得有一次做大白菜,白菜的根部比較難熟,我便切出一些嫩白菜根單獨放一邊,到下班的時候,我倆分開拿回了家。幾天後想起這事,心裏總感覺不踏實,因為這樣做,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而食堂的這位同修也認識到了。後來再買菜時,我便補上了超出我所拿回家的白菜根錢,這樣我們心裏才踏實了。隔天,我到做外貿生意的外甥家,看到他家吃的白菜根提及此事,他說,哪個公司的人都知道煉法輪功的人不貪錢,這我也聽說了。

午餐分菜是件很撓頭的活,按單位規定男工一勺半、女工一勺(基本都夠吃),只要分完第一輪就行,剩下的菜再分,分光算完。記得剛來食堂的時候,一個在倉庫幹活的女員工,嫌我給她舀的菜少點,當著全體員工面罵咧咧的摔了盤子。面對羞辱,我仍耐心給她解釋並向她道歉、又補給她一些菜,可她還是不依不饒的吵鬧。

這件事發生後,我一直找自己的不足,怪自己舀菜不均勻導致她發火。時隔數日,她領飯的時候見到我還是板著臉。一天,她來食堂打水,我便笑臉走過去:還生大姐氣啊?真的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這時她很不好意思的笑了:大姐啊,真的對不起,是我不好,那次發火後,我真是後悔極了,大姐,真對不起您。她告訴我,她們幾個在庫房幹活的都很累,她們經常吃不飽。我告訴她,如果是這樣,你得跟領導提出來啊,我們只能按廠裏規定發,如果給你太多別人也會攀比,那我們的工作也沒法幹了(後來我們對主管領導提出此事,領導也沒說出個所以然)。

從那以後,再分飯菜的時候,我們會儘量多給她們點。新年後上班的第一天,她當著全體員工的面扯著嗓子高聲問候:大姐過年好!我也高興的回應:咱都好啊!修煉者的善心終於感化這個在廠裏出了名的厲害媳婦。後來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她痛快的退出了邪黨組織。

每天午飯,經常會有員工想多要點飯菜,這樣我與同修的那份菜也經常留不住,這已經成了常事。好在與我搭檔的同修也很理解,每當分的盆缽見底時,我倆會相視一笑,有時我問同修:咱自己再做點吃的?她說,算了,湊合吃行了。俗話說:大戰三年餓不著廚子,而我倆卻經常吃別人剩下的盤底菜、甚至連盤底也沒有,只吃點鹹菜。

廠裏的辦公與管理人員比一般員工待遇高,他們兩份菜,在食堂內吃。我幾次見一管理人員將剩下的菜倒掉,這一次,我不好意思的走過去跟他商量:倒掉多可惜啊,請你以後別急著倒,留給我們倆好嗎?他吃驚的望著我:你們沒菜吃嗎?為甚麼不多留點自己吃?我說,我們留了,可經常看到有人說吃了不夠,還是忍不住會讓出去。他笑著點了點頭。這時,另一管理人員拿出自己從家裏帶的煎鹹菜餅給我們吃。

前幾天,由於疏忽,我誤燃了沒關好的爐灶,結果把臉灼傷了,這樣不得不在家休養幾天,我的工作也只得別人代替。為了不給廠造成損失,我數次打電話找代理提出辭職。而他卻堅持說,你在家好好療養吧,你甚麼時候來我們等你,不找別人。

一週後兒子回來了,他看到我的臉正在結痂,心疼地說:媽你在家好好多休養些日子吧,你的臉應該算工傷,你在家這些日子,廠裏應該給你發工資吧,住院廠裏也應該負擔藥費吧。我對兒子說,我們算被返聘的退休人員,按這次與廠裏簽的協議,返聘人員在聘用期間發生任何患病或負傷的一切費用應被聘方自行承擔。兒子聽後很生氣的說:他們的規定不符合勞動法及相關法律,訴諸法律他們肯定會輸,何況在上班期間發生的事故就更應該由廠裏負責。我對兒子說,韓國老闆很仁厚,待我們很好,做人要講良心,事故是我自己人為造成的,不能賴廠裏,賴到的錢花了心裏能安嗎?你知道媽媽是法輪功學員,我們師父教我們遇事處處先為別人著想啊。在我的勸說下,兒子笑了。

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頂著中共殘酷的打壓,依然堅守對真、善、忍的信仰,很多人通過我們的表現了解了法輪功,由不理解到讚賞法輪功,甚至有的走入了修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