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善,放淡名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

「你們都應該向他學」

那是二零零零年六月,我進京為大法上訪說句公道話,在北京被劫持回當地看守所。由於邪黨的宣傳,世人被矇騙,不敢接觸法輪功,包括警察在內對我看得很嚴,有好幾個包夾,無論白天還是晚上,一直注意我的言行舉動,獄警經常找我談話,了解我的思想情況,他說:接觸到你們不像政府說的那樣。當時家人怕我在裏面吃苦,要存些錢時,我不要,不想給家人添麻煩,他覺得很吃驚,這裏的人哪個給存錢的不要?不給存還想方設法讓家人給存錢呢!因為這裏的伙食不好,有的吃不飽,這裏的炒菜食品要比外面的貴三至五倍。一次菜湯裏沒有放鹽,裏面近二十人沒法吃下去飯,我主動把剛買的十多元的鹹菜全部分給了大家,他們都很感動說:在這裏的人能有幾人做到這一點呢?

這裏還關押一個精神病患者,他被懷疑放火,關押了幾個月了,他不服,經常大喊大叫,喊冤,獄警怕他出事把他鎖在地環上,沒有人管他,整天造的髒兮兮的,我主動把自己的毛巾給他擦臉,他很感動,周圍的人也都看到了,說:煉法輪功的人真善良,不像政府說的那樣。獄警知道這些事情後經常給監室的人開會時說,他和你們不一樣,他不給家人添麻煩,還主動幫助他人,如果你們都能像他那樣,社會風氣也不會這麼壞,我們的工作也好幹多了。

師父時刻都看護我

二零零一年八月的一天,我被綁架到派出所,做完筆錄後已經是後半夜兩點多了,我被關在一間屋裏有四個警察看著,準備第二天早上送看守所。

這時我想到了師父的法,心想我和同修散發真相資料救人沒有錯,我不能承認這樣的迫害,這裏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應該離開這裏,我在心裏求師父幫我,讓看我的警察立即睡著,果然半個小時後,四個警察都睡著了,其中在門口的警察坐在椅子上睡著了,我試了兩次沒過去,於是我把這個警察喊醒了,他問我要幹甚麼?我說想上衛生間,他很不情願的站起來,把我領到一個空房間,說:你在這裏方便吧。

進了房間,我蹲在那裏,迅速環顧四周,發現了一個沒有玻璃的天窗,天窗下面還有一組暖氣,於是我快步走到暖氣旁,抓住暖氣管子,跳到暖氣上。這時站在外面的警察發現了我,他急忙跑了過來,這時我已經跳到了天窗上,他邊跑邊喊,說時遲那時快,我順著天窗跳了下去,發現是一塊空地,旁邊都是住宅樓,我向住宅樓裏跑去,這時睡覺的幾個警察也起來了,他們在拿鑰匙開院子裏的門,我穿過幾個住宅樓,躲過他們的視線,向莊稼地裏跑去。這時天已經亮了,有幾個人晨練跑步,我快步跑進了玉米地,消失在正長的茂盛的莊稼地裏。

這時我看見警察向這方面開著車過來了,我在玉米地裏急速的往前奔跑著,也不知跑了多久,天又下起了濛濛的小雨,連汗帶水,渾身濕得透透的,我跑出了這塊玉米地,很快進入了另一塊玉米地,餓了就啃穗生苞米,不停的往前走著,確信沒有警察的追趕了,我來到了鄉間小道,看到了一家農家小院,走了進去想討口飯吃,老倆口看到我,很驚訝,這麼偏僻的地方,而且才大清早上,你怎麼來到了這裏?我說我因為煉法輪功被警察追趕,來到了這裏,那時人們受邪黨欺騙宣傳,不明真相,很害怕,老倆口說:我們不敢留你,你趕快走吧!

我離開了這農家小院,繼續往前走,走了很久,我看到了村莊,來到了村裏,我打電話,聯繫上了同修,很快來的同修把我接走了。事後,派出所那去了很多人,他們看現場,覺得不可思議,這麼高的天窗,他怎麼上去的呢?是呀,回想起來,我也不知道怎麼能跳上天窗只記得當時把手放在天窗台上用手輕輕一按就跳上了天窗,如果沒有師父的幫助是不可能走脫的。

我們都叫你「大哥」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綁架到看守所冤判五年。當時我在銀行的一個部門任科長,有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妻子在市政府機關,孩子懂事,聰明伶俐,住著一百多平方米的樓房,這在他人看來是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可是面對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我居然還不放棄信仰,堅持修煉,被抓到看守所、監獄,也仍然沒有後悔之意,很多人都不理解,無論是親屬朋友、警察、獄警、中隊長、指導員、監區長、監獄長和犯人,都帶著好奇找我交談,當然有的理解,有的不理解,認為犯不上找苦吃。在日常生活中,我按照煉功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以誠待人,能幫助別人就幫助一下,他們看在眼裏,明在心上,周圍的環境漸漸開創出來了,學法煉功警察、犯人基本上是睜一隻閉一隻眼,一次,快過年了,我給自己買了一套三十元的內衣,而給一個犯人買了五十元的內衣,他知道後非常感動,激動的說:你以後有甚麼事,儘管找我,我會用行動證明我是一個甚麼樣的人。

後來他真的兌現了他說的話,在監獄,當犯人出板報污衊法輪功時,他站出來替法輪功鳴不平,把剛出的板報給擦了,為此他被吊在籠子裏,當我去看他時,他說:你快走吧,別讓他們看見,免得連累了你,我一人做事一人當,為你們說句公道話,我覺得值,這是你對我幫助的回報。後來,他又為同一監室法輪功學員說公道話被獄警打得遍體鱗傷,為此在監舍呆了十多天,最後他走入了修煉。

回家後他得了很大的福報:街道分給他一戶廉租房,他也找到一位嫻慧的妻子成了家,一年後又生了一個淘氣的小男孩,在一國營煤礦下井,月工資五至七千元,在井下幾次遇到危險都奇蹟般躲過。當然這都是後話。

由於以誠待人,心態純善,小至普通犯人,上至監獄長都找過我談話,通過交談對法輪功有了一定的了解,尤其是一些警察私下說:如果社會的人都像你們學煉法輪功,就不會有這麼多監獄,這麼多犯人了。臨近出獄時,監區長和指導員分別找我談話,問:家裏會來人接你嗎?用不用給你買套衣服?你回家肯定還會繼續煉的,就是想辦法千萬不要再進來了,這不是人呆的地方。一些犯人說:我們都叫你大哥,是因為你的為人處事讓我們敬重,你們煉功人才是真正的好人。

放下自我,真正為他

二零一五年秋天,出外幹活的犯人撿到一本關於預言的真相小冊子,拿給我看,這是一本有關劉伯溫等古人預言今天要發生的事的真相資料,我看了好幾遍,周圍的同修也都看過了,我決定送給所在中隊的隊長看,於是在他值班時,我敲開了他的辦公室,當我把這本小冊子遞給他時,他臉色驟變,說: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拿到我這兒來了,你說這事怎麼處理吧?我說:這是一本古人預言有關法輪功的小冊子,誰看到了它,明白了真相,做出正確的選擇,誰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隊長,您是一個有頭腦、有思想的人,會明辨是非好壞,善惡,正與邪,我不想錯過我們在這裏難得相遇的機會,真心希望您好好看看,為自己和家人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至於怎麼處理我,那是你的事,只要您在今後的大劫難中能平安度過,我就不白來你這兒一回。

他站起來,看了看我說:把它放這兒,你回去吧。幾天後,他叫人又把我找到他的辦公室,讓我坐下,問我:這本小冊子哪來的?我說別人在外面幹活撿到的,他又問:還有嗎?沒有,只有這一本。以後再有,再給我拿來。我說:如果你真想看,回家後,我給你送來,他說:不麻煩你了,我把我的QQ號告訴你,你把資料傳到我的QQ箱裏。一個生命,就這樣得救了,在後來,同修傳看《九評共產黨》時,被他發現給沒收了,同修找到了我,我找隊長說明來意,隊長說:這書也不全呀,你把缺的那幾評放這,把我看過的拿走,就這樣,同修把缺的部份拿來了,把隊長看過的拿走了。

面對鉅款,不動心

二零一三年,我經人介紹到一家民營企業做會計工作。面對帳務不完整,經過三個多月的努力,建立健全了會計的基礎工作,老闆的女兒負責出納,有一次,她將十萬元款打到我的信用卡上,我發現後,告訴了她和老闆娘,經核實確實打到了我的卡上,於是將此款又轉到老闆娘的信用卡上,幾年過去了,到現在老闆都沒發現這筆款的去向,老闆娘對我說:你別告訴他,我已經存起來了。今天幸虧是碰上你了,換個人不一定會怎樣。由於其女兒也有自己的買賣,時常動用一些公司的資金,被老闆發現後,立即收回了網銀,不讓她做出納工作了,決定將出納和會計由我一人來做,我說:這是絕對不可以的,哪有即管賬又管錢的,這是不符合財務管理制度的。老闆說:制度歸制度,我知道,但關鍵在於人,你是煉法輪功的,有大法約束,不會幹那些違法亂紀的事,否則就不是修法輪大法的了。錢賬由你來管我一百個放心。時至今日已經有四個多年頭了,仍然是由我一人即管錢又管賬,每年正常是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資金經我手流進流出,有時老闆對對幾筆大數,從來不過問細數,付款憑證也從來不用他簽字,並說需要該花的錢就花,不用跟我請示打招呼。他們出門不在家時鑰匙全放在我這裏,老闆娘說:你在我家,我們甚麼都放心,沒有任何牽掛、擔心,你是我們家最信賴的人。儘管老闆對我如此放心,可是給我的工資並不算高,我管理四個公司的帳戶,每月才三千元工資,年終才發給500-1000元紅包,而且平時打電話,辦事乘車基本都是自己掏腰包,也沒說給報銷過,在帳務處理上每年也能為公司節省了幾萬元,有時想起這些,心裏也很不平衡,但一想到自己是煉功人,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不正是去我利益之心的好機會嗎?

師父說:「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1]。一想到師父的這句法,心裏也就平靜了。今生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和榮耀,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偉大的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