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無神論者怎樣走進法輪大法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我是個醫務工作者。修煉大法前,不親眼看見的事我是絕對不信的。

事實無可辯駁 我走進了大法修煉

一九九五年丈夫有病醫治無效。一個年老退休的醫院的同事得知後給我們介紹法輪功,說法輪功祛病健身如何神奇。我說:「法輪功這麼神奇那還要醫院做甚麼?」她就舉了另一個同事的媽媽得了類風濕病如何好的事。我不信。

不信歸不信,當一天我碰到那個媽媽患類風濕的同事時還是問了她媽媽的事。她說的更神了,說,我媽還沒煉呢,只參加老師的講法學習班幾天,那一直像生薑樣伸不直的手指就好了。

她媽那雙手在陰天發作厲害時就來我們醫院做理療,我親眼看到過。我聽了還是半信半疑。

有一天在街上碰到她媽媽,我喚住她,讓她把手伸出來給我看看。她笑著把手伸了出來,還活動給我看,哇,完全正常了!我想:如果是精神上的病還好理解,可這是器官上的病啊,怎麼會這樣就好了呢?

我回家告訴丈夫這件事,他說那我們就煉煉看吧。

就這樣,我就請那個退休同事每天來教我們煉功動作。幾天後她送了一本《法輪功》給我。當我看到書上說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能使人心性昇華的道理,還說那樣身體才會好。這讓我想起了也明白了過去老人們常說的話:「人在做天在看」,「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原來在微觀空間真有高級生命存在呀!

就這樣,我們開始修煉法輪功了。後來遇到的那一樁樁的神奇現象和經歷,使我這個學醫的感覺到那都無法用實證科學解釋。

法輪功祛病健身真神奇

在學煉法輪功兩個月後的一天,一個參加過老師傳法班的學員想找個能容納二百人以上的地方,辦一次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的九天班。一個搞建築設計的領導找到人武部的頭兒,借了他們的會議室。這裏能容納二百四十人。正好那個人武部的領導有帕金森病,也想學功。就這樣在九五年五月我們參加了邊看錄像邊學功的九天班。

那幾天我丈夫突然嘔吐不止,就像婦女懷孕的妊娠反應一樣,他就不去了。當那些老學員知道後說那是師父在幫他清理身體,讓他一定要堅持去看錄像。他和另一個反應也很強烈的新學員一聽是師父給調整身體,馬上就回到學法班去了。

丈夫一進學習班的那個大門,馬上甚麼難受的感覺都沒有了。看完錄像煉完功,兩、三個小時都好得很,可一出那個大門,就又開始嘔吐。三天後他那個一天要吃六餐的老胃病就好了。他甚麼都能吃了,過去冷的、辣的都不能碰,現在甚麼都能吃了。原來身高一米七六、體重只有五十二、三公斤的他,開始長肉了,臉色也有了血色。連他近八十歲的老媽都說他真的好了。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後背原來有個二十多年的脂肪瘤,那年夏天無意中發現不見了,連疤痕都沒有。

八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倆散步路過那個有帕金森病的領導家,就走了進去。他妻子一看到我倆就笑著說:「你們看他的手,現在都能穿針了!」接著那領導笑嘻嘻的把雙手伸給我們看,還說原來繫鞋帶都要人幫忙。是啊,帕金森患者兩手都是不停的顫抖的啊!我受到很大的震撼!要知道這帕金森病是不可能治好的,能維持不發展都不可能。老公看了,修煉的信心倍增。

就這樣我們每天在三點半起床, 準時參加四點的晨煉,無論嚴寒酷暑還是下雨下雪,從不懈怠。要知道冬天那熱被窩裏多舒服,夏天清晨睡覺才是最香的,可小鬧鐘一響我們閉著眼就起來了,用冰水把臉一洗去煉功點了。

那年夏天一天晨煉時,站我邊上的煉功人告訴我,說我的肩膀上叮了十三個蚊子。可我一動沒動。冬天,那凜冽的北風吹在臉和手上真象刀割一樣,但我們連除夕和年初一都不停止晨煉。

念正與不正後果不同

我親身經歷的事告訴我,念正與不正後果不同。

一九九七年年底,一天凌晨下樓去參加晨煉,不小心摔倒了,腳一下踏空,腳腕子一下歪下去。我坐在那疼的一個勁的吸冷氣,心裏喚師父,然後我對自己說:「沒事!」因為師父講過「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這第一念很重要!我慢慢站起來,因為樓下有同修在等著我(那時丈夫因修煉上有漏已離世)。當我告訴同修時她說:「你做的對!」

那天我慢慢的一拐一拐的到煉功點。打坐時只能勉勉強強單盤,回來後我脫下鞋襪一看那腳整個腫的看不到腳踝骨了,而且全都青紫色,到了第二天那腳就像烏雞爪子一樣全紫了。

上班時有同事看到大驚小怪的驚呼!我說,沒事的,要不了兩天就好了。真的到第三天腳一點不疼了,雖然還是有些腫和發紫,可一點不疼,上下樓雙盤都不影響了。

快過年了,那幾天下了雪。我家距離菜場很遠,大兒子出差去了,小兒子說他們不放假,我就利用中午時間去買菜。我一次只能買一點,要是兒子有空用自行車一次就解決好幾天的問題。

那天碰巧遇到小兒子的同事的妻子,她問:天氣不好,怎麼不叫小兒子幫忙買菜?我才知道他們單位已放假兩天了。他一人躲藏在自己獨住的房子裏和幾個朋友在打撲克呢!

除夕他倆在我這吃過晚飯,媳婦帶著孫子回去了,倆兒子陪我看新年晚會,我就想洗漱了上床休息。洗漱時和大兒子講:小兒子不懂事,放假了也不來幫我買菜。我的腳還扭傷了,還得跑那麼遠去買菜。小兒子說:「甚麼時候扭傷了?你上樓比我們跑的都快,一邁兩個台階。」

我正好在洗腳,就虛張聲勢的喚大兒子來看。大兒子一看,我的腳腫得像個饅頭,而且還是黑紫的,兩手捧著我的腳問我:「疼嗎?」我說:「怎麼不疼呀!」其實我的腳早就不疼了,上下班和買菜根本沒事!大兒子一聽,擰著小兒子的耳朵讓他來看我的腳。

等他們都走了,我的腳突然真的疼起來了,疼得我把腳從被子裏拿進拿出。我只得求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可沒用,還是疼。第二天我的腳甚至不能落地了,走路也不好走了,真的一瘸一瘸的,一個多月才好。小兒子對大兒子說:「就是你虛的!你看現在她真的走不了了吧!」唉!他們哪知道是我求來的啊!

一個週五的晚上,突然肚子難受無比,在床上翻身打滾,到了半夜開始嘔吐。我以為吐完就會好了,可還是不行。不一會又吐,還瀉起來了。我想這下該好了吧,可還是難受,正好早上小兒子回來看到了,打電話給大兒子,大兒子和媳婦來了問我發燒嗎?說現在出現二號病了,要發燒就得趕緊上醫院。我說沒事。他們走後,我發現我真的是在發燒,而且還在不斷的拉和吐,就這樣又折騰了我一天。到週日晚上才不難受了,睡著了。

整整兩天又拉又吐還發燒。之後我發現好多人都是在節假日出現這種現象,像生病一樣的,我們叫消業。到星期一早上,我喝點稀飯就趕緊上班去了。

「好壞出自人的一念」[1],千真萬確。

實實在在提高心性

那時我在庫房上班。有個星期天,一位銷售員來到我家請我收貨。我感到奇怪,說:怎麼星期天來呀?他掏出一個信封說:「一點小意思」讓我收下。我恍然明白了,這不是行賄嗎?我就說:「我有工資,所有我做過的事都是我應該做的。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不能收任何錢和物。如果收了,那我們每天早上那苦不就白吃了嗎?」

我給他講了不失不得的道理,並把書借他回去看。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時他明白這是在陷害法輪功。他說,我做了這麼多年的銷售,別人都是和我們索要,給了有時還嫌少,而煉法輪功的送給她她都分文不收。他和很多人講了此事。他是明白真相後發自內心的為法輪功講話。

那時我轉到在大輸液倉庫上班。

師父還一再教我們事事處處要按「真善忍」做,遇到矛盾向內找,看看自己哪兒沒做好。特別是,我們首先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還得不能生氣,生氣了就沒做到忍。以前我可是個出了名的「刺蝟」。修煉了,必須改。

大概是為了去我那爭強好勝的心吧,那個和我在一起工作的同事老找我麻煩。

一次有人送來麻醉品,我去接手,因我是負責人。我看到原來在那工作的同事不高興,心想就讓她管吧。於是那專人專櫃加鎖的就讓她管了。人家送來時她當時在場,我正在驗收,她不聲不響的走了。我放在她的辦公桌上等她回來,可到下班她都沒來。那時才上午十點。沒辦法,我就得坐那等她,直到下午兩點她才回來轉交到她手上。

一次外地送來一卡車貨,有好幾百箱。她對送貨的說:你們卸下就走吧,天太熱了,我們自己驗收了再搬進去。那時是上午近九點。幾個男士把貨卸下,點了總箱數就走了。可她也走了。

那時太陽已經很烈了,那可是藥品,是不能曬不能受熱的啊!我沒辦法只得趕緊把幾百箱獨自朝三樓的庫房搬。那個庫房是個剛從和我單位一牆之隔的破產單位買下來的樓房,沒有電梯,只有一個吊機,大小如八仙桌那麼大。吊機在東頭,而樓梯在西頭,一次最多只能裝十箱。我裝好把電插銷插上開動吊機,就得趕緊跑向西頭的樓梯,爬上三樓。那廠房又高又大,從這頭到那頭有近百米,還要爬那麼多級台階。上去後打開吊機,再一箱箱搬進庫房,再把吊機插好放下,跑步下樓往吊機裝,一而再,再而三的循環反覆。眼看那太陽越來越高,我急的都不知道熱和累了!到十二點丈夫來找我(我們十一點半下班),我說:快幫我!那時還有近一百箱。倆人幹就快多了。他在下面裝,我在上面等,不一會看全進倉庫了,我這才鬆了口氣。

我把情況告訴丈夫,他當時氣的說:怎麼不打電話給領導?我笑了,別忘記我們是修大法的喲!

還有,那同事天天見我就罵,罵的全是髒話,還說我和科領導、院領導都有一腿……

我笑了,說,都五十多的人了,長的又不好,那麼多好看的年輕女的不找找我?她說的那些粗話我聽都沒聽過,她卻說,「不然怎麼讓妳當領導呀?」

我想,那些藥販子送禮我一律拒收,也許為這恨我吧?有次貨下了,點了總箱數,他們走了。我們清點時發現有一箱裏面是茶葉和色拉油,我讓她全拿走,我說我不要,可她說,「你扔了吧,我不要你的那份。」沒辦法就拿回家了。後來我折成現金送給敬老院。因工作關係,怕別人認識我,就讓我單位的一個小青年送敬老院去,叫他不要說是誰的。他還拿了收條回來。

前些時那位八十多歲的老同修還說我的心態真好,不知道生氣。我說好像得了法了,沒有值得我生氣的事了。

我們的善良和遇事從不怪別人,任勞任怨,使領導和給我們辦案的公安都感動了。一次在護士長科主任大會上領導就公開說我們幾個煉法輪功的太好了,真想讓全院向他們學習。那個給我們單位辦案的公安人員後來在我被迫害提審我時說:「看到你們這麼好、這麼善良,卻被關在這鐵欄杆裏面,我心裏好難受……你們沒有一個是做壞事的,沒有一個是為了自己的。」

我們有個護士,成天樂呵呵的,再忙再累也不發火。有個老幹部拉著她問:「我來多少次了,只有你從來都不發火,整天笑呵呵的,你怎麼這麼好呀?」她說:「你們本來生病已經都不好受了,我怎麼能和你們計較?再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叫我們要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那個老幹部說:「真的呀,你們這麼好,這電視上怎麼都把你們說成那樣!」他特地去找院長說了這個護士的事。院長在大會上提到了老幹部去反映那位護士的情況,大家才都知道有這麼好的人。

法輪大法是甚麼?通過我的敘述,您應該有所了解了吧?是啊,就像那位老幹部說的:電視上為何把修煉法輪功的人都說成那樣?請您也想一想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