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婆婆瀕死回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早上,丈夫吃飯時說:咱媽住醫院了。我說:怎麼了?他說:得肺癌了。我說:不可能,是假相。丈夫帶著哭腔很生氣的說:「甚麼不可能?省裏、市裏專家醫生都會診過了,兩個肺都不行了,最多只能活二、三個月。」接著就埋怨說:都是你們去正甚麼法,把咱媽氣的得了這種不好的病。我說:你別生氣,我們去證實大法,也沒錯,我們做好人,有了好身體有甚麼不好?江澤民不講理非要把我們關起來迫害我們。能怨我們嗎?再說,咱媽也不會得這病。上次媽有病,我在看守所。這次你別管了,我一定把媽照顧好,你吃飯吧,我現在就去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我在想:婆婆那麼善良,也很相信大法,一直支持我煉功。我第一次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婆婆對丈夫說:她出來後你可不能給她氣受,她也不是做壞事。有一次我兒子說:奶奶,你不是一直支持我媽煉功嗎?這一下她煉到拘留所了。婆婆說:那你媽以前胳膊腿疼,不是煉法輪功才好了嗎?是政府不讓煉了,這也不是你媽做壞事了。我又想起幾年來,我二姑姐去北京證實大法,被關在洗腦班迫害,我二小姑和我從北京回來被關進了看守所,後來二小姑被勞教迫害。我婆婆為此也確實操了不少心,她比我們承受的還大。我就在心裏求師父,一定要救救婆婆。

我到醫院,婆婆正在輸液,我問了婆婆病情後,她不知道是甚麼病,但是知道是得了不好的病。我說:不管是甚麼病,你趕快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會保護你。婆婆說:我又沒煉功,師父會管?我說:師父會管你,你兩個女兒和兒媳婦都修煉,並且你一直支持我們煉功。師父說過:「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因為他喊了這句話,在邪惡中,我要不保護他都不行的」[1],何況你呢。婆婆笑了。我大小姑(新學員)也在場,我們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我們自己一個病房,醫生護士來了,我們就在心裏念,她們走了我們就念出聲來,兩個小時後婆婆感覺好多了,咳嗽也少了。

我每天都去照顧婆婆,過了兩天,我二姑姐(同修)也從外地來了,我婆婆有八個兒女,以我們三個為主在醫院陪同婆婆念「法輪大法好」,婆婆的身體恢復的很快。到第六天早上,我和二姑姐商量想叫婆婆上午輸完液,下午帶她到女兒家去聽師父講法,因為婆婆有一女兒在醫院的家屬院住,我們倆達成共識,婆婆也同意了。沒想到師父安排的更好,上午十點多,護士長來病房說:大娘,今天上午輸完液就可以出院了,帶點藥回家吃,沒甚麼大毛病。我們聽了心裏非常高興,知道這是師父給安排的,在常人看來,婆婆的病沒治了,不需要在醫院花那個冤枉錢了,可是我們知道是師父安排她回家學法的。十二點輸完液我們就打的回家了,婆婆也很高興,吃完午飯婆婆休息過後,我們就和婆婆一起聽師父講法,晚上我們煉功,婆婆坐在床上念「法輪大法好」,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三個月後的一天,婆婆在三小姑家住著,又吐血了,三小姑叫她上醫院看看,她沒去。三小姑就叫我去看看。我去了以後,婆婆把吐血的情況說了一下。我說:吐血是好事,是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師父說:「關於新學員在一開始學功時,和身體已經調理過的老學員,為甚麼會在修煉中出現身體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樣哪?而且每過一段時間會出現一次呢?我在講法中告訴你們那是在消業,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業力的同時也是提高一個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驗著學員對大法是否堅定」[2]。我給婆婆讀完這段法後。她說:我知道。昨天晚上你妹妹叫我去醫院我就不去。我真為婆婆悟性好而高興。連走時我說:媽,您一定要堅持聽法,多念「法輪大法好」。她說:我知道。

六個月後的一天,婆婆在陽台念「法輪大法好」,突然感覺嘴裏有東西和平時的痰不一樣,就吐在地上,叫她女兒拿手電筒看看,女兒拿手電筒一照,是個一寸長左右的死蟲,灰白色的頭,上有兩個角,後邊有個尾巴。這可能就是師父在法中講的另外空間的靈體,是師父把它給清理出來了。感謝師父的慈悲。

從那以後婆婆更相信大法,身體越來越好。每年師父的生日,婆婆就帶領全家人給師父過生日。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病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