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支持大法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我們兄妹七個,我排行老二。我有兩個兒子,三個女兒,四個孫子,五個外孫,三個重孫。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這些年來,我的眾多親人因支持我修煉法輪功都得到了福報。

老伴和大兒子從反對到支持

在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犯罪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老伴因懼怕迫害,就在兒女及親友面前說三道四,意欲阻止我修煉。大兒子由於受大陸媒體毒害和受他爸爸的影響,也一度反對我繼續修煉。

我女兒的一套空房租給了一個流離失所的修煉法輪功的老太太住。我就在女兒家與這位同修一起學習《轉法輪》。大兒子知道了就氣勢洶洶地揚言要除掉我的窩,跑去狠狠踢女兒家的門,當時我與同修正在發正念(發正念的意義是運用修煉出的功能和神通,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救度眾生)。女兒見兒子如此無禮,就勇敢地站出來維護我。她打開門大聲地對兒子說:「這是我的房子,難道還想欺負我不成?」兒子討了個沒趣就走了。

第二天,兒子的小舅舅說了他一頓,他便與小舅舅一起來給我賠禮道歉。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老伴得了胃癌,兒子、媳婦都知道他是反對我修煉遭了報應。

因為法輪功講慈悲對待他人,我就聽師父的話,不計老伴先前之過,對老伴細心照顧,同時讓老伴也煉法輪功。老伴看到我煉功身體很好,性情也很好,也開始相信法輪功了,就跟著我煉了,還騎車帶我去貼救人的真相不乾膠。他到醫院去輸液還用摩托車把女兒帶去照顧他。來看望他的親友都覺的很有意思,得了癌症的人還能騎摩托車帶沒病的人,覺的不可思議。

老伴因轉變了觀念,相信大法好,支持我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也得了福報,師父給他延長了生命──醫生說他只能活三個月,他活了一年半才離開人世,而且這一年多活的很樂觀,死時也很平靜,沒有任何痛苦(與他同病而比他年輕十歲的一個女病友只活了半年就走了)。

大兒子後來徹底相信法輪功好了,一看到親戚朋友就叫我幫他們做「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每次在餐館請客吃飯時,他就大聲對客人們說:「我媽是退黨退團的,你們沒退的都趕快退啊!」他的客人一般我都不認識,卻都樂呵呵地讓我幫著退。

今年過年後,我去他在深圳辦的工廠,到了夜間十二點鐘,他還提醒我說:「要發正念了。」我在他廠裏發資料,他看見了也不管,廠裏有四十人,除一人沒三退外,其他人都退出來各自參加過的中共組織。沒退的這個人也接受了我給的明慧期刊。廠裏的職工都接受大法資料,說很好看。

孫子支持我修煉 生意興隆

我的孫子也有一個工廠,生產電動車。他很支持我修煉,還幫著救人。一次我帶著兩百多份真相資料去他的廠裏看他,他就告訴廠裏人說:「等會兒我奶奶給你們送護身符你們都接著。」我給他廠裏的人發了真相資料和護身符。

今年正月,孫子勸廠裏坐辦公室的幾個員工都辦了「三退」,第二天就接了一個訂單,一筆生意就賺五十萬人民幣。

女婿誠念大法好 晚期腸癌痊癒

二零零九年時,女婿剛滿五十歲,他在外打工。一天肚子疼的厲害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患了腸癌,且已經是晚期了。從外地回到家,已是幾天幾夜沒吃沒喝了,表情十分痛苦。

晚上我知道後就去看望他。我讓他誠心誠意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念了一整夜。

已經是幾天幾夜沒吃喝的人,第二天一大早起來把四個人的粥都吃光了。他做手術和化療中不感到痛苦。而且做化療時每次都是自己來去,不要人陪伴。七年過去了,他還在外面打工幹重活,身體一直很好。他除了自己上班、做飯外,還騎自行車跑五里路給我女兒送菜。

妹妹相信大法好 躲過一難

大妹妹是做豆腐生意的。她一直相信法輪功好。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她在家燒豆腐,坐在煙囪旁邊往灶裏撒穀殼燒火,坐了幾個小時了,剛一起身,煙囪就「嘭」的一聲倒了,砸在地上,煙灰還撲了她一身,如果要遲一秒鐘離開,這煙囪就砸到她了,好險哪!這都是她相信法輪功好得的福報。

我妹夫七十多歲,患有心臟病,兩年前安了心臟起搏器。現在經常騎摩托車帶著妹妹跑十幾里路,在河對岸幫他兒子種菜園供兒子的工廠的工人吃。

小兒子辦了兩個工廠,兩個公司;大孫子、外孫都單獨辦廠,經濟收入都可觀。

萬分感激師父對於我及我們全家的恩賜!我會更加精進,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