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家幾位親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日】近兩年由於在一定程度上放下了自我和怕心,心性上有比較明顯的提高,自己對法的認識提高,親人們也一個一個的得了大福份,現在舉幾個例子。

一、師父將表妹夫從死神手上奪了回來

二零一六年三月底,表妹突然打電話來說表妹夫住院了,病情非常嚴重,叫我問一下省城醫院的醫生有沒有辦法,電話裏她也沒太講清楚。過了兩天從老家其他親戚那得知表妹夫已是病危了,我和妹妹趕快到縣醫院看望,一路上妹妹、妹夫極力反對我向他們提及大法,說人都那個樣子了,萬一不好舅媽她們會說你給耽誤了,而且舅媽已經去相信別的東西了,哥哥害怕被怪罪後牽連到他乾脆交代不要叫我去。

到了醫院,我和妹妹每人給表妹一千元,由於錯過探視時間沒見到表妹夫,但從表妹憔悴的面龐看出她已經幾天沒閤眼了。我這個表妹夫是舅舅家招上門的女婿,今年四十幾歲,兒子正在上大學(已被叫回)。簡短的講了幾句,我們就到哥哥那去了。後來聽說:表妹夫的肝臟、腎臟、肺三個器官衰竭,醫院下了兩次病危通知書,心臟已經不跳了,在身體的外面搭了一個心臟支架,拔掉就死,已經昏迷了幾天了。連日來不斷地輸液、掛水,由於腎臟失去排泄功能,水分全在體內,全身浮腫的嚇人,光肺裏就清洗了十二斤水,整個肺差點炸掉,根本就沒救了。

回家後,我心情很沉重,知道大法能救他,但舅媽和表妹及哥哥、妹妹的態度讓我感到壓力很大,見死不救我心裏又難安,講真相阻力又很大,在矛盾中掙扎著。晚上我仔細思考:他們為甚麼如此強烈的反對我講真相?如此害怕萬一沒效果被怪罪?師父常常告訴我們向內找,我仔細的想自己哪有問題,原來我自己有一顆怕別人怪罪、怕承擔責任的怕心。晚上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悟到師父說的:「對誰、對眾生都是用正念看問題」。放下自我,放下怕別人怪罪的心,放下怕被別人追究責任的心,於是我心裏升起了正念。

我就思量著怎麼和舅舅聯繫(因為舅舅沒手機,舅媽和表妹都不希望我找舅舅),有了,表妹的上大學的兒子的電話我有,孩子很善良,明白真相,新年時和舅舅一起舉報了江魔。四月四日凌晨,我發了一條長長的短信給孩子,告訴他你爸爸的病醫院照看,醫院指望不了了。並把明慧網刊登的念「法輪大法好」獲得健康的文章簡要的告訴了他,請他叫爺爺(我舅舅)打電話給我。

上午十點多,我終於接到了舅舅的電話,我告訴舅舅趕快和孩子兩個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地念!只有這一條路!下午兩點多重症監護室探視時奇蹟發生了,三點多孩子發來了短信:我爸爸好多了,你們知道了吧!

接下來,表妹和舅媽也開始誠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天下午探視後孩子又發來短信:好點了,意識比昨天好。第三天下午孩子發短信說:「姑姑:爸爸好很多了,可以模糊的畫幾個字了,可以自己大小便了。」全家人終於可以舒口氣了。但死神並不願輕易離開,週末,我去縣醫院看望表妹夫,全家人正急的團團轉,表妹夫出現反復了,干擾非常大!我幫他們找了個稍微僻靜的地方,一起誠念法輪大法好。回來後,我基本上每天打幾個電話給他們,排除來自各方的干擾,加持他們對大法的正念,同時心裏求李洪志師父救救表妹夫。

在師父的加持下,在舅舅一家人持之以恆的堅持誠念「法輪大法好」下,表妹夫終於脫離了危險,一天比一天好,很快從重症監護室轉到了普通病房。

表妹夫五月二十四日出院回家。全家人感恩師父救度。

二、師父將姨媽從絕望中救了回來

二零一五年,姨媽肝結石、膽結石住進了省城的大醫院手術,出院後二十八天,疼痛難忍又住院動第二次手術,花了十萬元左右,人受的罪更不用說了,出院後身體差到了極點,生活不能自理,兒子為照顧她幾個月不能外出打工。家庭已經負債不少,無奈,兒子出去打工,姨夫一邊幹農活一邊照顧姨媽,農忙時可想而知。

二零一六年五月,姨媽有事由表弟陪同來到我家,也許是機緣成熟了,我全面的告訴她,她供的東西為甚麼救不了人,她供的根本不是佛,她念法輪大法好同時又相信那個東西相當於腳踩兩隻船,根本不起作用。講著講著,堂舅的女兒來了(住我附近),講了她和她媽媽以前供奉那些東西的結局。姨媽終於完全明白了,知道她家供的以及看到的不是佛了,整個晚上沒睡,思考這個問題,第二天回去在縣醫院做了檢查,醫生告訴她肝臟上、膽管裏都長滿了結石,只能換肝,花三十萬,把你兒子的肝給你。姨媽說:我兒子不活了?再說我也沒三十萬。

姨媽已經沒有路可走,終於下定了決心,堅定的相信大法,立即將家中供的東西全部扔掉,誠心誠意、恭恭敬敬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端午節那天,我去老家順便看望姨媽,全家人非常高興,姨媽告訴我,幾天前她用桶接小便,看看怎麼樣?結果下面一層一顆一顆的、黑色的沙子一樣,師父幫我把結石排出來了,這兩天我想吃東西了,吃飯也香了。同時她的嘴唇紅了、臉色轉了、精神也好了,從來沒有過的舒暢。

不到二十天師父就幫她淨化了身體,現在姨媽的兒子也誠念法輪大法好。姨媽一家感恩師父,全家人明真相。

三、師父兩次救了表妹的命

堂舅的女兒住我附近,二零零五年她聽完真相要修大法,二零零七年我搬家後她就漸漸不修了,但知道大法好,有時也默念「法輪大法好」。幾年前算命,說她將在四十八歲時被車撞死,真的假的她也不知道。二零一五年,她四十八歲,被車撞了兩次,撞的很重,但安然無恙。表妹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來,更加相信大法師父救了她的命。不但她自己舉報了江魔,還叫她的一個朋友及父母和妹妹一起舉報了江魔。

四、嫂子的膽結石不翼而飛

十年前,嫂子膽結石發作,疼起來恨不得鑽地洞,有時夜裏就要上醫院掛水來緩解痛苦,剛開始掛一瓶水炎症就消下去了,回家後過幾天又發作了;後來掛兩瓶水才管用,過幾天又發作了,再後來掛三瓶水才管用。

原來嫂子胖胖的,幹起農活一身的勁,後來被病魔折磨的不像樣,痛苦、無奈。二零零六年,在縣醫院住了一個月,花了一萬元,出院時醫生告訴她過三個月來醫院開刀。期間哥哥帶嫂子來到我家,來之前每天夜裏疼的沒辦法睡覺,心想今天夜裏疼的要影響我們大家休息了。晚上吃完飯,我來到嫂子跟前問:你想不想煉功啊?因為師父告訴我們不要強拉人學。可能是機緣成熟了,這次她表示願意學,於是我坐在床上教她打坐,比劃了幾遍,沒有完全學會。由於旅途辛苦,嫂子就睡覺了。

第二天,嫂子非常興奮的說:這個功太神奇了!昨天夜裏我一點都沒疼。我留她在這住了一個星期多一點,期間她問我能不能開刀,我說:能開刀。哥哥接她回去後準備在縣醫院開刀,但是住院前醫生給他做B超時怎麼查都沒有,嫂子知道是師父幫她治好了。

從此嫂子一直相信大法。十年了,病魔從此遠離了她。她的親人們也相信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