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考上名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和丈夫都是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女兒也經常隨我們到煉功點讀法。雖然現在沒有走入修煉,但真、善、忍已在心裏紮下了根。修煉十八年來,沐浴在法光中,感受到師尊洪大慈悲。在疾風暴雨中,在亂世迷幻裏,在艱難無望下,就像有一條似隱似現的線,牽引著我們,歸正著我們,帶我們從泥沼走上平坦,從迷茫走向光明。

我們家本來是令親友同事羨慕的家庭。我們倆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收入也不低,女兒聰明漂亮懂禮貌,還會唱歌。特別是修煉後從身體到精神面貌都發生了很大變化,健康、快樂、善良。可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悍然發動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一夜之間,全都變了。信真、善、忍被打壓,說真話成禁忌。如果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說真話成為被迫害的理由,這個民族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其實受害的不僅僅是我們法輪功家庭,迫害真、善、忍必然導致「假惡鬥」盛行:毒米毒面、毒奶粉、假疫苗,霧霾,水污染,道德的淪喪,暴力事件的頻發。最可怕的是人心的變異,在中共邪惡宣傳中,經過一次次洗腦與整人運動,人們甚至不相信世界上還有好人。

女兒考學的故事

女兒喜歡唱歌,很小就顯露出音樂天賦。高考女兒選擇了藝術類。考前要到專業院校做為期四個月的補習。我隨女兒去北京陪讀。當時我們家裏狀況很不好,我們夫妻二人因修煉法輪功雙雙被迫買斷工齡,丈夫又因揭露中共邪黨謊言插播有線電視被誣判七年。大家知道考藝術是非常費錢的,為了孩子的理想,為了孩子的前程,我們只好去試試。

這是全國最頂級的音樂院校,考前潛規則:考生要上每個評委老師的課,請他們指點,實際是送紅包。當時每人至少要送一千元,十多個評委就是一萬多元。要考試了,別的家長都忙著打點,給有關老師送禮。女兒的同學也提醒她,女兒有些心動。我鄭重的告訴她:送錢你就別想了。第一,我們是大法弟子,不能隨波逐流,推動社會不良風氣;第二,你爸爸還在獄中,咱家的條件你也知道,我們沒有那筆錢。女兒心裏不踏實,我告訴她求師父幫助吧。

女兒心裏還是沒底,我的心也空落落的。孩子中考爸爸就已經被非法判刑,高考也不可能在身邊,孩子承受了很多像她這個年紀本不該承受的苦難。如果能讓她進入二考(總共三次考試),對她也是安慰,也能給她以後考試增加點信心。我一籌莫展,萬般無奈間我走進了租房附近很少去的一個超市。我的眼前一亮,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我的視野。啊是她!家鄉同修大姐。 他鄉遇故知,而且是我最失落,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我們都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晚上她和她女兒到了我們租住的地方,一番交流,我和女兒都哭了。同修大姐說:「最難的時候要想起求師父,師父會給我們最好的安排。」我和女兒都充滿了信心。我們明白,我們不會期望得到本不屬於我們的,我們只希望給我們一個公平的機會。

考試要經過三輪。評委們問女兒的指導老師:「這是你學生啊?」一考結束,還沒公布,女兒便張羅收拾行李回家。我安慰女兒,別急,既來之,則安之,怎麼也得等發榜啊。有一個和我們挺熟悉的家長來安慰我們:全國考生那麼多,考不上的佔大多數,今年不行,明年再考。

發榜了,女兒不敢去看。別的考生跑過來告訴女兒:某某(我女兒名字),你一試通過了!女兒真的通過了!我們母女倆由衷地感謝李洪志師父。女兒有了信心,準備二考。

二考也順利通過了!有一個學了兩年的同學沒考上,找她指導老師:我平時上課唱得都比某某(女兒)好,我沒考上,她怎麼考上了。那個指導老師參加了考試,對那個孩子說,她唱得的確沒有你好,可是她的眼睛會說話,她在台上的表現感動了所有評委!我問女兒:你是怎麼發揮的?她說:我天天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當我站在全國最有名的這些評委面前,我也很緊張,我就想,我要用我的歌聲把快樂、美好帶給觀眾。

二考結束後,女兒同學的家長告訴我們準備點錢活動活動吧。我們說沒有準備,她說那基本就沒希望了。本來功底不夠,第三輪競爭是非常激烈的,準備回家吧。能參加第三輪考試,女兒已經滿足了。當時對她來說已經是個奇蹟了。

回來參加省城的考試。另一個全國有名的院校在這裏招生,我勸女兒去考。女兒說,咱又沒在那學習,怎麼可能呢?我說,反正順路,試試吧。女兒去試,居然考上了。那個校長對女兒說,這麼多年你是唯一沒有關係被我親自招來的學生。

女兒順利考上全國有名的一所大學,對很多人來說都感到驚奇。女兒就讀的高中老師和同學們向她道喜。老師問:你家花了幾十萬?女兒答:一分沒花。就是現在有的人還是不相信我們沒花錢。很多對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有看法的人也不無感佩地說:真有命。

女兒有個同學發來短信:你能考的這麼好,一定是有神靈相助。你家信神吧?是啊,我們信的是宇宙大法──法輪大法。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幫了我們。

女兒的老叔遠在千里之外做生意,聽說女兒超水平發揮考上了名牌大學,非常振奮,當即表示:學費他包了。由於他相信大法,支持我們修煉,也得了福報,生意越做越大。

母親的故事

孩子上大學後,我搬到母親家照顧母親。一天早上四點多,我正在煉功,忽然聽到我媽那屋傳來「咚」的一聲響,趕緊跑過去。只見我媽躺在地上,處於昏迷狀態,身旁有一泡尿。我托起媽媽的頭,不停地喊:媽媽,快念「法輪大法好」,快念!我也不停地念:「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師父救救我媽吧!」

大約念了十分鐘,媽媽甦醒過來,我這才給哥哥打電話。哥哥過來之後,我們一起把媽媽抬到床上。媽媽處於糊塗狀態,就像老年痴呆症。當時我爸爸已去世,媽媽已經八十一歲了。哥哥講:姥姥當年就是得這個病死的。這是姥家的遺傳病,姥家很多人都得過這個病。看媽媽沒有外傷,觀察觀察再決定上醫院,哥哥交待完上班去了。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責任照顧好我媽,而且這麼多年媽媽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聽師父講法。雖然年老不會煉功,但她確實受益了。原來腿腳不靈便,腿彎得能鑽過去一條狗,下樓都費勁。自從我和妹妹修煉了法輪大法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這不,腿也直了,也好使了,人也精神了。我哥哥姐姐還有我老叔都說:這老太太,老了老了,身體倒好起來了,真是老來福啊!

可今天這麼一摔,媽媽完全變了,面相都變了,沒有一點表情,麻木呆滯,不停地說胡話。一會兒說這個來了,一會又說那個怎麼了,都是那些死去的人,聽了讓人頭皮發炸。生活不能自理了,上廁所得讓人扶著去。我教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已經念不出來了,已經神智不清了。難道真的像我姥姥和那些舅舅那樣,就這樣糊塗著走完她最後的路嗎?我悉心照顧她,晚上和她睡一個房間,不停地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幾天過去了,媽媽依舊說胡話,我不氣餒。妹妹做了個清晰的夢:在大海的一條船上,一個小孩掉到海裏去了,我和妹妹拼命去撈,把她撈了上來。師父叮囑我們要看護好這個孩子。聽了這個夢,我們更加努力地幫助我媽。大約過了二十天,媽媽終於隨我念起「法輪大法好!」,念完對我說:「謝謝你了。」媽媽一下子精神起來了,也明白過來了,完全恢復正常了。

母親從此變的非常理性,不像以前那樣嘮叨,也會說話了,不傷人了,說話簡潔而有條理。遠在北京的外孫來看她都說:「姥姥你怎麼變了?又年輕又理智又健康。真是人老八十變吶。」媽媽說:「這都是托法輪大法的福了。」法輪大法不但給修煉者帶來健康的身體和境界的提升,也給不修煉的親朋帶來福益。

在此,感謝師父慈悲救度,再一次叩拜師父,謝謝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