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說:今天我首先要感謝的就是法輪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一九九二年兒子四歲時,我和丈夫離婚了。離婚時婆婆家不給我孩子,而且還不允許我看孩子。因此我非常恨他們。前夫很快再婚,孩子一直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

父母的離異給兒子幼小的心靈造成極大的傷害。兒子剛懂事時,每當看到叔叔、姑姑家的小弟、小妹在爸媽的呵護下玩耍、撒嬌時,他就悄悄地離開。他經常到樓下的遊戲廳去看熱鬧。爺爺奶奶年歲大了,也不能經常陪他出去玩。上小學時,有時家裏沒人管他,中午給他點錢,讓他自己買吃的,他寧可不吃飯,拿錢去打遊戲,家人當然都不知道。

整個小學就是這樣混過來的。

上初中時兒子更加迷戀上了遊戲廳、網吧,還經常逃課。他長大了,爺爺奶奶也看不住他。他爸爸為了不讓他去遊戲廳,經常打他,但不管用。有一次竟然拿起皮帶來抽他。任由他爸爸怎麼打,他就是不動。他爸看到骨瘦如柴的孩子,又實在心痛,打完後父子倆抱頭痛哭。孩子說:「爸爸,你打死我吧,我改不了……」一家人對孩子這種狀態束手無策。

我離婚後一直和母親住在一起。我母親因有矽肺病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身體健康,無病一身輕。見到母親身體好了,我也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邪惡集團鋪天蓋地的殘酷迫害、打壓法輪功。母親只因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就多次被綁架、非法勞教。我也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母親先回到家。一天母親在路上看到了在外面閒逛的兒子,就把他帶到家裏,給他做了好吃的飯菜,問他現在還上網吧嗎?他說去,不去就鬧心。母親沒有責怪他,而是給他講了這幾年我們所遭到的迫害,同時告訴孩子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是教人做好人的佛法。電視、廣播裏說的都是編造的謊言,千萬別相信。媽媽和姥姥都是大法弟子,你也應該是個好孩子,以後要好好學習,做個有出息的孩子。母親並告訴他,每次控制不住自己想上遊戲廳、去網吧時,就在心裏想法輪大法好,想大法師父,這樣師父就會幫助你的。

自那以後,孩子一有時間就往姥姥家跑。經常聽姥姥給他讀大法書。有時他還陪姥姥去發救人的真相資料。

兒子上初二了,也不像以前那樣經常去母親那裏了。一天母親遇到他問他是否還上遊戲廳?兒子自信的說,「姥姥,我不去了,當我一鬧心的時候,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個字,一會心裏就不鬧了,就好了。因以前老跑網吧甚麼的落下的功課太多了,我現在得用功學習。我就沒有那麼多時間來看您了。」姥姥誇他是個好孩子,這麼努力將來一定能考上大學的。

孩子的轉變使他的爺爺、奶奶、爸爸十分驚喜。我母親又不失時機的給他們講大法真相,這時他們也就都能聽進去了,並相信法輪大法好,自然也就允許我們隨時去看孩子。

兒子真的是在用功學習了。他說同學都買很多參考書,他知道家裏沒有錢,休息時間他就去圖書館看書,有用的部份他就抄寫下來。在圖書館一呆就是一天 ,飯都不吃,只喝點自帶的水。

轉眼間到了中考。「功夫不負有心人」,孩子考上了重點高中。因為他成績好,沒花一分錢又直接進了實驗班。實驗班是重點高中裏的重點,也不是誰花錢就能進去的。

高中期間兒子學習十分努力。高考臨近了,學校多次模擬考試。兒子的最好成績是五百六十分,在班裏屬於中上等。班主任建議他只報考二類重點大學。可兒子決定:第一志願報考本省一類重點大學,並報考自己喜歡的計算機專業。

考試前我們沒給孩子任何壓力,他自己也覺的很輕鬆。每科考題他都覺的不難。有的科試卷半個小時就答完了,但他不急於交卷。一邊檢查著,一邊在心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時間到了再交卷。高考的分數在網上公布了,兒子的總分數:六百一十分,超出模擬考試五十分,超出重點大學錄取分數線三十分。老師和同學們對他的考試超常發揮感到十分驚訝。

兒子進了他理想的大學。

在大學學習期間兒子仍然十分努力,前三年就幾乎完成了所有的學業,並自學日語(學校學英語)準備去日本讀研究生。他自己計劃好了,我們也都支持。但是出國需要一大筆錢,家裏經濟條件不行。兒子的努力,使婆婆家與我們之間的隔閡消失了,兒子得到了所有親屬的支持。

大學畢業他就聯繫去日本讀研究生。在辦手續的過程中,看似很難的事情卻都順利辦完了。

兒子要走了,在親屬給他餞行的餐桌上,得到了大家的讚揚,親友們都祝賀他更上一層樓。

聚餐結束前親屬們都讓平時不愛說話的兒子說幾句話。於是兒子站了起來恭敬的給大家敬了個禮,接著十分嚴肅的說:「我之所以有今天,首先要感謝的就是法輪大法!」這讓在座的所有的人感到十分驚訝!他很激動,停頓了一下繼續說:「感謝所有親人對我的愛護和幫助,我一定會努力的,謝謝!」大家不約而同為他鼓掌,祝賀。

是的,法輪大法不僅給兒子帶來了福份,也給我們兩家人帶來了美好,使我們心靈得到淨化,化干戈為玉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