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烈車禍 姪女生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二零一六年的金秋十月,劫後新生的二姪女終於喜結良緣。婚禮慶典中,望著她那健康的體魄、俊美的容貌和飽含幸福甜蜜的笑容,我的思緒回到了六年前。

那時二姪女畢業於一所職業技術學校,學的是白麵案專業。走向社會後靠著她專業技能的本事,經商管理的才幹,很快成為幾個饅頭連鎖店的老闆,生意非常紅火。

為了大把的賺錢,姪女整天忙的不可開交,連找對像交朋友的事情都無暇顧及。雖然年過三十已是大齡女孩,求婚與托媒的人仍是絡繹不絕,她就是不理不睬。對於幾個姑姑修大法,她不反對也不支持。而且在我家族的那些晚輩中,唯獨她不相信大法。給她講真相,她根本不聽,還理直氣壯的強調:「我就相信科學。那些迷信的東西別跟我講,我就信錢,它是最現實的、最萬能的……」

二零一一年臘月二十三傍晚,忙了一整天的她才結束了當天的事宜,匆忙回家準備過小年。在返家途中,被一輛闖紅燈的汽車撞飛幾米遠,之後又重重的摔在馬路牙石上,當即腦漿與鮮血流了一地,人已經不行了。

我的大姪女接到通知來到醫院,見到妹妹受傷的慘狀,差點昏過去。這時的妹妹已經面目皆非,很難辨認了,摻著腦漿的血葫蘆似的頭部還在流血,上半部頭骨塌癟凹陷,身子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沒有存活的希望了。

大姪女泣不成聲,跪求值班醫生:「我們不怕花錢,只求把妹妹救活。」醫生說:「你以為錢是萬能的嗎?只要花錢就能活命就能醫好嗎?那得看病人受傷的程度及存活的幾率來判斷有沒有救治的可能性、必要性。目前看,你妹妹重創部位在頭部,整個頭部幾乎全廢了,生還的可能性接近零。」他接著指著頭部說:「你妹妹整個頭的顱骨大約有二分之一面積是粉碎性骨折。很多骨頭的碎片碎渣已插入或者殘存在腦子裏。血和腦漿又流失的太多。目前她的心臟雖然還有微弱的跳動,但是氣息奄奄,已維持不了多久了。上手術台?這手術不是一般創傷那樣處理處理縫合縫合就完事了。這是個複雜、巨細具有高難度的修復工程,不說別的,把遺留在顱腔中的碎骨渣找到撿出來是不是需要時間?把人工製造的塑板代替顱骨接在頭上是不是要時間?把破損的血管、頭皮等零件接好,達到那樣理想的程度,是不是要時間?從她的現狀看,這麼長時間的手術,她能挺下來嗎?比她輕些的都沒有成功,或者說極少極少的,像她這樣,活著下手術台都是痴人說夢。即使能下手術台,術後危險期能度過嗎?高燒、腦抽搐等等一系列反應都能致命。過去很多類似病例就是這樣。即使這些危險期都平安度過,她的意識能否恢復達到清醒點的程度還很難說,有可能成為終生植物人。再往好一點說,她的意識能恢復,清醒過來了,身體也不可能恢復到原有的健康水平。因腦神經受損,一些後遺症必然導致渾身乏力、雙腿不聽使喚、走路失去平衡、說話費力、記憶力喪失、大腦反應遲鈍、呆傻、流口水等等不良表現。尤其不定期性腦抽搐的後遺症(無規律的抽風)是必然的,是現代醫學尚未解決的難題。總之,能不能救活很難說,即使活下來也是個殘疾人、是個廢人……除非有神助,看她的造化了。」

大姪女不管醫生怎樣說,就是跪地不起,哭求不止。在大姪女再三的哀求下,二姪女被送進了手術室。

我聞訊後,求助師父救救我這個姪女,同時馬上去醫院告訴大姪女及前去的親戚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們相信大法好,只有我師父和大法能幫助姪女平安度過一個個險關,堅信她會好起來的。

漫長的夜晚總算過去了,早上八點多,手術才結束,二姪女被推出手術室,安置在重患監護室。醫生說:「人已經這樣了,沒想到還能維持下手術台,這已是奇蹟,像有神在看護似的。」他指著姪女頭部與身上插的一些管子及所攜帶著的幫助觀測的醫療器材、儀表之類的,叮囑一番,要求護理人員精心觀察儀表的指數,細心照料,隨時與醫生聯繫,平安度過隨時可能發生的危險。

看見深度昏迷的姪女,我趴在她的耳邊告訴她:「三姑告訴你,你明白的那一面要清楚,現在你遭遇了重大慘烈的車禍,雖然現在經過了修復的手術,醫生也不敢保證你能否生還、能否度過危險期。現在只有法輪大法師父能救你,你明白的那一面一定要相信‘法輪大法好’,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我的師父一定會救你,幫你度過一個個難關,你一定會活過來的,一定會康復的。」我和妹妹(同修)反覆告訴她。

一天天過去了,姪女的身體依然紋絲不動,意識上沒有任何反應,一直處於深度昏迷的狀態。可是也沒出現任何的不良反應及危險徵兆。監測的儀表上的指數一直正常,這一切反常的順利令醫生護士們感到納悶、稱奇、不可思議。

已深度昏迷了二十九天後的這天早晨,像睡醒一大覺似的姪女睜開了眼睛,完全清醒過來。在萬分驚喜中,她的哥哥問她:「小妹,這二十九天中你有甚麼記憶?」她說:「我聽到了也相信了姑姑們在我耳邊告訴我的話,我就反反復復誠心敬念那九個字,一直到醒過來。我知道是法輪大法師父幫我解除了危難。」

親屬們都為之驚喜不已,醫生護士們更覺得神奇。他們說過去遇到這種病患最終都是人財兩空,即使能活過來,不是植物人就是殘疾人、廢人。他們哪裏知道是法輪功師父,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姪女新生的機會。

她清醒後轉到普通病房,她一直堅持敬念「法輪大法好」,身體恢復的很快,由躺著到能坐著,能站立,能走路再到能下樓買日用品;說話由稍稍吃力到流暢的談吐;腦子由空白到有了記憶,一切走向正常。醫生們說:「簡直太神奇了!」

出院後,姪女繼續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最後僅剩的一點後遺症─腦抽搐的現象也完全消失了,真是個奇蹟。

二姪女完全康復了,像從前一樣健康,出去打工,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做麵食,技術不比從前差,人人誇讚。原本降低標準的婚嫁擇偶,又恢復了底氣,挑來挑去,終於選定了如意的郎君。

是法輪大法使她獲得了新生,生命有了美好的未來。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她的命,成就了她今天美滿的姻緣。

從我姪女得救新生的真實故事充份驗證:相信大法有福報,這是真實不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