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煉功全家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七十八歲了,一九九五年底有緣修煉法輪功。煉功也就半個月,以前得的十多種病全都好了。讓我嘗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從此更加精進。

那時我當過輔導員、協調人,還多次回到老家縣城洪法,幫他們建立煉功點、建輔導站,處處用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天天都在精進的幸福中。二十年來我家住的這棟樓的樓梯和院子都是我主動打掃。有時兒媳和我發脾氣,我也能忍下來。大法改變了我急躁、好強的性格,讓我成為善良的老人。

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那時我已經退休了,可單位領導前前後後來了我家十五次逼迫我放棄修煉,並說國家有規定黨員不准煉法輪功。我說,這好辦,明天我就去老幹部科退黨(我第二天真去退了黨)。我說,「你們開除我我也得煉,我可以一邊討飯一邊煉功。我不會到老百姓家要飯,專門到領導家要。這個法我煉定了,就是江澤民在這裏我也不會改變。」

他們一看根本改變不了我,無奈的走了。他們還叫我大兒子(我倆是一個單位的)來勸我放棄修煉。因為大兒子知道法輪功是好的,來後叫我多注意安全,並幫我把師父的法像、法輪掛圖等拿走放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過了幾天老幹部科領導又來了,我告訴他們:「你們以後不要再來了,回去告訴公司領導,要腦袋有一個,要命有一條,這法我煉定了,誰也別想改變我!」

從那以後他們再沒找過我。

二十多年來,我每天三點半起來煉功、學法,按時發正念,上午八點左右出去講真相、勸三退,從不懈怠,下雨下雪時我就在公交車上或地鐵上做我要做的事,十二點前趕回家發正念。下午、晚上學法,八點發完正念就睡覺。我是獨居,修煉環境比較好。

我修煉以來沒生過病,沒吃一粒藥,沒給孩子們帶來任何麻煩,所以他們都非常支持我修煉,他們幫我買錄音機、錄音帶、錄像帶,他們相信大法好並支持我修煉,都得到了福報。

我的大兒子以前是海員,十年前他的同事主動幫他調到機關做保險方面的領導工作。有一次他開車拉一位同事出去辦業務,在一個路口被對面開來的轎車撞了個底朝天。他們打破玻璃才爬了出來,兩人都沒事。如果沒有大法師父的保護出這種車禍後果不堪設想。去年他剛要退居二線,又安排他到船上當政委,工資多了好幾倍。

他的兒子,也就是我的孫子,幾年前順利考上北京某名牌大學,畢業後考上研究生,現在是博士生。每年學校給三千多元生活費。

我的二兒子也是海員,是個機工。工作中躲過了三次大難。有一次工作時忘了拉電閘,作業時被電擊倒,但沒傷著;一次不小心從船甲板上掉到機艙底也沒受傷,同事都說他的「命大」。其實是大法師父保護了他。幾年前他的同事找他到船員基地幫忙,後來又留他當了教師。

他的兒子更是奇蹟,上中學時貪玩,學習成績一直不好,到初三時幾乎門門功課都不及格,六門功課加起來才二百分左右,考高中根本沒希望。就去考中專。考試前他很緊張,我告訴他不要怕,進考場上要誠心誠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多念幾遍,先做會的題,再做不會的題。他按我說的做了,考了三百多分,被錄取了。後來又考上了大專,今年又被新西蘭的一所大學錄取,要去那裏留學。這可是我們全家做夢都沒想到的。謝謝師父的慈悲看護!

有一天晚上,二兒子打電話告訴我,他妻子肚子痛的很厲害,吃藥也不好使。我告訴他趕快叫她念「法輪大法好」,明天再上醫院做全面檢查。第二天打電話問檢查的怎麼樣?兒子說念「法輪大法好」後不痛了,好了,不用去醫院了。我感動的淚水都下來了,再一次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我的小兒子在新加坡給外國人開油船,三十多歲就當上船長,他的妻子和兩個女兒都非常好,過得很幸福。

我們全家人的幸福,都是大法、大法師父給的。今後我一定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努力去掉執著,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