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尊的救命之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二零一七年,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已二十五年!我懷著無比的感恩,在此代朋友小燕叩謝師尊的救命之恩!向師尊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就給大家講講小燕的故事吧。

小燕家住農村,今年四十二、三歲。前些年她得過乳腺癌,做過手術。我和她的認識說來也是緣份。

那是二零一零年的八月份,我剛剛走入大法修煉,看了《轉法輪》七天後,師父就開始給我淨化身體。我高燒不退。因我是卵巢癌晚期患者,當時剛剛學法,不知從法上悟,便以為是病危了,就住進了醫院。

第二天早上,主任醫師拿著我的檢查報告問我吃了甚麼仙丹妙藥?說我的癌腫塊下去了,縮小了整整一半。小燕當時就和我住同一個病房,正在做化療。聽到醫生這話趕緊湊過來,剛剛聽到我告訴醫生說:「我看了七天《轉法輪》。」

就這樣我們認識了。成了好朋友。細心的她要了我的電話號碼。小燕從我這裏了解了法輪功真相並做了「三退」。

二零一三年秋末冬初的一個晚上,已經八點多了,小燕給我來電話,哭著說:「姐,你馬上來中醫院行嗎?」「行,沒問題!你別急,我馬上過去。」掛了電話,我立即打車到了中醫院。蜷縮在病床上的小燕一見到我,抱住我嚎啕大哭:「姐,我可咋辦啊?醫生查出我又得了宮頸癌!」我趕緊問怎麼回事?小燕的丈夫說:「最近燕兒覺的不舒服,還總流血,人也越來越瘦,就過來複查一下乳腺,看看是不是乳腺又出問題了。乳腺還沒查呢,卻查出了宮頸有問題。我們這是剛剛從市中心醫院回來。那裏的醫生說97%是宮頸癌,讓我們做手術,越早越好。明天我們去省腫瘤醫院。」

小燕的丈夫邊說邊流淚,一米八的大男人顯得像個孩子般的無助。聽著、看著這眼前的一切,我的心猶如刀剜一樣的痛,我很了解這一家的情況:丈夫腰脫很重,一般的重活、累活都不能幹;一個女兒在讀高三,明年就要參加高考;小燕不久前剛做了乳腺癌手術,身體和經濟上還沒緩過來,這又要做第二次手術了,唉,又是癌!真是屋漏偏逢連天雨。

望著這對無助的夫妻,我輕輕地抹去小燕臉上的淚,說:「燕兒,不哭,聽姐說。你信姐不?」「信,不信我就不叫你來了!」「那你看姐的身體咋樣?」「你的身體好著呢,像個年輕人,一點兒也不像五十多歲的!」「那你知道不知道我是怎麼好的?怎麼變成現在這樣的?」「知道,你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對啊,你說的對,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現在,也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了!」「我沒修大法,大法師父真的也能救我麼?」「能,只要你信!」「信,我信!」「那好,從現在開始,你們全家一起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發自內心的求大法師父救你!」

小燕當即念了起來。

我輕輕的把小燕的丈夫和弟弟拉到一邊,問他們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小燕的丈夫說知道,我給燕兒的真相資料他都看了,只是不知道上哪兒退。他弟弟急忙問:「‘三退’?‘三退’是啥?」我詳細的跟他們講了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共產黨的邪惡,大法弟子怎樣反迫害、救眾生,明白真相的他們趕緊讓我給他們做了「三退」。

看著在那虔誠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的小燕,我鄭重地對她的丈夫和弟弟說:「不僅小燕念,你們也要誠心誠意的念。」他弟弟真誠地說:「姐,念著呢,我心裏一直念著呢!」因第二天起早他們還要去省腫瘤醫院,我叮囑了幾句便回家了。

燕子的癌症不見了

第二天上午十一點左右,小燕來電話告訴我各項檢查都做了,等檢查結果呢,大約在下午兩點半檢查結果能出來。我告訴她甚麼都不要想,就是默念大法好。檢查結果出來第一時間告訴我。

兩點半了沒來電話,三點半了沒來電話……

「等等,再等等,看病的人太多,等檢查結果的人也多,還沒輪到她呢。」我安慰著自己。

五點,還沒來電話!我一個電話打過去,沒接,打給她丈夫,也沒接。

六點,再打電話過去,還是沒人接。

七點,電話終於響了,我急忙抓起電話:「小燕,怎麼樣?」

電話那頭傳來小燕喜極而泣的聲音:「姐,姐,我沒事兒了!乳腺沒事兒,宮頸沒事兒,我哪兒都沒事兒了!姐,替我給大法師父磕頭啊!」

淚流滿面的我匍匐在師父的法像前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佛恩浩蕩啊!弟子傾盡人間的語言也難述師父對眾生的浩蕩佛恩!寫到這兒,我依然淚流滿面,那一刻的事就如同發生在今天……

第二天見到小燕,欣喜若狂的她唧唧呱呱的給我講起了前一天在省腫瘤醫院的事。她說,姐,不是說兩點半出檢查結果麼,時間一到我小弟就過去了,我沒敢去。結果沒出來,還讓交一份錢,還要做一個甚麼檢查,還要請外院的專家來會診。我沒記住,就只記住了你告訴我的那句話,我就坐在那醫院的椅子上,一遍一遍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丈夫和我弟我們一起念,你打給我倆的電話我們誰都沒聽到。就這樣念哪念哪,也不知道念了多久,就聽有人喊我的名字,讓我進去。姐,你不知道,聽到喊我我都不會走了,腿直哆嗦,是他們倆硬把我架進去的。醫生跟我說的話開頭幾句我都沒聽清,就聽清了仨字兒:「回去吧。」回去?我說,我是來看病的,啥結果還不沒有呢,就讓我回去?醫生笑了:「回家去吧,你啥事都沒有,好著呢!你很幸運,你最開始的檢查和你帶來的那些結論是一樣的,只是有一項還要最後確認,所以我們又做了一個加強,並請來了外院這方面的權威,最後的結果是你甚麼事也沒有。」

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呀!她激動的說,「法輪功師父管我了!法輪功師父救了我呀!姐,你不知道,去省醫院的時候我都想好了,要是確診是宮頸癌,手術我都不做,回家就不活了,還活著幹啥,別的都不說,連罪都遭不起呀。」

小燕一邊說一邊流淚,我一邊流淚一邊聽她說。小燕的家人在一邊感嘆:「這法輪功太神奇了!這法輪大法師父太了不起了!只念念這幾個字就把癌症念沒了!」

小燕拉著我的手問:「姐,我可以看看大法書麼?」「當然可以了。」我給小燕送去了師父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和裝有師父廣州講法錄音及法輪功五套功法音樂的mp3。

冬去春來,寒來暑往,轉眼間四年過去了。小燕不僅完全康復了,家裏的二十多畝玉米地都是她在種,年年都有好收成;她丈夫有木工手藝,原來的腰脫好了,每年都能包著活兒幹,年年都能掙上幾萬;她女兒已從北京的某大專院校畢業了,並且有了一份好工作。村裏的人沒有一個不羨慕她的。

小燕跟我說,在她的鄉鄰中,就她知道的最少有六、七個得了癌症的人先後都走了。她問我:姐,你說我怎樣才能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呢?另外,你能不能把我的事寫出來,告訴那些還被矇蔽的人:法輪大法是佛法,是真正救人的佛法,只要誰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就保誰平安!

願天下有緣人將「真、善、忍」常駐心間!
願「法輪大法好!」響徹天宇、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