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陷囹圄志不改 夫持正義告惡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現在,很多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控告迫害自己親人的直接參與人,包括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獄警。在江澤民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十八年迫害中,許多法輪功學員家庭經歷了抄家、抓捕、勞教、判刑多種迫害形式,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屬也和法輪功學員一起反迫害,李剛就是其中一個。

煤城雙鴨山裏的患難真情

古語雲:疾風知勁草,患難見真情。在中國大陸東北黑龍江省有一個煤城雙鴨山,處於完達山北麓,城外丘陵連綿,城裏地勢起伏,平房和樓房錯落排布,李剛、孫鳳傑一家就生活在這裏。妻子孫鳳傑善良、吃苦耐勞,在三馬路貿易市場做布匹生意,進貨、賣貨;她性格爽朗,樂於助人,在外有個好人緣,在家勤儉持家,幹啥像啥,孝敬父母,對丈夫李剛知疼知熱。倆人一兒一女,女兒欣欣隨母姓,兒子華麟隨父姓,家庭美滿幸福。

李剛戶口填的漢族,實質是滿族人,老祖宗弓馬馳騁不會了,但是李剛愛讀書,甚麼蘇武牧羊、范仲淹賢相、許大年行善得福報,古代聖賢知道不少,一輩子就認個「理」字,耿直。李剛愛好文藝,寫點詩歌,吹吹笛子,頗有生活情趣。李剛對妻子唯一一點不滿意就是鳳傑脾氣急,正掃地呢,孩子犯了錯誤,拿起掃把就打,誰說都改不了。最後這唯一的缺點,是怎麼改的呢?

一九九六年五月,市場一位大姐介紹鳳傑修煉法輪功,孫鳳傑身體好了,心性也變了,對李剛和孩子也總是笑瞇瞇的,教育孩子講道理,講要真誠、善良、寬容做人。李剛這回給鳳傑打滿分:嗯,夠賢妻良母標準。因為鳳傑不坐班,加上熱心腸能張羅事,大家就推舉她當雙鴨山法輪功輔導站站長,這個站長沒有人任命,也沒人給開工資,更沒甚麼權利,就是來了新學員教教人家煉功動作、誰缺啥義務服務一下。

法輪功學員都幹甚麼?李剛都知道:早上去益壽山公園煉功,晚上大家在一起讀法輪功經書《轉法輪》等,節假日弘法。該上班上班該過日子過日子,大家都按「真、善、忍」約束自己,不做壞事做好事。自打煉功後,家樓前的雪,都是孫鳳傑掃。李剛不愛佔便宜,身在供應處,裝修房子連釘子都是自己買,以往孫鳳傑就數落他不會佔便宜。煉法輪功後,鳳傑變了,即使家裏有單位東西,她都會讓李剛送回去,境界不一樣了。鳳傑身體也好了,再沒昏倒過,頭痛也好了,李剛親耳聽、親眼見各種疾病痊癒的例子太多了,法輪功做好事的也太多了。李剛對大法師父是由衷的敬佩,對大法「真、善、忍」法理發自內心的認可。

江澤民出自對大法師父的妒嫉,在大陸以群體滅絕的方式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孫鳳傑經歷了非法抄家、酷刑、四次抓捕、一次勞教、判刑十三年,在牢獄中度過十五年。李剛家的布匹生意原來有幾十萬的固定資產,在尖山區平行路十九委住的幾百戶人家李剛家第一個安電話,現在布店關了、商店黃了。去監獄探視兩頭跑的李剛,只有幾百元的退休工資,李剛吸煙,買最便宜的,2元一包。有時為省2元的公交車費,走挺遠的路。去哈爾濱十小時,多數是坐硬板,41塊錢,來回82元。一個燒餅、一碗麵條就是李剛一頓飯。

每到八月十五、中國新年,李剛點上燈,點上蠟燭,有餃子、有菜,擺上四雙碗碟和筷子:這是鳳傑的;這是欣欣的;這是華麟的。從三十一直擺到大年初一,他要為鳳傑,為兒子、為女兒守住這個家。

李剛二零零四年寫過一首《梅花頌》,開篇兩句是:百花園中梅芬芳 一身正氣迎春光。十一年後,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五日,一場漫天大雪席捲龍江大地,雙鴨山「610」車沒等上道,封路了。六日是孫鳳傑冤獄期滿的日子,「610」提前告訴李剛,他們要接孫鳳傑,李剛說:不需要!不歡迎!那天,地淨天遠,孫鳳傑一步一步走出了黑女監灰色的院子,把門的警察問:「叫甚麼名字。」「孫鳳傑」「甚麼罪?」「沒罪,煉法輪功。」

鳳傑雙鴨山歷劫 李剛勞教所過年

一九九九年「7.20」對法輪功的公開迫害全面開始的當天,孫鳳傑當天就趕到北京上訪去了,回家當晚被雙鴨山向陽派出所登門抓走,關進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個多月。十月份,江澤民在法國接受《費加羅報》採訪時,信口污衊說法輪功是×教,第二天中共黨報《人民日報》馬上刊登評論呼應。孫鳳傑,領著七歲的兒子再次進京,被陸續遣返哈爾濱,孫鳳傑走脫了,第三次踏上了進京的列車。這回孫鳳傑的依法上訪同樣沒得到禮遇,反而被第三次抓捕,關進鐵籠子迫害。

孫鳳傑被劫持回雙鴨山,關進礦務局公安處看守所。不讓見妻子,李剛找公安局,找「610」頭於永江,最後找到市委書記胡祥鼎,李剛心裏硬氣:孫鳳傑她做好人沒犯罪,憑甚麼不讓見?李剛被「特批」可以見妻子。為了讓孫鳳傑,寫「悔過書」、「保證書」,雙鴨山公安局「610」、國保大隊的李森、李洪波都來了,雙鴨山礦務局公安處處長親自來做工作:「我是李剛小學同學,只要你寫保證,我馬上就讓你回家。」

二零零零年春節,是步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新年,不知為甚麼,人人有一種慶幸感,那一年鞭炮簡直放爆了。三十晚上,不寫保證的孫鳳傑沒有能回家,鐵門一陣響,原來李剛領著十三歲的女兒、八歲的兒子來了。全家在看守所過了一個「團圓年」。李剛在家剁好了餡子、和好了面,和孫鳳傑一起在鐵窗內包餃子,煮餃子,吃餃子。看守所還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胡老先生,和李剛家一起度過迫害後的第一個新年。

西格木裏天日暗 益壽山上冰雪寒

二零零零年二月六日,孫鳳傑被判勞教一年,送進佳木斯市西格木勞教所。孫鳳傑在勞教所因為背經文、煉功被關小號、打罵、吊門框、各種體罰。勞教所的警察想出「損」招兒害好人:把孫鳳傑和兩個同修連銬在床邊,不能坐,不能臥,有人動一下,另外兩人被抻得更慘。

二零零一年,為了生活,回家後孫鳳傑和李剛開了一個小食雜店,經營是蔬菜水果日雜,兩口子上貨精挑細選、公平交易,不摻假,不缺秤,生意很快風聲水起,有人趕一段路也來這裏買貨。孩子放學也來幫忙,一家人勤勤懇懇,日子似乎安定下來了。附近富安派出所政委李世文、片警朱衛東,有事沒事就登門了,東看西瞄,說一些不三不四的話,騷擾孫鳳傑。

十二月二十八號,一家人正忙裏忙外。好幾輛車、十多個警察呼呼啦啦把食雜店圍上了。雙鴨山「610」、國保大隊的李洪波、李森都來了。李剛問:憑甚麼上我家來?有人拿出一張紙,女兒欣欣平時是個文靜孩子,這會兒一把扯過來撕了。他們叫著要抓孩子,李剛一步擋住:「抓我吧。」李世文把孫鳳傑雙手扭到背後,壓她低頭,李剛衝上去一狠拳,和他扭打在一起。別的警察站著看熱鬧,李世文就罵他們不幫忙。警察才蜂擁把李剛、孫鳳傑扭住拖上車,李剛一邊掙扎一邊喊:法輪大法就是好!法輪大法就是好!

在兒女的哭喊聲中,夫妻兩人被抓走了。孫鳳傑絕食絕水九天,生命垂危,被擔架抬回家。身體恢復一點,她就天天到公安局要丈夫。最後,連鳳傑老父親也去找人:他也不煉法輪功,你們關他幹啥呀?

李剛在看守所呆了一個月零兩天,二零零二年的第一個月,李剛是在看守所過的,天天吃硬窩頭。

集賢縣賢妻受刑 尋親路良夫承難

二零零二年四月,全國又對法輪功學員大抓捕,無法在雙鴨山安身,孫鳳傑就和同修王關榮出外租房住,十二月七日兩人在大街上發傳單,被舉報,集賢縣公安警察抓捕了兩人。孫鳳傑身上數千元現金被收走,王關榮有個人新式手機,當時警察就搶起來了。雙鴨山市一聽說抓住孫鳳傑了,登時成立了專案組,組長是公安局副局長凌清范。組員有李洪波、李森,代長鵬、劉維國,加上集賢看守所的張玉山、耿姓警察十七、八人,他們對孫、王二人多次刑訊逼供,多次酷刑。天天不摘手銬。江澤民成立「610」的第二天,就讓公安部下令,警察可以執行錯誤命令不承擔法律責任,這一下有些警察就甚麼都敢幹了。

十二月十二日,他們連續五十小時審訊孫鳳傑和王關榮,不准她倆吃飯、喝水、睡覺,他們輪流休息,攢足精神折磨人,上來就拳打腳踢,讓她們大劈叉、開飛機,大男人坐在椅子上把腿、腳放在兩個女人背上,不許她們抬頭,兩個多小時人站不住就踢臉踢胸口、砸脊骨,代長鵬踢得孫鳳傑臉上鮮血直流。最後孫鳳傑被拖回囚室,王關榮半個月不能走路,兩人咳血多日。三十日晚六點,孫鳳傑和王關榮再次被分開審訊,一進去,警察就把孫鳳傑棉鞋扒了,讓她光腳站在水泥地上,當時正是寒冬,黑龍江滴水成冰呵。讓孫鳳傑「交代同伙」,又是代長鵬用打火機點著了孫鳳傑的頭髮,火燒的吱吱響,李森的司機姓常,用塑料袋套住孫鳳傑腦袋,幾乎令她窒息,坐鐵椅子、輪番毒打,十二小時後,孫鳳傑被抬了回去。

二十多天後,李剛才知道妻子孫鳳傑被抓了,李剛就到處找人,開了介紹信,領著十歲的華麟來探監。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雙鴨山市尖山區法院開庭,審理孫鳳傑和另外六名法輪功學員,李剛和華麟被允許旁聽。憲法不是規定信仰自由嗎?不是規定出版、集會自由嗎?可法官根本不讓孫鳳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說話,草草走過場就結束了。

遠遠看見憔悴的妻子被戴著手銬推到被告席李剛心裏五味翻騰,他就大聲喊:「鳳傑,我和兒子永遠支持你!」見一次都要堅持抗爭,到處找人,九個月中李剛跑了集賢縣七、八次。最後一次李剛去集賢看守所,孫鳳傑已經被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了,根本沒通知家屬。

攻堅戰金剛不動 十三載真情不遷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位於省城哈爾濱市郊,灰色的大門,灰色的高牆電網,遠遠就給人一種格外壓抑的感覺。

服刑人員進監獄的第一站是集訓監區,也稱「新收」,一般犯人要呆三個月,學會監獄的「規矩」。然後分到各監區開始勞動。法輪功學員在集訓監區最主要的事情是要「轉化」,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鳳傑在集訓監區被強制轉化了整整三年。集訓監區時任監區長呂晶華,副監區長王曉麗。進監獄,警察要談話,孫鳳傑見的是警員陶丹丹,正常一問一答,陶丹丹問到家庭成員,孫鳳傑正常回答,猝不及防陶丹丹上前就給孫鳳傑幾個嘴巴子,孫鳳傑這才知道,這裏警察打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而不放棄信仰,此時此地成了警察和指使的犯人虐待法輪功學員最充份的藉口,打罵是家常便飯。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二月孫鳳傑被兩次吊銬,一次四天四夜;一次十四天,孫鳳傑昏過去兩次。二零零六年二月又被背銬銬在暖氣管子數日,四月,呂晶華領人對孫鳳傑大打出手,抓住頭髮往牆上撞,鳳傑昏倒,呂晶華說:「讓她在地上躺著吧。」揚長而去。

孫鳳傑對自己受冤吃苦不抱怨,但對丈夫李剛很心疼,在集賢縣看守所拿到被判刑十三年的判決書後,再見李剛,鳳傑就說了:李剛,咱們分開吧,現在跟我在一起太遭罪了。李剛這回拿出丈夫的主見:我等你,我領著孩子等你,咱這個家散不了!李剛給妻子信裏寫過不少詩:十載夫妻難,恩愛道義不可丟,歲月明月照,百腸千回轉春秋。

見不到人,李剛就給鳳傑寫信,鳳傑有時候接不到信,警察撕了。有時接到了,兩個窄紙條:一條兩個字稱呼加一個冒號;一條兩個字李剛加年月日。自從鳳傑進了監獄,李剛落筆就稱鳳傑「夫人」,信和日記都一樣,丈夫是天,這夫人也是天了呢。口語呢,就是老伴,人都說老來伴老來伴,可李剛和老伴鳳傑進五十、奔六十卻隔著高牆電網、隔了數百里。為了一個月、兩個月隔著厚玻璃見上妻子,李剛開始從雙鴨山跑哈爾濱,正常監獄一個月允許接見一次,一次十五分鐘或半個小時,李剛頭天晚上八點半在雙鴨山上4138次火車,第二天六點零五分在哈爾濱下火車,再坐434路公交車一個小時,再步行一段路,就看見黑女監高高的大鐵門了。

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經常被取消接見,李剛就找監區長、找獄長講「理」,黑女監不少人都知道有個倔老頭李剛是孫鳳傑丈夫,不讓見人不回家。

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女兒欣欣、兒子華麟從打工的地方回家,三個人一起去看孫鳳傑。到門口接見室傳出話:不讓見。李剛就急了:「我老伴煉法輪功,沒犯罪為甚麼不讓見?」「就是煉法輪功,不轉化不讓見。」「你們牆上寫著人性化管理,寫著國家規定親人接見,誰不讓見?」李剛找到辦公樓,要找管事的領導。最後副獄長包銳接待了李剛,還把教改科科長找來了,向李剛介紹:這是科長呂晶華。一聽這名字,李剛血往上湧:「你叫呂晶華呀,我聽說過你這人,聽說你迫害我老伴孫鳳傑和別的法輪功學員最壞!」呂晶華臉「騰」紅了,包銳趕緊打圓場說:「沒有這事沒有這事」,呂晶華不一會走了。

最後算包獄長「特批」,一家四口見面,還一起在監獄餐廳吃了一頓飯。孫鳳傑對已經長成漂亮姑娘的女兒說:「欣欣,媽媽不求你別的,只求你做個好人。」欣欣回答:「媽媽,你給我的精神財富,我一輩子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您放心吧,我永遠不會不走正路的。」

十三年監獄獄長換了好幾個,李剛沒換,李剛找過好幾個獄長講理,也有見不著的時候。這些年為見妻子,李剛沒少找人:領導、親屬、同學、「610」、警察……

妻陷囹圄志不改 夫持正義告惡人

苦難沒有改變孫鳳傑的善良和熱忱,她長長睫毛環護著一雙清澈明淨的美目,面容笑起來乾淨爽朗。別人不喝的大頭菜湯,扔的西瓜皮,都送給她。她把大頭菜葉撈出來,洗淨,攥幹,切成細細的絲拌上鹽、辣椒油,大家搶著吃。西瓜皮刮淨、切條,做涼菜、做鹹菜。白菜幫、大頭菜外葉,到她手裏甚麼都能變成美味。誰有事求她都給做。姐妹、女兒心疼她給她存錢,鳳傑不捨得花,多年每月花不到100元錢,出監時卡上省下6709元錢。

孫鳳傑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近十三年時間,經歷了集訓監區、第二監區,十一監區,一波又一波的轉化「攻堅戰」。奧運、十八大、評文明監獄、北京來了專家……天下大小事都和法輪功轉化不轉化聯繫上了,從雲山霧罩的講演到酷刑折磨,孫鳳傑都見識了。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李剛去監獄接見,從早上等到下午,不讓見,說領導不在家,最後連接待的人都沒影了。李剛回到雙鴨山,一天粒米未進,上午給黑女監獄長寫了封控告信,下午給省司法局局長寫控告信。李剛心放不下了:不定又搞甚麼花樣迫害了,等「十一」放完假。

八號早晨,李剛又站在黑女監接見室。不讓見,找到獄長,特批,看見孫鳳傑笑呵呵來了,李剛心中滿天烏雲都散了。回到雙鴨山,李剛給包獄長寫了一封信,勸她多行善,積德積福。在了解法輪功修煉者後警察們也在漸漸轉變,也由於李剛不斷控告,孫鳳傑後來可以看到李剛的家信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北京來了「轉化專家」,黑女監又對法輪功學員下手了。監區警察瞄著李剛:「孫鳳傑接沒接見?」二號李剛接見完了走了,七日,他們把孫鳳傑從二監區弄到集訓九監區,開始「攻堅」。開始幾天坐小凳子到子夜十二點,再後來,二十四小時不讓睡,孫鳳傑用強大意志保持思想清醒,血壓低壓的七十,高壓九十,體重驟降四十斤。下個月妹妹來看鳳傑,監獄沒讓見,李剛一聽說,第二天坐火車來了,見到妻子模樣大變,李剛不讓了,李剛這回把控告郵到海外,請聯合國、各人權組織關注老伴孫鳳傑被迫害案件。

二零零四年,李剛向雙鴨山檢察院控申科控告警察李森、李洪波、代長鵬、王維國等執法犯法,對孫鳳傑、王關榮刑訊逼供、實施酷刑;控告尖山法院法官審判長姜楓、審判員高志新、代理審判員董曼、書記員林丹,違法枉判孫鳳傑重刑。二零零五年起,李剛向集訓監區指證警察迫害老伴事實;要求獄長查處處理;集訓監區長呂晶華、二監區長楊華、獄長劉志強等等都接到過李剛的控告,有人是多次接到多封。李剛講:我老伴孫鳳傑她在家是賢妻良母,在社會上是個好人,她修「真、善、忍」有甚麼錯?我要求立即無罪釋放孫鳳傑。他警告警察:天理昭昭,我老伴有甚麼閃失,我絕不答應!每封信李剛都郵掛號信,一封四塊多錢,怕收不到。監獄不回應,李剛向省監獄管理局、省司法局、省高級檢察院控告黑女監監獄違法轉化妻子,迫害手段違反憲法、刑法、警察法、監獄法、通信法,迫害的具體人是誰、責任人是誰都寫的清清楚楚。每一次,他把自己姓名、住址、電話也都寫清楚。李剛一介布衣,但他覺得自己頭頂著天,腳踩著地,聽到夜哭心不愧,頭上打雷心不驚,為甚麼?因為我李剛沒幹過壞事。妻子蹲大牢,李剛一樣理直氣壯:我老伴她做好人,沒犯罪!

二零零三年,孫鳳傑和王關榮在集賢看守所,就曾對當時中共黨魁、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提出的控告,李剛複印留底,親自把控告狀送到雙鴨山檢察院。到了二零一五年,看到大街上貼著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告示。這些年的苦與愁一下翻上李剛的心頭,對,這個壞蛋,這個禍國殃民的敗類,必須讓他受到法律的審判。李剛找出十三年前妻子的控告書,補充事實,鄭重簽上自己的名字:孫鳳傑丈夫、法定代理人李剛。七月三十日,他將控告郵寄中國最高檢察院。

法輪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為準則,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修煉法輪功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真相、製作、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完全是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也是合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中共頭目江澤民悍然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這場反人類的暴行一直延續到今年,已經持續了十八年。江澤民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

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殘,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越發淪喪。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試想一想:不讓做好人、做好人遭受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法輪功學員與家屬控告江澤民,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所有中國人的做好人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