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我修大法的丈夫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和丈夫結婚已有快四十個年頭了,丈夫憨厚老實,不擅言辭,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企業退休職工。在中共迫害大法的十幾年裏,我因堅持對大法的信仰多次被抓捕、迫害時,丈夫雖沒修煉,卻頂著巨大的壓力,對我不離不棄,始終如一的關心我、支持我修煉大法。

(一)好好煉,我支持你!

丈夫憨厚、老實,也從不會甜言蜜語的哄人開心。我生了兒子後,體弱多病,整日心情煩躁不安,經常抱怨丈夫不會體貼關心我,覺得婚姻不幸福,覺得人活在世上就是一種痛苦的煎熬,日子過得很不順心。我也曾四處尋找解脫病痛的良方,但費盡心思,到後來也只是一場空,身體越來越糟糕。丈夫看在眼裏,也急在心裏。

一九九五年我修煉了法輪大法,幾天的功夫,我多種疾病竟不治而癒,從此我整個人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心情愉快,對生活充滿了信心,看丈夫也順眼了,家庭也和睦了。丈夫在單位裏是一個汽車司機,經常出差在外,所以我除了在單位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外,幹家務和養育兒子也都由我來承擔。我的變化,使丈夫很高興,本來話語不太多的他,曾幾次很認真的對我說:法輪大法確實是好,你好好煉吧,我支持你。他也多次和親朋好友們講大法好,講我修大法後的變化。平時我要做我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他不打聽,也不阻攔,只是偶爾叮囑我注意安全的話,多年來,他都是這樣默默的支持我。

(二)歷風雨,不離不棄

從一九九九年法輪大法遭到江氏集團的殘酷打壓後,我多次被抓捕迫害,幾次死裏逃生。丈夫在承受著來自多方面的壓力下,不受謊言的欺騙,對大法的態度始終沒有變,對我堅持信仰沒有指責和抱怨,在我蒙難期間,他一直和我站在一起,不離不棄,幫我度過了一個個的難關。

九九年底,我和兩個小姑子(都修大法)去北京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都被綁架,隨後被拉回了本地拘留所,非法拘留了我們兩個多月,還不讓和家人見面。此期間,我丈夫每個星期天,上午回老家看望我的婆母,下午去拘留所給我們三人送東西,不管工作忙閒,每個星期都不落。

拘留所那個負責往裏面傳遞東西的老年獄警,一次感動的對我說:我在這裏工作已二十多年了,像你丈夫這樣對待你們的沒有第二家,有些家屬能來趟打聽一下就算不錯的了,有的多長時間也不會來的,哪有你們這樣的家屬?你有眼力找了一個好丈夫,出去後好好待他吧。

從拘留所出來後,我們又被拉入了派出所,非法關押了半月多。每天晚上丈夫都去派出所的地下拘留室看我,隔著鐵欄門,很是關心的問:他們對你甚麼樣?有沒有打你的?誰打你一定告訴我。每次去都叮囑我吃好飯,注意身體。簡單的幾句話,使我感到心裏很溫暖,不感到孤單。

一次,我進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因我不報地址姓名,被非法關押了四十多天。我們本地的警察散布謠言說,我在北京被打死後直接埋掉了。家人多日沒有我的消息,經多方打聽也無果,也認為我人可能不在了。那天,丈夫來到我母親家,心情很難過,我母親見狀,流著淚對我丈夫說:孩子的媽媽這麼多日沒有一點消息,可能人已經沒有了,你還年輕,趁早另找個人好好過日子吧。我母親話還沒有說完,只見我丈夫已淚流滿面,他哭著說:我還等著她回家過日子呢!我知道她一定還活著,決不會有事的。聽到我丈夫的這幾句話,我的母親再也沒法控制自己悲痛的心情,禁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丈母娘和女婿哭成了一團。後來我回到家中,我母親含著眼淚把這事告訴了我,並發自內心的誇我丈夫是一個心地善良、靠的住的好人,囑咐我以後一定要好好對待他。

二零零一年,我因不放棄對大法的信仰,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兩個多月的時間裏(因身體出現病狀提前回家)丈夫和我的弟弟、妹妹先後四次去幾百公里外看望我,每次都帶一些好吃的東西給我,叮囑我保重自己。回家後,又幾次給我寄信,信的內容簡單樸實,但所透露出的真情和關愛。在那樣一個失去人性,沒有絲毫溫暖的惡劣環境中,丈夫給了我很大的勇氣和力量,幫我減少了很大的壓力和身心的痛苦。

後來,所裏的警察找我談話,當提起我的家人時,她帶著稱讚的口氣對我說:你的家人對你真好,特別是你的丈夫,看起來是一個很不錯的人。和我被關在一個組裏的那些法輪功學員和刑事犯們,看到我的家人那麼頻繁的來看望我,都羨慕不已,多次的和我說:你真是有福氣,攤上了這麼一家好人,你的丈夫對你真是有情有義,在當今的社會裏找不到幾個。還告訴我說:在勞教所裏,有的長年也見不到家人的面,有的快三年了,家人一次也沒有去過。在那個邪惡環境中的人,是非常渴望能和親人見面的,哪怕是親人的一句安慰的話,都會給他們莫大的鼓勵和幫助。

一次,丈夫的一個同事告訴我,說他單位有一個人,聽說我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抓捕關押,曾幾次很熱心的勸丈夫和我離婚,還誓言旦旦的承諾幫助丈夫另找一個好老婆。對此,丈夫都不為所動,不理不睬,讓其人感到有些尷尬,也覺的自討無趣,以後也就不再說這些話了。很長的時間後,我和丈夫提及此事,我問他當時心裏到底是甚麼想法,為甚麼不搭理人家?丈夫表情鄭重的對我說:在你很痛苦需要我的時候,我不能幫你,反而離開傷害你,我還是個人嗎?你又沒有錯,法輪功也沒有錯,修煉法輪功是你的信仰,本應該受法律的保護。勸我離婚的那個人不是真的為我好,而是在害我,叫我做不是人的人,這樣心術不正的人,我還搭理他幹甚麼?夫妻就應該有難同當,不能一方有難,另一方逃避,這是對婚姻的不負責任。你放心,我不會離開你的,甚麼時候也不會,除非等你好了不願和我在一起時。聽了丈夫說的這些話,我很感動。先前我還認為丈夫是一個不懂感情、木訥冷漠的人,其實他是一個外冷內熱、有情有義的好丈夫。至此,我對丈夫才有了一個正確的認識。

(三)人心正,無畏邪惡

丈夫雖然還沒有走入修煉大法的行列,但他深知大法是好的、是正的。這些年來,他除了在我遭受迫害時盡心的鼓勵關心我,還多次在危難時挺身保護我,表現的無畏氣魄,給了那些參與迫害的惡人極大的震懾。

一天早晨,我們起床後聽到敲門聲,丈夫不假思索的開了門,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就有十多個公安一哄而入,個個氣勢洶洶的樣子。丈夫一下子明白了這些人是來抓我的。他一邊大聲的喊著:你們要幹甚麼?一邊拼盡全力的向外推那些人。一個惡警掄起拳頭,惡狠狠的照著我丈夫的胸部拼命的打了起來。丈夫被打的臉色蒼白,但他就是不肯鬆手,仍然向外使勁的推著警察們。見狀,我怕丈夫被打壞,就大聲的對著那些警察說:住手!不許你們打他!你們警察打人也犯法!同時急速的抓住我丈夫,使勁把他拉開,並小聲的安慰他。這時,幾個人趁機抓住我的胳膊往外拉我,我無法掙脫,回頭看了一眼丈夫,發現丈夫眼裏已沁滿了淚水。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依照最高法院發布的「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新政,向兩高遞交了控訴江澤民的訴狀。可是兩高不僅不立案,反而還違法的把訴狀退回到了本市的公安手中。

那是七月的一天,公安去我單位,指派我單位的人去我家詢問訴狀一事。當時我丈夫也在家中,他一聽此人的來意,還沒等對方把話說完,就態度非常嚴厲的告訴他:是我叫她寫的!你回去告訴公安,有甚麼事情,叫他們直接來找我,以後不准再找她的麻煩!來人一臉的尷尬走了。

沒過幾天,單位的人傳話給我說,那天那個人回去後,把來我家的情況彙報給了單位領導,領導說:以後再也不要到某某某(指我)家去討無趣了,她的丈夫太維護她了。咱沒有必要去得罪人了。我聽後很高興,丈夫的正義舉動,斷絕了單位人配合邪惡的念頭,減少了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的機會,生命有個好未來。

(四)嚴厲制止不明真相的人污衊大法

這些年,曾多次有人當著我丈夫的面污衊大法,都遭到我丈夫的嚴厲制止。

一次,有人在大街上當著很多人的面說大法的壞話,我丈夫也在那裏,他聽到後,很嚴厲的對那人說:你煉過法輪功嗎?那人說:我才不煉……

我丈夫口氣更加嚴厲的對他說:你沒有煉過,憑甚麼這樣說法輪功的壞話呢?!法輪功把你怎麼了?那人底氣明顯的有些不足的說:看樣你是個煉法輪功的,不然,你怎麼能替法輪功說話呢?我丈夫態度依然很嚴肅的說:我沒有煉法輪功,但我知道法輪功好,因為我家人有煉法輪功的。從她們的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真的是好,不僅能使身體好,脾氣性格都能變好。煉法輪功的人不做壞事光做好事。你倒給我們說說,這樣的功法到底是好還是壞?!那人無話說了。我丈夫又說: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不能閉著眼睛說瞎話,更不能昧著良心落井下石。法輪功沒傷害你甚麼,就不要跟著起哄,這樣對你不好。那人聽了我丈夫的一番話,覺得有些理虧心虛,再也沒有說一句話。周圍的人都在靜靜的聽著,有的在默默的點頭。後來,有人把這事告訴了我。我心裏真為丈夫的清醒正義而高興。

(五)讓她好好煉法輪功吧!

一次我們回老家,聽說一個鄰居以前煉過法輪功,迫害發生後,她的丈夫聽信了中共的謊言,不允許她再煉了。幾年後,她身體消瘦衰老,耳朵也聾了。

我和丈夫去了鄰居家,還沒等我說些甚麼,丈夫就很認真的對她的丈夫說:你叫她快煉法輪功吧,好好煉!耳朵就能恢復聽力。有很多重病的、醫院都治不好的人,都煉好了。她的丈夫有些猶豫的說:國家不讓煉,咱不敢煉,看到電視上放的煉法輪功的人被火都燒死了(指天安門偽案),我不敢叫她再煉。我丈夫表情有些嚴肅的對他說:並不是國家不讓煉,這場迫害是江澤民發動的。完全是一場特大的冤案,用不了多長的時間肯定要平反的。天安門自焚案是真正的造假案,有誰見過天安門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的?氣管切開了還能說話唱歌?燒傷包的緊緊的,肉不都得爛掉了嗎?如果燒死真能升天,在哪裏都能燒死。還用跑去天安門燒嗎?(這些都是他常看真相資料明白的)電視上說的都是騙老百姓的謊言,咱不能相信。要自己動腦思考,不能盲目的相信謊言。江澤民不讓煉,它能給你治好病嗎?讓她好好煉法輪功吧!

聽完我丈夫的話後,他臉上有了笑容,認真的對我們說:她要煉我不會反對了。這個鄰居在一邊聽不到我們說甚麼,我對著她的耳朵大聲的告訴她丈夫支持她煉法輪功了,她聽到了,激動的眼睛裏有了淚水。幾天後,我托人給她請回了大法寶書《轉法輪》,她高興的見了我的面後連聲說謝謝。

結語

在法輪大法被迫害的這些年中,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的許多家屬,都不同程度的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和身心的痛苦,在這過程中,表現也都不同,有很多像我丈夫一樣的正直善良的人,對大法有正念,對自己的親人不離不棄,相互扶持走過了艱苦的歲月;有的知道自己的親人修大法沒有錯,但在巨大的壓力面前,表現的很無奈;有的為了自己的前程和飯碗,昧著良心和親人脫離關係;也有極少數的人,被謊言毒害的頭腦不清,與邪惡為伍,落井下石,幫助邪惡迫害自己的親人。每個人的選擇都會給自己的將來帶來不同的結果。今天為大法弟子所承受的一切痛苦,都不會白承受的。當大法被平反昭雪之日,大法弟子的家人都能無愧地面對自己的親人,這也是我們的一個心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