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家屬:我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慶祝513明慧專稿)

尊敬的法輪功師父好!
各位法輪功學員朋友們好!

我是一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家屬,目前還沒有真正走入法輪功修煉中,我的妻子修煉法輪功很多年了,她看了這次「5.13」世界法輪大法日投稿中提到有緣的還未走入修煉的人也可以投稿,證實法輪大法的真實與神奇,就鼓勵我投稿寫出我的經歷來,我想了想這些年確實在這方面有很多經歷,就答應了。

我是一名機關幹部,從年輕時就當官,在中共這個官場裏混,就是沒完沒了的應酬,喝酒喝的很兇,有時一次就得喝二斤白酒,第二天接著喝,而且我的家族是遺傳性的高血壓、心臟病,所以到了我這兒就體現的更明顯了。在我三十多歲的時候高血壓、冠心病就很厲害了,血壓低壓就能達到140,高壓170或180(正常人是低壓80,高壓120)。在我不到四十歲時就做過全身的血液稀釋,等於換了一次血,吃藥一次得吃一大把,每天三次不能間斷。我那時經常眼前一黑就暈倒了,醫生也建議我這種情況要長期臥床養病,可是怎麼可能?那時我在鄉里當副鄉長,應酬根本推都推不了,我的妻子那時就發愁:年紀輕輕的病就這麼重,年紀大了可怎麼辦?後來好在是調到城裏來了,可是也是在機關工作,應酬少不了,而且這種病是不可逆的,終身性的,年紀越大越嚴重,那時我臉色一直發烏,活的也渾渾噩噩。

後來我的妻子修煉了法輪大法,在她的影響下我對法輪大法慢慢的有了一些了解,特別是看了大量的真相光盤,使我思想中破除了中共宣傳媒體的造謠和謊言,認識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思想中對法輪大法的態度越來越正面,同時感覺身體好像也比以前好些了。

我們家是一個真相資料點,出的資料很多,特別是真相幣,製作比較繁瑣,有的法輪功學員經常來幫忙,我從來沒有任何不愉快,我經常主動去買一些好吃的請這些朋友們在家吃飯,因為我覺得他們不容易,為講法輪功真相這件事辛辛苦苦的。我在單位裏會經常注意一些物件,只要家裏資料點能用的上的而單位裏不用的,我就帶回來給資料點用上。

我也會經常注意一些消息,我在公安機關的一個部門工作。有一次,我們地區「六一零」要從我們這裏調人過去,本來是讓我去,妻子怕我受污染,我就推了,換了我們辦公室的一個小伙子去了,但他經常回辦公室來玩,經常給我說一些迫害法輪功的事情,有的是不堪入耳的。有一天,他向我透露了一個消息,我們城市「六一零」要策劃一起事件栽贓法輪功,我們部門同時也接到了通知,當時有些城市已經發生了,但不是栽贓的同樣的事情而已。我回去立刻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懂技術的法輪功學員,他立刻發給了明慧網,同時編輯和製作了本地的真相傳單,明慧網第二天就將這件事公布出來,本地傳單也在明慧網發表了並被法輪功學員們廣泛打印和散發,結果生生的讓這件事情胎死腹中,本地「六一零」一看事情已經曝光了,就取消了計劃。

結果從這件事起,我開始發現自己的身體明顯變好,臉色不再發烏,經常紅光滿面,說話鏗鏘有力,身體感覺也非常舒服,妻子說我做了大好事得了福報了,但我當時還是不敢停藥。妻子有時也讓我看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在看法輪功師父廣州講法錄像時,看見大師在講法時身上金光閃閃,耀的我睜不開眼,我就用手在額前擋著看,妻子問我怎麼回事,我說法輪功師父身上的金光太強了,沒辦法只能這樣看。看了一段時間,很慚愧我沒有戒掉煙酒,沒有能走入修煉中,但在碰到事情時我也會想到法輪功師父的話。

有一次我騎車過馬路,一輛出租車把我一下撞倒了,我摔在地上,腿和臀部很疼,司機很緊張趕緊下車,我說:沒事,你走吧。司機都快哭出來了。我站起來後又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連連答應。還有一次,一位老先生也是把我撞倒了,我也是同樣對待,他跟我使勁握手,說:「我知道,我知道,法輪功好,我附近就有煉功的。」他還真把我當成煉功人了。

在二零零五年退黨大潮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在大紀元聲明退黨了,之後通過看真相資料,更明白了中共的邪惡,更明白當初的退黨決定是對的。有時妻子跟人勸退時,我就在旁邊附和:「我都幾十年的黨齡都退了,你還不退?」對方往往很快就退了。我有時也直接跟自己認識的人勸退,雖然很少,但那是幾十年黨齡的老黨員,結果還很成功。

有一段時間,我們住的地方周圍突然貼滿了誹謗法輪功的傳單,面積很大,妻子自己去清理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清理的差不多了,結果第二天貼的更多,妻子又要去,我有點擔心她的安全,就罵了她幾句。結果過了一會我看見一個像盤子大小的金色的法輪在我面前大約三十多公分處慢慢的移動著旋轉,一邊轉著一邊按圓形的軌道移動,我喊妻子過來看,她說她看不見,我給她指她也看不見,我明白這是我天目開了,也許是法輪功師父點化我不讓我阻止妻子去清除邪惡的宣傳單,法輪大概在我面前轉了二十多分鐘,我才看不見了。然後我就跟妻子一起出去,我給妻子放著哨看著人,妻子去清除了幾乎所有的邪惡宣傳單。但是第二天卻又貼滿了。後來我們打聽了是哪個單位幹的,在那個單位的牆上和那個單位貼過邪惡宣傳單的附近幾十座樓都貼上了勸善信,並在晚上打著傘(那個單位有攝象頭)給那個單位的領導辦公室裏塞了勸善信和《明慧畫報》。後來那樣的邪惡宣傳單再也沒有出現過。我在單位聽到一些警察在議論:法輪功把傳單都貼到某某單位了。還懷疑是外地的法輪功學員幹的,我心裏想:那就是我幹的呀!

去年我們地區發生了一起大的迫害,妻子也被綁架了,被關到了看守所。我一邊找人打聽消息,一邊每天給法輪功師父的法像磕頭,求大師救救他的弟子。結果沒多長時間妻子就被放回家了。其實我找的人還一點作用沒起,完全是法輪功師父的護佑啊!這件事情過後,我怕有人來騷擾,就提前辦理了退休,從單位退下來了,當時我想萬一有人來騷擾我就去擋著。結果安安靜靜,甚麼事都沒有。

但來我家幫忙的法輪功學員們卻受到了影響,有些不來了,有些也來的少了,但資料和真相幣的需求仍然很大。我就想,事情不能耽誤,為了資料點的安全,法輪功學員少來也好,我來頂上。我們這邊一年需要幾十萬張真相幣,從錢的分揀、熨燙、打印,有時一坐就要坐十四五個小時,但我沒有怨言,我願意為給法輪功說公道話而付出。零錢湊不夠是最急人的,特別是一元紙幣,銀行串不來,於是我和妻子每到傍晚,就像化緣似的,挨著攤位的去兌換零錢,即使是最熱的七、八月份也是如此。有句話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也許是法輪功師父看到了我們的心,就給我安排認識了一個老鄉,她的工作就是專門處理零錢的,特別是一元紙幣,要多少都有。於是現在我就每星期找她兌換,她也不多問,也很熱情,零錢問題就徹底解決了。

現在我已經六十歲了,身體卻比年輕時要好的多,血壓基本正常了,冠心病應該也沒有了吧,我沒去查過,但以前得冠心病時的感覺沒有了。現在我藥已經不再吃了,因為病已經好了,是藥三分毒,吃那些藥幹甚麼?頭暈、心悸的感覺都沒有了。

我現在一邊幫著做事,偶爾也和妻子一起念念大法書,有時我也聽一些法輪功學員和妻子說到法正人間的事情,說明白了法輪功真相的人將被救下來,將來的地球和被救下來的人類多麼美好,也說我做的事大的不得了。我雖不是十分明白和完全相信,但我就一個想法:法輪功這麼好,我就是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盡我的努力去做!

最後我還有個小時候的故事,在我六、七歲大的時候,有一次,有個大孩子背著我在水庫裏游泳,遊到水庫很深的地方,離岸已經很遠了,他突然沒勁了,就把我從背上掀下去,自己游走了。我當時不會游泳,掙扎了一會開始下沉,結果一股力量從水裏把我托起來,然後往岸邊推,推了好長時間,慢慢的推到了岸邊,我才撿回了一條命。我一直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知道有神明在保護我,我的妻子說我緣份很大,法輪功師父早就在管我了。也許是吧,不管怎麼樣,我要為今天的法輪功正法貢獻我的力量!

還有一些事情就不說了,我希望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能平平安安的,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法輪功真相!

叩謝李洪志大師!

謝謝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朋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