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全家支持大法 善人福報連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慶祝513明慧專稿)我今年六十六歲,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了,身體健康,精神飽滿。這些年,我的全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美好、超常,也都相信大法,全力支持我修煉,大法也給予了他們很大的福報。

丈夫堅持正義 為我做後盾

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我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單位非法開除。我的家人並沒有因此對大法和我產生怨恨,而是認定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

在巨大的壓力下,丈夫不僅支持我繼續修煉,還以他自己的方式為大法、為我鳴不平。

他背著我為我被開除的事到勞動部門上訪,讓他們拿出開除我的依據;多次到信訪局上訪,告訴他們沒文件的開除是非法的,要求給我恢復工作;聽說有市長接待日,他又去找市長上訪,同樣向市長要文件、政策,不管結果怎麼樣,他就是要去說句公道話,申訴冤屈。

在上訪未果的情況下,丈夫想到了法律。二零零五年,他把開除我的單位告上了法庭,這在當時邪惡迫害極其殘暴的情況下是件前所未有的事。開庭了,我和老伴站在原告席上,我當庭講法輪功真相和我為甚麼不放棄修煉,並講明他們開除我無任何法律依據,是迫害,要求恢復工作。所有在場人員都靜靜的聽著,有人還不時投來同情、讚許的目光。被告花了不少錢行賄打點,再加上當時的邪惡形勢,官司我們沒贏,還掏了五百元的訴訟費,但我堂堂正正講了真相,丈夫也以一己之力讓迫害者站在了被告席上,揭露了他們的濫權和污濁。

二零零八年,我們聯繫到了《山東省法制日報》社的總編,他讓我寫了一份被迫害的相關材料給他。了解情況後,他表示要無償幫助我提供法律援助。他自己也寫了一份材料連同我的材料一併寄給我地市委,要求給我立即辦理退休手續,如果不予辦理就登報曝光。在這種壓力下,市政府害怕曝光,立馬安排社保處人員主動上門為我辦理了退休手續。

丈夫工作有時需要到某地出差。他經常住在一家私人開的小旅館裏,一來二去就和老闆熟了。旅館老闆經常抱怨身體不好,孩子不聽話,家裏不順等,丈夫就給他講我修煉大法前後的巨大變化,也真誠的勸他們修煉大法,叫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學大法。原來這家人以前也修過大法,只因迫害的嚴重而放棄了。丈夫勸他們從新修煉,他們很害怕。

回家後丈夫跟我說起這事,我很為這家人惋惜。之後丈夫每次到那裏出差時,我都讓他給這家人捎大法真相資料,讓他們了解形勢,捎去我寫的信鼓勵他們。終於他們不害怕了,向我要了大法書返回來修大法。

在邪黨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中,我多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丈夫從來沒有埋怨過我。無論我做甚麼事,白天晚上甚麼時候出去,甚麼時候回來,他從不干涉。我不在家他無怨言的承擔全部家務,又管孩子又做飯,經常主動問我:「你出不出去?我給你的車充電吧?」看我要出去就讓我騎家裏新買的電動車。他有時出差幾天,回來覺的耽誤了我的事,好像挺對不起我似的,不讓我幹家務。有時我過意不去要去幹活,他說不用,你幹好你的事就行了。我勸親朋好友「三退」,他在一邊幫我說話。

出門碰到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他會像遇見自己人一樣,高興的說:「我知道真相,我老婆也是煉法輪功的,她叫××。」言語間透著一種自豪。

他今年六十八歲了,身體健康。退休後單位裏有甚麼技術難題還經常請他回去解決,退休加上單位返聘的工資,比年輕時掙的還多,真是得福報了!

兒子支持大法 生意紅火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後,我要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兒子主動去買火車票,又開車把我送到車站送上車。我到北京上訪五次,第五次沒走到北京,半路被截回,關押在本地派出所。兒子在家沒接到我的音信,猜想我在北京被抓了,便不顧一切進京尋母。奔到北京後,到北京公安局、派出所到處打聽找我,後電話得知我被關押在本地,又急忙趕回家到派出所要人,探望我。派出所不讓我們母子見面,兒子就跪在關押我的派出所門口嚎啕大哭。他的孝心感動了很多人。

我的住房冬天不供暖,兒子就讓我冬天到他家住。還把師父法像從我家請到他家,並告訴我這間屋子是你的,你愛幹甚麼幹甚麼。

兒子還參與反迫害。一次派出所到我家抓我,當時兒子、媳婦都在家,兒子不顧一切的擋著我不讓警察抓我走,與警察講道理,警察紅了眼,連兒子、兒媳一塊抓進派出所。過後兒子沒有半點怨言和後悔。

兒子開了個小吃店,每天進出不少零錢。他把收到的零錢收集起來換成真相幣,找出去的都是真相幣。每年過年,他家門兩側、店門兩側都貼上有大法真相的對聯。在當前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兒子的小吃店顧客盈門,總是滿座。兒子也用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飯菜貨真價實,經濟、衛生,口碑頗佳,收益很好。同行看到他生意火爆,都想去討秘方,其實秘方很簡單──支持大法。

不到三十歲時,兒子因工作關係患上了青光眼,這種病屬眼科不治之症,但不治又不行。就到青島眼科醫院去動手術。醫生也不敢保證術後結果。因為主刀醫生的父親就患此病,他父親也是我地一家大醫院的著名醫生。他給自己的父親做的手術就失敗了。兒子相信大法的美好,上手術台前和手術中他一直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手術非常順利,效果很好,眼睛至今一點問題也沒有。

我孫子今年十五歲了,前年又添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小孫女。兒子一家經濟寬裕,幸福美滿,全家人都感恩師父的洪恩。

女兒支持大法 福報連連

女兒今年剛滿三十歲。她大學畢業後順利的被一家企業錄用,因外語好,在科室做外貿。

女兒結婚後,頭胎生了個九斤重的女孩。孩子生下後,在產房裏有一段時間不哭,醫生發現了說孩子不會哭,叫各科室醫生會診後,又叫去兒科觀察一下。到兒科後,護士開始給孩子剃頭髮,準備輸液。我堅信孩子不會有病,我不停的跟孩子說話,告訴她「法輪大法好」,你有師父管,你沒事,同時求師父救救孩子。

孩子奶奶擔心的問:「行嗎?」我說:「行,咱們一起求師父。」就在護士給孩子繼續剃頭時,突然孩子哇哇大哭起來,吐了一口髒東西出來,就完全好了,不用住院觀察了。

這事連醫生都覺得是奇蹟。孩子現在已經三歲了,聰明可愛,甚麼病都沒有,我們全家都知道是師父救了孩子。

今年三月,女兒生二胎,進產房一小時,順產生了個十一斤多重的胖小子。醫生說沒見過這麼大的孩子順產的。女兒現在也兒女雙全了。

女兒小時候隨我修煉。她也兩次到北京上訪。我第一次去北京上訪她也要去,我問:「上訪危險,不一定能回來,你怕不怕?」女兒稚嫩的聲音擲地有聲:「不怕,咱可有師父呢!」我們母女到天安門做了該做的,平安返回。

第二次我沒去,十三歲女兒隨一位阿姨第二次上訪。這次被抓回後,與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被關押在派出所受迫害。

後來學習緊張,上大學後環境封閉,她漸漸放鬆修煉,但大法已經深深紮在她心上。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中,女兒也真名實姓參與訴江。她把自己在學校受到的迫害寫了出來,我這才知道女兒在學校受到很重的迫害,被點名批評,被逼當眾檢討,受到學校很大的壓力。訴江中她勇敢的把這些揭露出來,曝光江氏犯罪集團的罪惡,為正義吶喊!

無論我幹啥,只要是和大法有關的事,女兒都支持。

去年女兒被提為中層幹部,月薪七、八千元。

女兒大學畢業幾年光景,家庭幸福,好事連連。這對只有三十歲的女兒來說真是心想事成。其實這一切福報都來自於大法!她非常感恩師父和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