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大法弟子家屬的心聲(錄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一日】

作為一名生活在大陸的大法弟子的家屬,生活上、精神上都是頗有壓力的,當初我母親修煉大法時邪黨還沒打壓,我也就沒在意,後來母親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全家人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對大法產生誤解。母親回來後又繼續修煉,後來我妻子也開始跟隨母親修煉,我和家人軟硬兼施,竭力反對,也沒能阻止的了。隨著修煉我妻子的失眠,風濕病等都好了,她又開始帶著兒子一起修煉。這樣,我由擔心一個人的安全,變成對三個人焦慮。整天提心吊膽,時時處處注意妻子的動向,生怕她有危險。她去哪裏我都打聽,叮囑安全,她也知道我的擔心,所以經常給我講一些修大法祛病健身和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事例,一點點的讓我了解真相。

妻子修大法後也在改變,以前做家務總是攀著我,弄的我倆彆彆扭扭的,為一些瑣事吵架。修大法後,她能主動做家務,蠻橫倔強的性格也逐漸在改變,對我外出喝酒應酬,她也不生氣了,只是叮囑我少喝酒。我們不再像以前那樣吵架了。同事朋友們都很羨慕我們和睦的家庭,誇我有個好媳婦。我在工作生活中遇到的難題,她都會用大法法理來開導我,告訴我一定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吃點虧是好事,潛移默化中我改變了對大法的負面看法。在物慾橫流的社會裏主動按照大法的標準做個好人。

雖然我知道大法好,可我還是擔心她的安全,因為我知道共產黨有多壞,甚麼事都能幹的出來。她去哪裏我仍然要過問,她也不瞞我,告訴我去做甚麼甚麼救人的事,不用擔心,師父會保護。可是,每次我的心也一直提到她回來。記的是一個冬天的晚上,八點四十了她還沒回來,我坐不住了,就到小區大門外等她。大約站了一個多小時才接到她,我全身都凍透了,再加上擔心她的安全,哎,那個心情啊……

平時,只要我倆外出打車或買東西,還有朋友聚會她都講真相勸三退,我怕她有危險,都搶著幫她講,後來我朋友同事聚會只要是聽說有沒三退的人參加,她都想去,我不讓去。她就說那你幫我勸退,我只好答應。就這樣我也勸退了很多朋友和同事。只要她在大法上有甚麼救人或聯繫的事項需要用車,無論何時我都出車幫忙。

她和兒子訴江後,警察因孩子訴江找到家裏,要求我們陪孩子到派出所去說明情況。妻子說,我們沒做錯甚麼,決不能配合他們,不能去派出所。雖然我很害怕,但我同意了她的意見。後來,警察又給我打電話確定去派出所的事,我在電話裏義正詞嚴的告訴他們。我核實過了,起訴書是我兒子寫的,江澤民迫害大法弟子,迫害孩子奶奶,孩子要告他。小小年紀能有這種是非觀念,做父親的我自愧不如,非常支持。警察恐嚇我要公事公辦。我說,好啊,你們是執法者,希望不要執法犯法,來我家帶人時,把我家人犯了甚麼法的法律條例拿來,否則,我要依法起訴,維護我們自己的權利。以後警察再沒來騷擾,媳婦誇我說的好,做的對,還說是我的正念正行威懾了警察,制止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

在這裏我還想提醒一下曾經做過對不起大法的事的家屬們,趕緊悔過,上網發嚴正聲明,因為那罪過很大。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事例。我母親被非法關押期間,我每月去勞教所探望,都被逼必須罵師父、罵大法才讓接見。在考駕照時,我科目二總是不能通過,最後媳婦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肯定能過。我就照著念了,結果剛上車,考官就罵我,我很生氣,又一想考完就行啊,不跟他一樣的,忍住了。可是只考了一項,他就說我考試不合格,把我攆下車。當天,妻子看我心情不好,陪我嘮嗑,說想去看一位被非法關押的同修,那裏見同修不需要罵大法。我說怎麼不讓罵,那兩年看咱媽,不罵能讓你見嗎?妻子很驚訝說沒人讓她罵呀,根本不知道有這事。晚上,她很嚴肅的跟我說,知道了我為甚麼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科二也沒考過去,就是因為犯了謗師謗法的大罪,師父沒辦法幫助。她讓我寫嚴正聲明,我問清了怎麼寫,就自己在電腦上寫了聲明,並發往明慧網。第二天早晨還沒起床,駕校來電話問我說科二考過了,為甚麼沒簽字就走了?讓我去補簽字。當時我非常吃驚,知道自己悔過後,師父原諒了我,幫助了我。

說了這麼多,只想和同樣是大法弟子的家屬交流一下,咱們的親人修大法沒有錯,咱們一定要站在家人一邊共同抵制迫害,還大法和師父的清白。其實,我沒有大法弟子救人那麼高的境界,我只是希望盡我全力保護家人的安全。我只做了我認為應該做的一點事,大法師父卻沒有虧待我,給了我福報。這麼多年,我身體一直很健康,四十多歲的年齡還能順利找到輕鬆體面的工作。在此謝謝李大師,也感謝大法和師父給了我重塑了一個善良溫柔的妻子、懂事的孩子和一個和美幸福的家庭。

在新年之際,我代表家人恭祝師父新年快樂!也祝全世界大法弟子及其家屬新年快樂,萬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