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警察的心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

一個警察的心聲

〔河北來稿〕我叫杜保國,是一名警察,原任職於河北省某市分局。我今年才五十六歲,還不到退休年齡,可生活已不能自理了,需請護工護理。

有一天,護工用輪椅推著我出去曬太陽,遇到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姐。她關心的問我怎麼年紀不大就坐輪椅了?

她給我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使我知道了我是被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害的;我知道了周永康這個管司法的被判無期徒刑,是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江派人馬已有不少都遭了惡報,陸陸續續進了監獄;使我明白了,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些好人。可我卻聽信了江一夥的,對這些好人大打出手,我曾經親手打過三個大法弟子,打的不輕,我現在知道我犯大罪了,我這是遭惡報了。我為自己的不明善惡而懺悔,流淚。

大姐告訴我大法慈悲,只要現在明真相,知道大法好,退出自己加入的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團、隊,我的病會好的。我同意她幫我用真名退出中共。大姐說我悟性好,有救。我現在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還要給家人講清自己為甚麼遭遇這些,讓家人也能明白真相,有好的前途和未來。

叩謝大法師父教出這麼善良的弟子救了我!

男主人對警察說:「我看你們是吃飽撐的!」

〔大陸來稿〕前些日子,我對路人講法輪功真相時,被人給派出所打電話舉報。

我騎著摩托車在前面跑,警車在後面追。我騎到一個村子裏,拐進了一個死胡同。我看到一戶人家的街門開著,院子裏沒人,就把摩托車推進院子裏,趕快發正念,但當時心並不穩。

這家的男主人在屋裏看到我進了他家院子,就來趕我走。

我告訴他:「我是學法輪功的,是好人,給村民講真相被人舉報,被警察追到這裏。」他說:「我們村也有學法輪功的。村裏人都不會害你的,沒事。」我在他們家坐了一會,不想給他們添麻煩,在這位村民的指點下,我抄小道安全返回。

今天我買了禮物去答謝這家村民。他們夫妻倆告訴我:我走了不到半小時,警察就來到他們家打聽是否有人躲進他家來了?

原來警察沒追上我,就將警車開到村口準備攔截我。遲遲不見我的身影,就又返回村裏,以有人「偷東西」為名打聽我的下落。

來到這家院子,男主人故意問警察:「你們抓甚麼人?」警察說:「是偷東西的。」他又問:「偷誰家的東西了?」警察心虛,說:「別管那麼多了,反正沒偷你家的。」男主人說:「我看你們是閒的,吃飽撐的!」兩個警察尷尬的笑笑。

他對警察說:「早走了,不信進家裏看看?」兩個警察沒找到人,就問他:「往哪個方向去了?」他指著與我走的相反方向說:往那邊走了。警察只好離開了。

男主人說:「這個江澤民,沒有一個說他好的,害法輪功不說,沒給老百姓帶來一點好處。」

我說:「是啊,其實這些被謊言矇蔽的警察是最倒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