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警察騷擾 家屬的正義之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一天,當地派出所一名協警和一名警察到我家騷擾,當時我不在家,這名協警和我丈夫(沒有修煉)是同學,他打電話告訴丈夫上我家來,丈夫就讓他倆進屋了。警察在我家錄了像,問丈夫我還學不?怎麼煉?去誰家煉功」,丈夫告訴他們功法很好還煉,去誰家不知道,就是看書、煉動作。

我回家後,丈夫告訴我這件事。我說:你怎麼隨便讓警察到家裏來呢!他們這樣做是違法的。妹妹說:警察怎麼能隨便去你家拍照呢?來我家安裝電器的工作人員,沒出示證明,我給總部打電話說這事,總部都說應該出示證明,因沒出示證明總部說安裝費不要了。我想應該去派出所問問。

於是,我和丈夫、女兒、小叔子一起去派出所,進屋正好遇到了去我家的協警,我問他,今天你去我家了?和哪個警察一起去的?都錄了甚麼?這時女兒也對協警說:你怎麼能幹這種事呢?你就是個協警還能升哪去?我對協警說:我得看看你們都錄了甚麼?協警通知警察,出來四個警察,我問他們:今天誰去我家錄像了,我得看看錄的是甚麼?那個去我家的警察站出來說:我叫×××,我今天去你家了。我說:你都錄了甚麼?我得看看?女兒也說:你是不是把我的隱私都錄下來了,我的內衣、短褲都在那,是不是都錄下來了,快拿出來看看。

警察表示,都是上面的指令,我們也不願意幹。這時派出所副所長說:我們正在審理一個案子,等完事了再給你們看,我們等了一段時間,派出所副所長又出來說:這個案子一時還完不了,你們明天再來看吧。

一天白天,村幹部領著當地派出所二名警察去一大法弟子家兩次都沒人,晚上八點多,他們三人又去敲大門,問是誰?村幹部答話,大法弟子的妻子去給開大門,她一看進來的還有警察,隨手就關上了房門,問你們幹甚麼?他們說看看你丈夫還煉不煉了?大法弟子的妻子對他們說:煉不煉與你們有甚麼關係?警察還是想進屋看看。她就說,不行,不能進屋,還高聲呵斥他們……警察一看這樣就走了,再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