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我家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個普通的農村人,不懂甚麼大道理,今天我要來說說多年前發生在我家的真事,說說因為我妻子修煉法輪功全家受益的事。

妻子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她暴躁脾氣改了很多,對待我的父母也越來越好。就在我父母病重臨去世前的一個月,都是我妻子一人照顧他們,親友來看望我父母,也都是她一人忙裏忙外的熱情招待。這在農村來說是很不合情理的,因為我家兄弟哥仨,還有兩個姐妹。放在別人家一定會打的雞飛狗跳。但我妻子因為修煉法輪功,對這事一點怨言都沒有。事後,我的兄弟姐妹們都說:「法輪功真好!」

妻子不僅對待家人好,在我們做生意的過程中也總是告訴我要講誠信。一九九七年冬天,那時我們正在做水泥生意。一天,我給一個老闆叫二春的私人鋼廠送水泥,老闆算錯帳,多給了我兩千九百多元。那時候一個普通的正式工人一個月才掙二百多元。這下我可高興壞了,回到家就趕緊告訴妻子這個「好消息」。可是妻子卻說:「我們師父說不失不得,這個錢咱們可不能要。做生意一定要講誠信,趕緊給人家送回去。」我很不樂意說:「這麼多錢,你知道我得送多少水泥才能掙出來?」

妻子又給我講了好多道理,最後我只好騎著摩托車頂著雪給老闆送去了。來到老闆家,他和他兄弟正在炕上喝酒。我說:「二春,今天你把帳算錯了……」

沒等我說完,老闆很不高興地說:「我怎麼會把帳算錯呢?不可能!」我忙說:「不是,是你多給我錢了,兩千九百多塊錢呢!」並掏出錢遞給他。他一看激動的握住我的手說:「大哥,你太好了!現在咋還有這麼好的人呢?」我笑了:「哪是我好,是你嫂子好。人家煉法輪功,說做生意要講信譽,非讓我把錢給你送來!」

老闆聽了感動的不得了,馬上打電話對我妻子說:「嫂子,你們煉法輪功的真是太好了!以後我一定一直跟你合作。」

當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這個叫二春的老闆又給我妻子打電話說:「嫂子,你們這法輪功這麼好,他們咋還鎮壓呢?!嫂子,你放心,我支持你們,以後只要有活我就跟你合作!」

妻子修煉法輪功不僅讓我們家庭和睦,生意興隆,而且我們全家還受到大法和大法師父的保護,碰到驚險的事都有驚無險。

(一)

有一年冬天,一天我見天氣晴朗,便開著拖拉機去水泥廠拉水泥。裝完車已經六點多,天都黑了。天上突然飄起了小雪花。我心想:路上還要經過一個大長坡子,得快點往回趕。可是等我把車開到這條必經的大長坡子時,拖拉機的車轂轤開始在原地不斷打滑。眼瞅著天越來越黑,拖拉機在這坡子上既不能上又不能下,旁邊又是兩米多深的大深溝,心裏特別害怕,要知道很多車都是因為下雪天車轂轤打滑從這裏翻到溝裏去的,輕則受傷,重則喪命。

正在我越想越害怕又沒辦法的時候,從拖拉機的後視鏡發現正有兩個年輕的小伙子過來幫我推車。估計是他倆看到我的車在打滑很危險,好心來幫我。我很感謝他倆。可是任憑這倆小伙子怎麼推,車還是原地打滑。接著我又看到兩個小伙子到路邊鬆動的土路上捧土,然後往車轂轤底下撒,有了土,車就不打滑了,拖拉機就勉強可以往前走一點,於是兩個小伙子輪流捧土往車轂轤底下撒,撒完就把車往前推一點,再去捧土往車底下撒,撒完再推一次車,我的拖拉機就這樣一點點的往前走。百米長的大長坡子,我的拖拉機足足走了兩個鐘頭!到了坡子上邊,我和拖拉機終於完全脫險,兩個小伙子渾身上下全是泥水了,我跳下車來,不知道說啥好,掏出煙來請他們抽,表示感謝,可是他們連煙都沒抽說聲「再見!」就走了。

回到家我跟妻子說起這件事,妻子說:「以前大白天的很多車都在那裏因為打滑連人帶車翻溝裏。這大晚上的,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居然有素不相識的這兩個小伙子給咱們幫這麼大的忙,這就是師父在看護咱們啊!」

還有一次,我往三十五里地以外一個村送水泥。返回時半路上我就感覺拖拉機有點不對勁,好像方向盤有點不聽使喚了,正是人來人往的時候,這要出點事後果可了不得!一路上我加著萬分小心,慢的不能再慢的把車往我們賣水泥的攤位那開。快到我們攤位的時候,妻子發現我的拖拉機好像有問題,就對周圍攤位的人大喊:「你們看我家的拖拉機是不是出問題了?咋那麼慢呢?」幾個賣白灰的人立刻跑到我的車後把我的拖拉機拉住了。拖拉機一停,我再也支撐不住一下子趴在方向盤上。足足五分鐘我才緩過來,長出了一口氣。就在我從車上下來的一瞬間,方向盤和方向盤下邊的大鐵桿子就隨著我掉了下來。

妻子嚇壞了,一看我,說我的臉嚇得比燒紙還黃。問我方向盤和大桿子都這樣了,是咋開回來的?我說:「我都不知道是咋開回來的!」妻子說:如果沒有師父的看護,你早出事了,我們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保護咱們呢!

過後想想,真是後怕!其實,方向盤應該在我感覺不對勁的時候就已經出大問題了,可是師父卻一路保護著,讓我安全回來。

(二)

師父除了保護我的安全,還有兩次保護了我家的水泥,要不然損失可就大了。有一年夏天早上,我從水泥廠裝了一拖拉機水泥往工地運,大約有十五里地的路程。九點左右,剛從水泥廠出來,天突然就黑了下來,黑得就像晚上一樣,眼看著一場暴風雨就要來了。我想:這可咋辦,一車水泥五噸多,忘了帶雨布,這要讓雨澆了,施工單位一分錢不給,那得損失多少錢啊!情急之下,我突然想起求師父,於是就大聲說:「李洪志師父,請您先別讓下雨呢,請師父保護讓我把水泥送到工地!」就這樣我一路喊著這句話往工地開,黑雲就好像壓到了頭頂,可這雨愣是下不來。到了工地我趕緊把車上的水泥往下卸。剛卸完處理好,瓢潑一樣的大雨就嘩嘩的下起來了。當時我就想,真是神助我啊!這一路上,這大雨就在頭頂上,就是下不來。求師父保護真是管用啊!

還有一次更神奇的事。也是一個夏天,我家購進了三十多噸水泥。由於天氣晴朗就沒用塑料布把水泥蓋好。妻子中午去睡午覺,我趕著往七、八里地以外送幾袋水泥。剛到那兒,大風就刮了起來,我一看要下大雨就趕緊往家趕。一著急都忘了給妻子打電話讓她趕緊起來去蓋水泥。當我快到攤位的時候,雨已經下了起來,這下把我急壞了,可當我趕到了攤位,發現妻子正在用盡全身力氣用那大塑料布蓋水泥,可風太大,幾次都險些把塑料布刮跑。我趕緊跑上前幫忙,我的拖拉機停在地上,都被大風往前刮了幾十米遠,你就知道這風有多大!經過我們夫妻倆共同努力,終於把水泥蓋好了。我們回到家裏,渾身已經濕透了。

妻子對我說起她去蓋水泥的事,說,她正在睡午覺,根本不知道要下大雨,睡的正香呢,突然接到一個電話,說鐵路浴池要一袋水泥。那個鐵路浴池在建的過程中都是我們家給送水泥的。不過這浴池那時候早都蓋完了。妻子在電話上說:「好,就送來。」突然她發現天黑了,一定是要下大雨,於是就趕緊起來跑到我們的攤位去蓋水泥。

妻子說:「明天一大早一定給鐵路浴池去送袋水泥,雖然一袋不值得送,但是要不是人家給我打電話要這一袋水泥,我肯定醒不了,咱家的那三十多噸水泥就全泡水裏了,那損失可就大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給鐵路浴池送水泥。浴池老闆說:「我們啥時候要水泥了?我們的浴池早都蓋完了,要這一袋水泥幹啥?」等我拉著水泥回到家裏跟妻子說起這事,妻子突然明白了,說:「師父,弟子悟性差呀!原來不是這個鐵路浴池要水泥,是師父在用這個電話叫醒弟子,保護弟子不受損失啊!」

以上就是多年前發生在我家的故事。大法的神奇故事很多,有些事不是親身經歷,聽起來像是在編故事,但是我作為大法弟子的家屬要公正的說一句: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都是我的親身經歷。我還想告訴大夥,只要相信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就一定會保護我們。

正是因為我家在大法中受益這麼大,所以這麼多年妻子修大法我非常支持。冬天同修來我家我給他們生好爐子,並守在旁邊添煤,生怕屋子不暖和;每當大法中有甚麼活要幹,我都搶在前面幹,心甘情願的幹。我把第一個月的退休金又加上自己的一點積蓄共二千元捐給了資料點,讓同修做更多資料,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

最後,我要叩謝李洪志師父!真心感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