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給我新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的,剛學法不久就發生了迫害,由於學法不深,加上家人看了電視上對大法的造謠抹黑,萬般阻撓我修煉,無奈放棄了修煉。直到二零零五年,在我生命垂危之際,醫院說我的哮喘病屬於罕見的病例,這樣頻繁發作最多可活三年,住醫院治療也只能耗錢,暫時抑制抑制,不能根治。

本村一位同修聽說後,給我送來《轉法輪》,並沉重的說:「我夢中看到你已命在旦夕,只有師父能救你,你接著修吧。」我當時點了點頭接過寶書,但由於我是抱著強烈的治病心有求而學法,所以身體狀況沒有多大的改變,病情雖有所緩解,但還是會發作,一直拖到二零零九年,丈夫見我半死不活的,為了給我治病家裏一貧如洗,他身心疲憊,為了尋求心裏安慰,在外面有了外遇,回來吵著要和我離婚。

此時我萬念俱灰,精神和身體都承受到了極點,已生無可戀,和他簽了離婚協議。他拋下兩個正在讀書的孩子給我,從此對我們不管不問。我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人瘦成皮包骨,與外界隔絕,望著空蕩蕩的家,看著兩個滿臉無奈和無助的孩子,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心酸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我該怎麼辦?難道我真的扔下兩個孩子一死了之?可我是修煉人啊,我不能這麼做。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慈悲的師父讓親戚同修每天來陪我大量學法、煉功,並從法理上開導我。漸漸的我從新審視自己的修煉,找到了問題的根源,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很多強烈的執著心慢慢的放淡了,並學會遇事向內找。師父為了讓我放下對孩子爸爸的怨恨心,多次在夢中點化我,讓我看到我們之間幾世恩怨,明瞭萬事皆有因由,徹底放下情的牽絆。

隨著學法的深入和不斷的煉功,我能在附近做一些零工來維持我們娘仨的生活了,心態和氣色好了很多,周圍了解我情況的人也很驚奇我的變化:由一個舉步為艱、哈腰駝背的老婆婆變成了家裏的頂樑柱;由一提到孩子爸爸氣就不打一處來,到能坦然面對他的再婚生子;由怨恨孩子的爺爺是我們離婚的幫兇,到孩子爺爺住院我前前後後照顧直到壽終;尤其是從為家裏蠅頭小利爭鬥,到慷慨的資助同事;由娘家人對我的不理解,到對我的由衷敬佩……這一切的改變經歷了多少次的磨礪,多少人心的碰撞,其中的艱辛是常人無法體會的,這其中傾注了師尊多少的心血和看護,無法用人間的語言形容。

時至今日,師尊給了我一切最好的,兩個孩子都已有穩定的工作,待遇也不錯,除去每月的開支還能有結餘積蓄;親戚也有兩人相繼走入修煉,我們成立了家人學法組;從訴江到現在家裏和親戚家陸續開了優曇婆羅花,師尊一再鼓勵我,讓我攆上,補上那幾年落下的修煉,我除了料理家務外全身心的投入修煉,真相幣、橫幅、展板、語音電話、講真相等救人項目,只要同修需要,我都會無條件的圓容、配合。

我平時大多時候是上午學法、發正念,下午和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下面我談談自己講真相的經歷:

虔誠的老婆婆

我經常和兩位同修阿姨A和B一起到湖邊講真相,由一人講,另外兩人發正念,互相配合。有一天,我們迎面碰到三個老奶奶,她們邊走邊聊,我們立馬迎了上去,我說:「奶奶,今天碰到是緣份,我告訴你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身體更好,有福氣的。」其中有兩個奶奶一聽是法輪功的拉著就走了,只有那個高個的奶奶拉著我的手一個勁的說謝謝,我就告訴她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救人的大法,並告訴她善惡有報的天理。她直點頭,不肯放手,我又講大法洪傳世界,在中國受到的迫害,講中共無神論,迫害佛法迫害好人,必遭天譴。她還是拉著我沒有離開的意思,一直跟著我走,我只好說:「奶奶,您聽明白沒有?要不我給您個護身符,您每天照著念,今天我們就聊到這吧,我們還要去救別人,下次有緣再聊。」她一聽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我明白了,好,好,我不耽誤你們了。」說完還一步三回頭的說謝謝。

隔些時日,我們又來到湖邊,沒走幾步,不遠處就看到老奶奶正朝著我們走過來,我們四目相對,老奶奶一路小跑來到我面前,拉著我的手說:「你還有護身符沒有,再給我兩個,我給我外孫和孫子。」我從包裏拿了兩個給她,她又說「再給兩個行不,我想給我家人每人一個。」我問:「奶奶,您要這麼多,弄丟了對您不好。」老奶奶一聽急了:「我怎會丟呢,他(法輪大法)在我心裏已經打了個結了。」說著用手在胸口比劃,又說「我每天早晚洗漱後就到堂屋拿著護身符合十,再誠心誠意的念那九個字,你放心好了。」我聽了很高興:「好,那您把這幾本真相小冊子也帶給您孩子們看看,他們明白了真相就會珍惜護身符,才有福份的。」說著我從包裏拿給了她,她像得了寶貝似的,揣進外衣的內袋裏,樂呵呵的走了。

剛直不阿的老幹部

有一天,我又和同修阿姨A一起在馬路邊,邊走邊講真相,看到前面離我們不遠處有一位中老年男子拄著拐杖一瘸一瘸的走,很是艱難,我和同修阿姨A快步趕上去。我看了看他就親切的問他:「大哥,你這是中風了?」他一愣:「你怎麼知道?」然後就滔滔不絕的講他中風動了手術後,又意外受傷,反覆的做了兩次手術,如何倒霉等。我憐憫之心油然而生,溫和的說:「大哥,你今天碰到我們有福了!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你身體會有幫助的。」然後,告訴他大法洪傳的盛況和三退保命,他一聽就激動的大聲說:「我知道,我是退休的幹部,比你們更了解共產黨,它壞透了,我恨它,我連後顧之憂每月幾千元的退休金都不要它,不領!我手裏還有他們的紅頭文件呢,別人怕它,我不怕,我敢做敢說,你們法輪功是好的,我國外的親戚給我講過,我退,我不要它!」同修A高興的說:「你真是個明白人,我這有兩本真相冊子你拿回家好好看看,對你會有益的」。他一聽就拉著同修阿姨A的手誠懇的說:「好,我發自內心感激你們,謝謝你們。」A說:「你別謝我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我師父看你是個明白人,善良人,安排我們來救你的。」他高興的說:「那還不是要你們穿針引線!」

等了八個月的有緣人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和同修阿姨A又一次來到湖邊,沿途和幾個有緣人講了真相,正準備往家返,看到離我們不遠處的石凳上坐著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他望著湖水發呆,目光呆滯,面無表情。我沒有停下腳步,同修阿姨A卻走過去和藹的問:「你怎麼一個人在這?曬曬太陽啊?」他抬起頭看著我們,指了指耳朵說:「我耳朵不好使,聽不到,我每天有空就坐在這,已經有八個月了。」我聽後就坐到他身旁,邊說邊用手在掌心寫字給他看,問他姓甚麼,告訴他三退保命,沒想到他居然都聽到了,叫我用真名給他三退,我從包裏拿出護身符和真相期刊送給他,叫他認真看看,並告訴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他有好處。他接過去不停的說謝謝,然後就迫不及待的看了起來。我和阿姨起身離開,走到湖對面,看他還拿著真相小冊子在看呢。繞湖一圈後快到家時,我們汗流浹背,同修問我累不累,我說:「剛才若不是你,我們還錯過了有緣人了,那真對不住師父的苦心安排了,看到他得救,我累也開心了。」同修會心的笑了。

以上是我講真相的幾個片段,我知道雖然每天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但離師父的要求還很遠。有時同修間心性上的摩擦產生的間隔和安逸心的放縱,以及正念的不足和慈悲心的欠缺都會對救度眾生有影響。所以,我只有學好法,實修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是大法和師父造就了我,給予新生,我沒有理由不做好弟子的本份,兌現誓約,帶領著自己的眾生跟師父回家。最後敬錄師父一首詩與同修共勉:「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1]。

叩拜師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