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脈管炎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從一九九五年春季開始,雙腳出現一種症狀,正在行走時,腳部突然腫脹疼痛,休息一會後腫脹疼痛消失。

一九九五年夏季,我去北京協和醫院、武警部隊等多家醫院進行檢查都沒有確診。一九九五年秋季,腳趾末梢出現發白、發涼疼痛的症狀,去吉林醫院檢查後,確診為脈管炎。為了治好我的病,我開始住院治療,打針吃藥也不見療效,從此開始四處求醫問藥,均不見好轉。症狀從初期的下肢末梢發白、發涼、疼痛到腳趾開始潰爛,病情逐漸發展。

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早晨,我出去散步,看見一群人在煉功,一問是煉法輪功的,我就開始跟著比劃,當時就有煉功的人教我煉功動作,一比劃,身體很舒服,就每天早晨去煉功點煉功。

十幾天後,輔導員告訴要辦九天班,放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就和妻子一起去看錄像,看完錄像後,感覺這個功法很好。我就一直每天早晨出去煉功,不知不覺腳趾潰爛處癒合了。那時,由於沒有真正理解法輪功,就把它當成了一種氣功,所以也沒有按照《轉法輪》書中的要求真正修煉自己,在社會上該幹甚麼還幹甚麼,根本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的人。三天一打魚、兩天一曬網,不能堅持學法煉功,即使這樣師父也一直在管我,脈管炎沒有再犯。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下令鎮壓法輪功,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我知道共產黨又要搞運動進行政治迫害了,在怕心的作用下自己很少看書和煉功了,在社會上吸煙、打麻將、色心和利益心都回來了,根本不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這時脈管炎病又回到身上了。雙腳開始十個腳趾輪流潰爛,然後癒合、再潰爛。雙手的十個手指末梢也開始輪流潰爛,然後癒合、再潰爛。在這期間 先後去吉林、河南、哈爾濱等地治療,從各地能治脈管炎的地方郵寄口服藥,病情時好時壞,在這期間雙手已截掉三根指。

到二零一一年五月初,病情急劇變化,疼痛使我不能站、不能坐、不能臥,只能扶著圓角凳在地上移動。雙腳小腳趾潰爛見骨,在右腳小腳趾靠近腳掌處,爛了一個深坑,已看見白骨。雙手各有一個手指潰爛見骨,這時體重從一百二十斤下降到九十多斤,每天睡眠不足半個小時,連續二十二天,最後一天,我連扶著圓角凳在地上移動的力氣都沒有了,真正體驗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覺。自己決定第二天去醫院截肢。

就在這時,我的妻子(大法弟子)和我講:明天去醫院截肢,我陪你去,但是你在外面已經走習慣了,截肢後,你走路就困難了,你要考慮好。如果你能下決心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把一切交給李洪志師父。師父一定會管你的。

就在我已經沒有出路的時候,我決心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師父,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功,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第二天,我將所有吃的藥,外用藥,輸的藥液,全部扔掉,吸了幾十年的煙也戒了,潰爛處用生理鹽水沖洗創面,外敷紗布,每天堅持看《轉法輪》書,患處疼痛在逐漸減輕,我從不能站、坐、臥,到開始間斷的能夠站立和坐下,從十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十多天後,可以躺下睡覺了。

從能開始站立的時候,我就開始煉功,潰爛處一天天好轉,滲出物每天在減少,特別是在學法煉功後的二十多天時,右腳掌深坑露骨的地方,一夜之間長上一多半新肉,白花花的骨頭不見了。

一個多月後,我可以行走了,手指和腳趾露出的骨頭自己脫落,傷口自己癒合了,兩個月後傷口全部癒合,脈管炎病好了!

這是我得病十六年各處醫治沒能治好的病,在學法煉功兩個月的時間中,不吃藥,不打針,不上藥,自己完全好了。喜悅的心情難以言表,我生命的深處深深感謝李洪志師父,將我從生不如死的疼痛當中,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我的體重現在達到一百四十多斤了。

我的親屬、同事、同學,從我身上的變化,真正的知道了法輪功是好的,很多對法輪功不了解的人,通過我身體的變化,也不再聽信中共的謊言了。我真心希望世人能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