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金不換 踏上法船返家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感恩師尊慈悲一等再等,我才能有幸重回大法中修煉,不負千萬年、億萬年的等待。作為一個曾邪悟極深、離開大法十餘年的我,無法用語言表達感恩之情。我在二零一五年末才走回大法中,在參與訴江的過程中,破除多年來滋養暗藏的怕心和諸多人心,一路顛顛簸簸,在師尊及大法法理的引領下、在同修們關心幫助下,我終於有勇氣向師尊說:師父,弟子回來了!弟子一定會做大法一粒子,決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跟上正法進程隨師父回家。

這裏,向偉大的師尊和眾多大法弟子及有緣世人,彙報這一年多來的修煉體會。

一、堅定正信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過去的歲月裏。自己一直走著舊勢力安排的路:得法初期表現精進,迫害初期表現極好,但幾經魔難後開始邪悟。成為舊勢力銷毀的對像。九年冤獄生活。造業無數不說。還增添了我無盡的無奈。我邪悟期間。婆婆、丈夫(同修)都含冤離世。二零一五年歲尾,剛剛回歸修煉、年方20 出頭的大兒子又淒慘離世。面對這種慘絕人寰的考驗,我毅然堅信隨師父正法修煉。

雖然我回歸的機緣是為了救兒子而「抱佛腳」,但我深知是偉大的師尊看到我雖然邪悟但仍有向善修煉的願望,而破天荒的一再救贖我。痛定思痛,我利用一切條件多學法,彌補多年來的缺失,十二年,我落下太遠了!師父各地講法看了三遍,《轉法輪》《洪吟》抄寫一遍。

我在邪悟期間,因為人心招來一段強加來的姻緣。我先是被他強暴後,無奈接受了命運安排。生活在一起後,發現了彼此做人基礎差距太大,但顧慮於不想讓老人擔心、傷心,加上害怕遭他傷害,就一忍再忍。後來,當他得知我要重修大法後,表現出極大的猜忌、妒嫉、惡毒、發狂!我從未見過這樣的表現,在兒子去世的悲憤中,我鄭重宣告我重回修煉的決心,無人能阻擋!但是我沒提防,他趁我睡覺時損壞大法書和資料,他造惡業,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法。剛開始,我一直把他當作舊勢力來毀掉我的生命,對立的面對著考驗,堅定著自己。我利用一切外出條件做大法弟子該做的能做的。他無計可施,同意我在家修煉。後來同修和我交流,他也應該是被救度的對像,何況師父後期講了「將計就計」[1]的法,我們應該拿出大法弟子的胸懷。

我開始由初期的顧慮心、恐懼心、怨恨心,逐步的用大法弟子的善和包容面對他。在後來我認識到應該衝破阻力參加集體學法──去一個男同修家學法,這又引來他瘋狂的發作,趁我不在家,又撕毀了大法資料。

當時我簡單的認為是考驗,沒意識到是自己講真相不到位、敬師敬法不到位、沒修出慈悲心所致。他請女同修來家裏和我一起學法。再後來,當他再要犯罪時,我寧可挨打也要護著大法書,並正告他,不允許他再犯罪。操控他的邪惡因素在我正念強、做的正時,他無話可說,並一再明確表示不管了。再後來他能保護我去貼真相資料了。舊勢力阻撓我回歸的伎倆破滅告吹。

二、無條件的向內找 歸正自己 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

師父給予我們的法寶就是向內找,我們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圓容好這部法,才能救度的了有緣生命。

我表面是開創出修煉環境了,他偶爾也會說支持大法功德無量,以後會修煉的話,說法輪大法好的話,但是我沒有注重嚴格修煉自己的言行,注重發正念清理他背後操縱他犯罪的邪惡,加上對他的表現起了小滿意的心,又導致他幾次三番的在我有漏洞時,他就發作造業(我知道他人這面無法理解我們對師父和法感恩,他妒嫉的不得了)。我聽師父的話向內找,修正自己,包容他。他是拎著包來我家生活,他長時間不出去賺錢不說,還總玩彩票,妄想一夜暴富,經常抱怨他苦他累。在他一次次剜心透骨的謾罵中,我向內找:自己有極強的不讓人說的面子、虛榮心、受不了冤枉委屈的心、瞧不起他的心、自以為是的心、好為人師的心、計較利益的心、利用人的心、逆反心、求安逸的心、自私自利的心、色慾心、一貫說了算的強勢習慣等,太多不好的東西附著在我的世界裏,離師父要的「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差的太遠!

每一次他的魔性大發我都會動心──算了吧,讓他走了得了!但一次次的隨著向內找,我沒有了氣恨、委屈,總是用大法弟子的胸懷包容他。他們家人都知道他脾氣不好,我的修行得到了他全家人的認可,他們都理解支持我修煉大法。

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3];「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回想過程中,因為自己沒放下常人心,才痛苦,放下執著,感受到的「輕舟快」的美好。修煉就是一念之差。我從怨恨委屈到認識到他真的是在幫我轉化業力、幫我提高來了,真得好好感謝他才是!我從過去認為的他是舊勢力安排毀掉我的生命到走師父安排的「將計就計」的法,救度一切生命的認識,體現了大法的威德。

三、識破假相、正念正行

在過去的一次次摔跟頭中的教訓,就是沒有用正念對待修煉的細節:學法流於形式,貪圖遍數;平時不守住念頭,經常溜號,包括學法時也走神、犯睏;向內找時只找表面,一帶而過;做三件事,有時是出於完成任務式的;在劫難中,放任人的名利情諸多因素。

師父講法中說過:「作為你們來講,大法弟子啊,越到最後越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做了一大堆事,回過頭來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卻不是用正念,沒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裏頭。那換句話講,在神的眼裏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煉,雖然做了。你說這不白做了嗎?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眾弟子鼓掌)那不是師父隨便想出來的東西,師父給你們講出來的是宇宙的法。剛才講的就是告訴大家,千萬不要放鬆修煉,千萬不要放鬆學法,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以前沒學好,今天師父又給你講了一遍,你回去之後一定認認真真的看書、修煉,思想不要溜號。」[4]

我本來就應該是宇宙真理的捍衛者,但是我卻缺乏這凜然的正義無畏精神,也缺少護持大法的威嚴,在為私為我中墮落。由於境界所限,很多時候不能像師父所講的「神起來」,我雖然注重擠時間多學法,但有時還是被溜號、犯睏的物質帶動無法溶入法中真的學法得法。在拖疲了人的一面和安逸心的帶動下,好長時間無法發半夜十二點的正念,救人的事也沒能緊迫的去做。被疲憊睏倦帶動的沒了正念,加上一隻胳膊無名的疼痛好久找不到根源,還經歷了功到底存不存在的關乎信師信法的根本考驗。

我在學法、煉功、發正念時,一直都存在主意識不夠強大的問題,我很苦惱。但是一直改進不大,直到最近和同修交流怎麼修煉後,才意識到自己根本沒嚴肅對待平時的每時每刻的修煉,才導致至今還在大法門口徘徊的狀態,對不起師父的苦度!面對自己修煉差讓自己生不起信心的假相,我選擇堅信師父堅信法破除它。放下在大法中求好處的心,從認識到做起改變過去的慣性觀念,維護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履行大法弟子的誓約。因為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啊,你們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們每個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無比。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5]

在前兩天的一次心性關中,我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把握住自己所在的境界中的正念後,靜功又能突破一個小時了。在整體配合上,逐步做到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自動修補需要我為同修做的一點點,但是救人的事做的還遠遠不夠!

作為我,一個對大法曾經起過很大破壞作用的人,只有放下一切人心、牢記修煉無小事、一切以大法為重,在自己的修煉環境中老老實實實修好自己,才是在給師父交滿意的答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