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開遇大法 急診常客獲健康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青壯年時期,從事衣食商品進出口貿易的陳正坤,可說是水陸兩棲的運動健將。進到泳池游上三千公尺是小菜一碟;他也是中永和社區業餘籃球隊──「雙和老馬隊」的球員,曾多次贏得世界華人杯的冠軍;可他也同時是醫院急診處的常客。

經常性的突發心臟停機

打從三十歲左右開始,陳正坤經常無預警的胸悶氣塞,嚴重到近乎窒息、心臟停止跳動,被緊急送醫搶救,每次醫診結果,無論西醫、中醫都是千篇一律的宣告沒有疾病,找不出這症狀的病根。有一次,經球友推薦,陳正坤向台北某著名醫院的一位心臟科權威求診,歷經跑步機、心電圖、核磁共振等診察結果,這位權威告知陳正坤的心臟沒有病,建議他轉診精神科,陳正坤聽言感到屈辱,負氣不再進醫院找病因。除了醫療手段,對生命感到迷惑的陳正坤也熱衷接觸佛教、道教各門派和多種氣功,可還是找不到解惑的答案。

'圖1~2:陳正坤和妻子劉梅有幸修煉法輪功之後身強體健、精神颯爽,胸襟開朗豁達。'
圖1~2:陳正坤和妻子劉梅有幸修煉法輪功之後身強體健、精神颯爽,胸襟開朗豁達。

春暖花開遇大法 解危機

二零零一年四月,春暖花開的日子,陳正坤和太太劉梅回故居看望一位美髮業的朋友,一見面非常詫異:「才八、九個月不見,你氣色怎麼變得這麼好!?」朋友回答:「我現在煉這個功法非常好!」隨後愉悅地敘說修煉法輪功之後的身心感受,並且拿出《轉法輪》和《洪吟》送給正坤夫妻。

陳正坤日夜捧讀幾天就把《轉法輪》看完,並且找到住家附近有個煉功點的資訊,他對妻子劉梅說:「還有五套功法,我先去了解看看,真是好的話,我們再一起學煉。」

隔天凌晨四點多,陳正坤來到三峽祖師廟前的「長福橋」煉功點,觀看法輪功學員煉功,和學員聊些心得體會之後,決心專一修煉法輪功。他迫不及待向學員表達想要學煉的意願,學員們熱心地為陳正坤夫婦和幾位朋友加開法輪大法九天學習班,夫妻倆都說:「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六日是我們得法的日子,每天學法煉功很快樂又充實,感覺法輪功真是好!應該讓更多人受益;隔月五月底,我家就整理出來開設九天班到現在。我女兒和兒子也先後在同一年的七月和九月得法,包括我媳婦和孫子、孫女都是法輪大法弟子。」

比起壯年時期更健康

走入大法修煉,夫妻倆每天學法煉功不懈怠,經過半年左右,陳正坤猛然發覺,胸悶氣塞窒息感和突發心臟停止跳動的毛病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無蹤。青壯年時期是醫院急診處的常客,長達二十多年的苦惱,在「知天命」的五十多歲修煉法輪功起始,成為醫藥的絕緣體,至今七十出頭,更是身強體健、精神颯爽,胸襟開朗豁達。

陳正坤說,《轉法輪》這本書字面上很容易讀懂,言淺理白,但是內涵又很精妙玄奧,越讀越覺得博大精深玄妙無比,像是永遠挖掘不完的寶藏。我尋覓幾十年無解的疑惑都在學法之中得到解答,心胸的鬱結日漸開朗,身心輕鬆自在。

'圖3:陳正坤和妻子劉梅每週固定時間到景點煉功弘法、舉展板講真相。'
圖3:陳正坤和妻子劉梅每週固定時間到景點煉功弘法、舉展板講真相。

年少失學 喜獲高德大法解遺憾

妻子劉梅表示完全同感說:我最初拜讀的是《洪吟》,覺得朗朗上口很有意思,讀到〈因果〉這首詩:「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從小拿香拜佛、拜祖先的劉梅內心觸動很深:「這是本奇書、寶書!」她決心修煉法輪功。

生長在重男輕女的務農家庭,劉梅從小需幫忙家事和農務,課業學習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有一搭沒一搭,等於沒上學。婚後接受陳正坤的鼓勵,她上「補校」就讀至國中肄業程度,彌補遺憾。

劉梅說:「我識字最多是在學讀《轉法輪》的時候。」她越說越高興:「在學法點上,別人輕輕鬆鬆一讀就是幾十頁,我怕跟不上,所以回家就自己再學讀個十遍、八遍,並且下定決心,至少要把《轉法輪》通讀一百遍,我做到了!讀大法的書最快樂,我書讀最多的就是大法的書。」

無病一身輕的愉悅與感恩

劉梅和陳正坤一樣,因為感到法輪功是美好的高德大法而走進來修煉,沒想到竟有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修煉之前;劉梅的左臂患有嚴重的五十肩,臂膀疼痛異常,無法抬舉,中西醫診治甚至推拿都嘗試過,花費不少冤枉錢卻越治越嚴重。修煉之後,每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病痛處有如電鑽鑽動,病症和疼痛也隨之越發減輕,半年左右,劉梅發現多年來束手無策的五十肩疼痛不知何時已經痊癒。數年來,因為內耳不平衡,暈眩躺在床上還是一樣天旋地轉的毛病也在不知不覺中銷聲匿跡。

無論在讀書學法、煉功以及融入日常生活中的修煉,遇到任何難關,劉梅說:我牢記師父的教誨:「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用真善忍標準衡量,就沒有過不去的坎。

夫妻同沐大法洪恩,劉梅淚光閃閃地說出夫妻倆的心聲:修煉大法很快樂!身體健康、精神愉快,謝謝師父把這麼好的法輪大法傳給我們!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