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後青年:師父救了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我今年二十二歲,兒時得法到現在,已經十九年了。也曾隨著社會上的不良誘惑隨波逐流。那段時間每天都很空虛、不知道想要做甚麼、想發脾氣,只要聽到別人說話,就火冒三丈。幸運的是因兒時學過大法,使我在絕望中,再次走回大法中,修煉大法讓我找到了人生的意義與價值,也使我改變。

得法

三歲得法,因為奶奶是大法修煉者,我出生後不久,就和奶奶開始修煉。小時候的我經常生病,總是打針吃藥,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偶然一次生病時,去奶奶家,正好遇到奶奶家正在放師父的講法錄像(當時奶奶家是學法點)。

我在奶奶家一邊玩一邊聽師父講法,聽完講法後,我就好了。很神奇,那次沒有吃藥,也沒打針,就好了。那次起,我就總是喜歡去奶奶家和同修們一起看師父講法的錄像。因為我,爸爸媽媽也走入了修煉。上中學時,我上課時,突然高燒,最後一節是體育課,可以早放學一會,我就自己回家了,走到我家樓下,就感到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但是硬是扶著把手爬到七樓。

回家躺在床上,不想吃東西,水都喝不進去,媽媽給我用吸管喝水,走路去衛生間都感覺自己發飄了,媽媽說半夜她到我房間去看我,我臉都發燒,燒的青了(高燒得有四十多度)。就這樣,聽著師父講法,睡到第二天早上起來,甚麼症狀都沒有了。我從修煉大法到現在,十九年沒吃過一片藥、也沒打過一次針。

車禍中安然無恙

中學暑假時,爸爸帶著我騎自行車出去玩,從我家出來的路是一條很陡的下坡路,因為我想要刺激一點,就讓爸爸再快一點騎,爸爸就又蹬了兩下,但是在前面,突然間橫著出現一輛轎車。當時的速度非常的快。想剎車的時候,因為速度太快了,剎車的手閘斷了。已經沒辦法停住,直接撞在轎車的車門上,爸爸的手戳在車子的風擋玻璃上,風擋玻璃碎了,手上都是玻璃碴子(回家後用水一洗就都掉了)。

我從自行車上掉下來了,但是並沒有受傷,只是劃破了皮,都沒出血。車主問我們怎麼樣,因為我們是大法修煉者,為別人著想,爸爸說我們沒事。車主說,既然你們沒事,那得賠償我,車子被你們撞壞了的,賠二百元去修車。爸爸答應了,讓車主和我們回家去取錢。

爸爸後來說,如果沒有當時的那輛車我們會有更大的事故發生。因為前面有一輛前四後八的大車,以當時的速度是沒辦法停住的,後果就可想而知了。因為修煉大法,每次危險都化險為夷。

天安門前的記憶

我們一家有七名大法弟子,奶奶、爸爸、媽媽和我,還有老叔、老嬸和弟弟。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後,電視廣播每天播放著造謠的輿論,我和家人還有其他的大法弟子不約而同的一起去天安門去表達我們的訴求,我們只想用我們的親身經歷告訴人們,法輪功是叫人向善、祛病健身可以使道德回升的正法。我們來到北京租了環境很不好的旅店住下。

第二天我們來到天安門。我看到三五成群的人在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夾雜著警笛聲,還有警察對那些大法弟子們連踢帶踹、有的用警棍在打大法弟子,有的拖著大法弟子不知要去哪裏。

很快我們找到了空地,在空地上做第二套功法抱輪,有的同修在發寫好的親身經歷,還有的打橫幅,老叔拿已經準備好的相機要照相。這時就看到一大批警察向我們跑來,衝過來搶走了橫幅和相機,警察用對講機打同修的頭部,血順著頭直流,並且暴力制止法輪功學員煉功(對廣場上的大法弟子無論年齡大小都如此),但無論他們怎麼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仍舊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似乎身體的疼痛並不能磨滅大法弟子那堅定的意志。

最後我們被強行拖上大客車,不知要送到哪裏,在客車上,我們仍舊喊著「法輪大法好」,可以感到當時的大法弟子都不怕,無論被送到哪裏,我們都不放棄。

我和我的家人被分開關押,我和媽媽當天晚上被釋放。那天的場景使我永遠無法忘記。從二零零零年以後,我的家人相繼被非法判刑,家中只留下奶奶、弟弟和我。之後,我的老叔和奶奶被相繼迫害致死,遭受著這樣的境遇我們仍然不放棄。我們只希望讓人們知道法輪功並不是像電視宣傳的那樣,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一群善良的民眾。

絕望中的光明

上中學時,我不再喜歡學法,也不再想讓同學知道我修煉法輪功(小學時同學都知道,總是欺負我,把我當怪物)。基本不學法的我為了不被人欺負,也開始交一些比較不好的學生,他們經常罵人打架,有時還偷東西。我雖然不打架,但也和他們混在一起染上了壞毛病,經常回家不寫作業,早上去學校抄別人的。也和他們一起偷東西、罵人,有時還偷家裏的錢。就這樣,成了老師幾乎不搭理的學生。

一次家人說讓我去外地上學,我很輕易的就答應了,因為可以去一個誰都不認識我的地方,就這樣我離開了我所在的城市,在外地上學,學校的風氣就更不好了。不學大法的我完全抵抗不住任何事物對我的誘惑。在外面又沾染了很多社會上不好的風氣,抽煙喝酒、聚餐去歌廳、泡網吧網戀、在寢室上色情網站看視頻。我也變的和其他女生一樣,和所有人一樣每天想著畢業後,要怎麼辦,每天都追求享樂與刺激,但每天都感覺很無聊很空虛寂寞,感覺自己好像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不知自己的路在何方?也不知道要幹甚麼?

實習短短半年時間,我變的讓自己都討厭自己。覺的我怎麼能變成這樣?完全無法接受這樣的自己。就這樣,三年畢業後,我一事無成的回到家,面對家人和親朋好友的問責(當時正是上大學的年齡),我幾近崩潰,不想見任何人整天躺在床上看小說,活在虛幻中。幾乎不出門,出門也不想被認識的人看到,躲著走,這樣的生活使我幾次想要自殺死了算了。

偶然的一次,在我房間找東西發現以前的mp3裝的是以前的同修交流。坐在師父法像前,聽著同修交流,心裏很難受,又似乎很後悔自己已經很久沒用心學法了。坐在地上痛苦的哭著,想著自己做過的事情,只有悔恨和對不起師父。

做了這樣錯事的我,師父還能夠慈悲的原諒我。我錯過了這麼多年,再次修煉,學大法使我慢慢的改掉了所有沾染的壞習慣。我按照師父要求的做,不再偷東西,不再偷家裏的錢,上班時,在複印社收到的錢,我從來不碰。收多少,就放那多少。現在家裏桌子上放著幾百元錢,我也不會拿一分。

平時還幫家裏做飯、做家務,以前特別的懶,也不會為別人考慮,扔垃圾費勁,就把垃圾袋從窗戶往下扔,或者站在門口往下撇,有時候,袋子摔漏了,弄的滿地都是。現在知道不能那樣做,會給別人帶來麻煩。扔垃圾時,裝好袋子,放在樓道中,出去的時候,拎著扔到垃圾箱中。

周圍的親戚都說我好,不像現在外面的孩子一樣。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曾經也和他們一樣,每天追求著享樂和刺激,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點亮了我的心燈,使我不再無助與孤單。雖然有的時候還會和父母發脾氣,沒做到師父要求的,但我會改掉這個不好的心,努力的按照師父要求的做。

現在的我每天都很開心,是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法輪功是可以使人的道德昇華的高德大法,他可以使人的道德回升。而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朋友,如果您有緣遇到法輪功學員時,請一定停下腳步,來了解一下。他並不是像中共宣傳的一樣,當您了解後,就會明白為甚麼全世界有那麼多人修煉,為甚麼面對打壓,我們仍不放棄,堅定的走下去的理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