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修大法的人真的很幸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在大法修煉中成長起來的,修煉沒有多久就開始了迫害,非常希望能再體會一下最早修煉時的感覺。那個時候聽說天天到公園晨煉的人有很多,誰都知道大法好。現在環境雖然不同了,但是修煉人的心不能變。

我們這一代人,生長於九十年代後,正是常人社會五花八門更加複雜的時候,各種學說和娛樂的東西,都在往下拉人。在我身邊的同齡人中,多多少少都有各種壓力,唯獨我無憂無慮,一身輕鬆,覺得修煉格外幸福。修大法的人真的很幸福。越修下去,我越是能看清當今社會的正與不正;能挖到以前認識不到的執著,明白是怎麼回事;能體悟到更美好和更大的法理。

一、修心

我小時候比較受溺愛,所以一有不合意的就容易生氣,脾氣很大,一般人也不太敢惹。親友都知道我母親脾氣非常好,我卻脾氣很怪。修煉後母親脾氣變得更好了,我卻一直改不掉,還是動不動就發火。最近在看一九九九年師父《在新西蘭講法》時,師父回答學員問題時說:「人在生氣的時候,我告訴你,千真萬確是魔性。為甚麼呢?有人想了:我是為了好事,我是為了教人家學好才發脾氣的,我是為了叫人家做好工作才發脾氣的。那也是魔性,也叫以惡治惡,因為你是利用魔性叫別人做好事。如果你用善心去對待他,你跟他善心的去講,你告訴他應該做好,我想他會被感動的,他真的會出自於自願去做好,而不是被你強迫去做好,那麼他做的就會更好。所以大家修煉中要逐漸的把自己的發脾氣的毛病給修掉。大家總覺的不發火好像是很難做到,其實不難做到。」[1]

後來再遇到讓我生氣的事時,我就想著師父說過的這句話「大家總覺的不發火好像是很難做到,其實不難做到。」[1]不發火很容易,平時就記著不能陷入到常人的具體事中去,所以在遇到問題的時候真的能平和的緩衝一下,如果別人指責我沒做好,我就接受並道歉;如果吵我一句,我就不吭聲,有時候會忍不住又頂一句,現在能及時的制止了,能記得自己是個修煉人,就能有緩衝餘地。

有時候面對常人和陌生人時是溫和耐心的,但面對家人時同樣的問題就不一定能如此對待。比如有時候父母問我手機上的問題,明明非常簡單一個按鍵和操作,我都很急躁,耐不住性子,總大聲說:「你得看上面的字,都是字面意思,按字面意思選擇,按不壞的。」這也是讓我修心的。但是如果是陌生人或許就不會這樣對待了。我發現我們這一代人很多常人都是這樣,把最壞的脾氣留給了最親的人,但這是常人說的話,也是常人的表現,我怎麼能也這樣呢?發現後就慢慢改,改的同時向內找。其中發現了自己傳統文化上的缺失,在尊重長輩上做的不夠,也是黨文化的表現。還有自私,不想因為別人的事耽誤了自己的時間。師父講過對誰都好的法理,我應該重視。

我發現自己的沒耐心大多都是表現在網絡工具、電腦和手機上特別多,這也讓我警覺是對這些東西的執著造成的。看電腦和看手機多了,脾氣就不好,不能這樣。把看電腦和手機的時間,現在用來背《洪吟》,又發現了執著這些東西的背後是因為有符合常人觀念、感興趣的,再深挖下去,就是情。這都不是真我。情是三界之內的理,也是為私的,而修煉人是要按更高標準來要求,還要有慈悲心。中老年人用電腦是有很多東西不懂的,這個時候更要耐心。有時候被過於依賴令我的心裏很難受,說不出來的一種難受,我也向內找,是不是自己承受不了更大的壓力?不想承擔責任?大法弟子幹證實法的事,沒有你我之分,都是自己的事。後來也和媽媽說了,發現她也慢慢的變了,不會有一丁點問題就急忙找我了,跟以前比真的自信多了。

有段時間非常不喜歡聽常人說話,不喜歡聽她們聊天,也不想參與。我在最近讀法中也體悟到,要珍惜在常人中修煉的環境,遇到任何事不能動心。在任何一件小事中,都要仔細想一想,這是不是讓我提高的,這樣才能把握住修煉的機會。師父講:「我們要珍惜世間的修煉,在法理中不斷的精進。常人中的一切對修煉人來說都沒有甚麼吸引力了,是因為修煉人的境界高於常人所造成的。不想在人這兒呆,覺的沒有意思,會出現這個狀態。如果你認識到此時是多麼珍貴的修煉時機、回升的機會,把大法修煉看的比重要大一些,就沒有這個感覺。」[1]

二、證實法

平時我工作的地方是一個專賣店,是我二姨開的。最早她也學過大法,但迫害開始後她逐漸的走向了邪悟,她不許我在這裏向別人講真相。我心裏生出了膽突和怕她知道的心。有一次和一位顧客講真相時效果不好,還反而被她知道了,我被她女兒(表姐)說了一通。有一次送表姐的一個朋友一張神韻光盤,也可能是讓我去這個心,被她知道後氣勢洶洶的來和我說,不許碰她的人。我心裏很難過,但也知道是自己沒做好。當時覺得,救人真難。後來我提出家裏打印出真相期刊和資料我要先看,要補充好充足的講真相的知識。

也有幾次講真相很順利。有一個顧客說老家有學功的人,但是他說那個人遊手好閒,家裏兒女都被他纏得沒有辦法,因此他也對大法有了不好的印象。我和他講了修煉人如果不按照大法去做,就不能算真正的修煉人,也和他講了大法的真實情況,講我自從修煉後身體上的變化,吃了十幾年的藥扔了,病也好了,一年都不感冒難受;而且性格也開朗了,精神上很快樂。他認真的聽了一個鐘頭,明白了,後來一直對我很尊敬。還有一次給表姐的朋友三退,當時正好她不在,我們聊了約二十分鐘,我和她講了真相,並幫她做了三退。不過我發現和常人講真相是要反覆講的,因為有些時候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多東西要真的講入心他們才會記得。

還有一個人是去年出了車禍,非常嚴重,頭做了手術,卻幸運的活下來了。他在那裏坐了一下午和我聊天,我引到真相上時問他,三退了嗎?就是退黨、退團、退隊,他說好像退了,以前有個人也這樣問過他,給他退過了。我說了大法的好,真善忍的道理,他都很認同。當時我就意識到這很有可能是他三退後得的福報。雖然叮囑他一定記得法輪大法好,但是當時卻沒有很肯定的說出來,只是提了一句。

我發現以前小時候我上街遇到人和人講真相時,心裏是沒有怕心的,非常坦率的,但是長大了之後顧慮心卻反而多了起來。這和中間學法懈怠有一定的關係,對法的堅定成度也有關係。怕甚麼?怕被說?怕常人中的面子,怕邪悟者和舊勢力嗎?都是執著心。小時候講真相沒有這些心。

講真相時一定要抱著正的念頭,不要想他們得不了救。雖然二姨一家中毒很深,但有一次我不小心喝了生水,表姐問我肚子疼了沒,我說不疼,二姨突然的說了一句:果然是修法輪功的人啊。後來我藉機和表姐說,前段時間我們看電視上一個九歲的女孩得小兒類風濕的病,現在也是二十多了,但是身體關節完全壞了,非常痛苦還不能動,我要不是學了法輪大法,不會變得像現在這樣健康的。沒有觸動她那些負面的想法,她點了點頭說:「嗯,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到處和別人說。」還有待於以後進一步講真相,但至少讓我發現開了個好頭。

平常和常人接觸中也要對自己嚴格要求才能證實得了法,否則,也讓我覺得做得不好。我在對自己嚴格要求上大事能做好,小事有時候就做得不夠。有一次我的支付寶賬戶中突然多了三百多塊錢,查了下賬發現最近幾天沒有顧客向我轉賬,一般當時轉給我,晚上我就轉給老闆了。可是這一次查了九月的賬都沒有這筆錢的記錄,剛好我想給自己買個煉功的新播放器,還想買個檯燈,再買幾本書,這些錢剛好夠。總不會是看我想換播放器有人給我送錢來了吧?我知道不可能的,這筆錢來得莫名其妙,不能用。我找了支付寶客服,查自己的賬,因為我這邊的轉賬記錄中也沒有這筆錢,直查到上個月有一筆轉款,去翻上個月的賬本,果然在十號左右看到了這筆錢。於是我立馬把錢轉給表姐她們了。她也沒問,只是突然說了一句:「在錢上我們是絕對相信你的。」我心裏感歎,要不是修了大法我不會這麼自覺的。當時念頭稍微一不正就會走偏,因為他們這邊刷卡和轉賬的錢是不捧賬的,這筆錢遲了這麼久才顯示到我卡上,真的是來考驗我的。

有一次就我們兩人吃飯時,我拉著二姨的手,和她說了目前正法的形勢,希望她聽聽真相,我像對普通眾生一樣希望她能得救,她笑了笑沒和我高聲的辯論,嘆息了一下也沒說話。後來媽媽把呼喚昔日同修的兩本小冊子給了她,過了兩天我心想不知道她看了沒,不知她炸不炸,我不能怕她得問問她,這是為她的生命負責。結果她說:「我們再也回不去了,我謝謝法輪大法把我引到了佛教修煉中。」我聽了真難過,真難過。那種看著她們錯過的可惜無以言表。修煉真的是大浪淘沙,心一定要堅定才能走過來。

現在我們家是最有福氣的,親戚們也都說我們有福份,我的爸媽都有退休工資,前兩年老家房子拆遷也分了好幾套,後來房子都裝修好了住上了新房。

在修煉最初的那幾年真的勁頭很足,感覺心像要飛起來。雖然大關小關都要過,可的確有一股勁。隨著正法進程到了現在,我越發體會到師父所講的「修煉如初」[2]是多麼重要,現在自己才真正懂得「實修」二字,修煉的心比以前更純了。謝謝師尊慈悲苦度。

上面是個人認識,不妥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