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幸福的走在修煉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六月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青年弟子,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幸福的走到今天。

幸運得法

二零一二年六月,朋友借給我一本《轉法輪》甚麼也沒說讓我回家看看,那時候我對法輪功甚麼都不了解,不管是正面的,還是邪黨栽贓的,都不知道,甚至連《轉法輪》是法輪功的主要著作都不知道。後來想想是師父慈悲,幫我把不好的信息封閉了。

第一天我看到三十多頁就想這書寫的太好了,要是每個人都能看看這本書,那就不會有那麼多壞人了。第二天看到一百多頁,知道還有五套功法,就想我要學動作。第三天,想朋友借給我的書我要早點還,今天儘量看完,看到二百多頁,頭暈、噁心、嘔吐。這時朋友打來電話問:「書看的咋樣?」我說:「這書怎麼看的我頭暈、噁心、吐啊?」她說:「我這就找你去。」經過交流才知道是師尊給我清理身體呢。就這樣我得法了!

很快感覺到小腹、手心、額頭等等很多地方法輪都在旋轉。那時候總是想喊:「我有師父了!我有師父管了!」高興啊,走路都想蹦著走。期間師父還幫我清理了附體,很多很多以前不敢相信的事都真真實實的在我身上發生著。

記的在學動作後,開車回家的路上,看到一輛拉土車從路下面倒著上來,我想讓他先上來我再過去,就把車停下了,這時看那輛車也停了,我想你停了我就走吧,可是當我開到快正對著車後面的時候,那輛車加速倒車,我趕緊按喇叭,眼睜睜的看著拉土車的車斗一角對著我頭頂過來了,我喊著「啊……」開過去了,旁邊倆人嚇傻了,這時看到前擋風玻璃上又像是法輪,又像是一尊佛的形像,一閃沒了。然後我開車去市場買菜,跟啥事也沒發生過一樣,想起旁邊兩個人嚇的呆住的樣子,還感覺挺好笑。回到家,切菜的時候手不停的哆嗦,想想太嚇人了,才知道害怕。等到看第二遍《轉法輪》的時候才知道師父早在書中講過了,才明白是師父在保護我呢。感恩師尊!

在救人的路上

得法不久師父的新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發表了,師父說:「大法弟子得在法中修,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才能走正這個路,才能洗刷自己的那些不足。」

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甚麼是三件事呢?通過學師父的各地講法知道了三件事就是:學法煉功修煉自己、發正念、講真相救人。我也是大法弟子,我也要做好三件事。在老同修的幫助下開始發資料、貼粘貼,踏上了神聖的救人之路,後來又有真相電話就買了幾部手機一起自動撥打救人,有一次在集體學法的時候,聽老同修說:某某同修面對面講真相講的很好,我就想,要是我能跟著她們一起去講真相救人多好啊!

師父看到了我的這一念,讓我認識了這位同修,實現了我的願望,與這位同修一起走在救人的路上。我們一般是騎電動車出去,約好有發正念的,有講的,而且為了安全每次都會去不同的地方,有時一個地方會隔很久才去一次。我還給自己一個規定,出去救人不管遇到甚麼人,甚麼事都面帶微笑,一定要善。

一天出去講真相救人,看到有幾個人在修水管子,我們就走過去,問他們:「你們好,你們聽過三退保平安嗎?」有人說聽過,有人說沒聽過,然後我們就給他們講甚麼是三退,以及大法的真相,其中有一個人不說話,其他幾人都選擇退出邪黨組織並認同大法好。我走過去問他:「叔叔您聽過嗎?」他說:「你們吃飽了撐的沒事幹跑出來宣傳這個?!我是老黨員,走走走,別跟我說。」我一直笑著,給他講真相,後來他說了一些污衊師父,污衊大法的話,我的心被帶動了,他罵我我不在乎,可是說師父不好就不行!阿姨同修一聽走過來接著給他講,讓他不要污衊師父,會對他不好的,他一看我們不走,他轉身很生氣的走了,嘴裏還在罵罵咧咧。他的同事跟我們說:「別理他。」

過了很多天,我們出去救人的時候,看到幾個人在牆邊坐著,走過去問他們聽過三退嗎?其中有一個人說:「我是黨員。」我就蹲著給他講真相,並給了他一本《九評共產黨》還有兩本真相雜誌,他說:「書我回去看看,我是多年老黨員了,但我就是不退。」我說:「那您回去好好看看,看明白了就行。」我們走了,阿姨同修問我:「你知道那個人是誰嗎?」我說:「不知道,就是看著有點面熟。」她說:「你還記得有一次也是這個地方,有一個罵咱的人嗎?」我忽然想起來是他啊,跟阿姨說:「你看,上次罵咱,這次雖然沒退可是要資料了,他能看明白就好了。」

又過了很多天,又去那個地方,有幾個人挖樹坑,我剛要走過去,這時一個人大喊:「你怎麼又來了?」我仔細一看是那個最初罵我們,後來要資料的叔叔。我說:「我師父看我沒能把你救了著急啊,一次一次派我來救你啊!」他說:「救我?救我去哪兒?上天堂啊?」我說:「上天堂我不敢說,但是能保你平安。」他說:「有甚麼我沒看過的新書?」說著就來搶我手裏的資料包。我說:「別搶,我給你拿。」他又要了幾份沒看過的資料,這時我給他講三退,他很高興的退了,大法護身符也很仔細的揣在上衣口袋裏。一個生命在師父的慈悲安排下得救了,我心裏老高興了。

救人的路上有甜,有苦,有高興,也有淚水。但是我知道不管是甚麼樣的事情,師父給我們都是最好的。

有一次,和同修阿姨晚飯後出去,一邊發資料一邊講真相,看天陰了,心想時間還早,多救點人,師父肯定不會讓我們挨淋的。這時起大風了,阿姨說回家,要下雨了,阿姨騎著電動車馱著我,在半路傾盆大雨就下來了,我一手護著資料包,一手摟著阿姨,大雨一澆大風一吹好冷啊。我在後面坐著腦子卻沒閒著,心想:我這是幹啥呢啊,從小一直被寵著、護著,出門就開車,我幹嘛給自己找這罪?想著想著眼淚就下來了,雨水和著淚水不停的流,後來又想,大法弟子真不容易啊,風吹雨打的救人,還有人不理解,我們為了甚麼啊?眼淚不停的往下掉。這個委曲啊。腦子裏忽然想到要是救人都那麼容易,都那麼舒服,師父就不會讓大法弟子做了,隨隨便便一個人就能做,那還要大法弟子幹甚麼?!呵呵,眼淚止住了。回家靜下心來找自己,找出很多人心,比如依賴心(覺著出去救人師父是不可能讓我們淋雨的),私心,求安逸的心,委曲心,求回報的心等等。

晚上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阿姨種了很多蘋果樹,結了不少的青蘋果,可是地很乾,乾的蘋果樹葉子都打蔫了,這時開始澆水,水很多,把地全都澆透了。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呢,我悟到,表面上看不是好事,其實師父甚麼都有安排,甚麼都安排好了,而且給我們的是最好最好的。

就這樣師父牽著我一步一步跟著正法的進程,在師父時時刻刻的看護下走過了四年多修煉的路,路上有歡笑,有淚水,有懈怠,有精進。當我懈怠時,看師父的法像很嚴肅,而且師父會在夢中或者讓同修點我,我知道師父著急啊。在我精進時,看師父的法像在慈悲的對我笑,而且師父還讓優曇婆羅花在我家開放,我知道師父在鼓勵我呢,加油啊,別鬆懈。能修煉大法太幸運了,能作師父的弟子太幸福了,弟子只有做好才能略報師恩。

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