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修煉 救人忙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一次,同修參加一個婚宴,看到一幕讓同修也是很振奮。一個當地非常出名的企業家,看到同修A的兒子,就問:「怎麼沒見到你媽呀?」同修A的兒子很吃驚地問:「你怎麼認識我媽呀?」那位企業家說:「你媽是鄉鎮的大名人,每天背著個書包走街串巷的,鄉里的人誰不認識啊!」

企業家的話也從一個角度看到了同修為了救度世人,不辭辛苦奔波的情形。

有這麼三位老年大法弟子,包括同修A,都是曾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修煉過的。可是由於得法不久,迫害就開始了,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二零一零年,她們在同修的幫助下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這三位同修這些年不辭辛苦的奔波,也帶動了一些走不出來的老弟子,如今一些走不出的老弟子也開始結組到周邊的村裏,面對面講真相了。

同修A,六十八歲,從新修煉前身體羸弱,因失眠時常整晚不能入睡,肩周炎、萎縮性胃炎等,村裏人都知道她有病。從新修煉後,她真正明白了修煉的內涵,懂得了人生的真諦,一身病全好了,能吃能睡能幹,丈夫在外打工,自己種了好幾畝地外,還經常到果園打臨工。

村裏的人問她,以前你身體不好,現在咋這麼能幹呀?她就說因為我煉法輪功呀!就給別人講法輪功的神奇。女兒說,原來我媽晚上不能有一點動靜,現在好了,別管啥情況,比小孩兒入睡還快,腦袋一挨枕頭就睡著了。

同修B,修過小道,也見過小道通周天後的起空。她說小道沒法和大法比,不知咋修,根本不懂修心性。文革期間她信的道也遭到邪黨迫害。後來,她四處拜廟求佛,因為不懂修煉,要是得法再晚點就附體上身了。是師父拯救了她。她說,一次晨煉完後一開大門,一地百元鈔票。她收攏起來數了數整兩千元。她想失主肯定著急,就四處打聽,及時送給失主,失主帶禮物來看望。她就給他講真相退回禮物,失主明真相後,借了《轉法輪》拜讀。

同修C比A、B走回的晚。剛走回時,到B同修家學法,聽到窗外有說話聲時渾身哆嗦,跟A、B同修晚上出去貼真相,一有燈光就往黑影裏躲;現在面對面發資料,講真相都很自如了。她信師信法,且很堅定。她剛走回修煉時間不長,出現了蛇盤腰皰疹,再有十幾公分就對接上來了。老人們說,一對接就會要命。她就堅信煉功人有師父管不會有事,該幹啥幹啥,這些都神奇的好了。C同修家庭非常困難,前段時間賣了三棵樹,賣了三百元。拿出二百元給同修要交資料點。同修說啥也沒接,資料點現在都很寬裕,C同修這二百元可相當別人二千或二萬都不止啊。

這次從新修煉,她們倍感修煉的珍貴,在師父加持下,由原來的目不識丁只能聽法,到去年同修A、B已能通讀《轉法輪》,C也基本能跟讀下來。幾年來,她們或參加集市廟會,或挨門入戶,發資料,講真相;她們走街入巷,掛條幅,貼展板,不管集市還是工地,方圓十幾里地都留下了她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足跡。

起初,由於她們不識字,覺得沒文化不會講,只是面對面的發真相資料。隨著不斷學法,她們認識到自己不是做常人事,自己所做的都有師父和正神管著呢,不能夠受常人理的約束,於是她們就堅定一念必須得開口講,只管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不去考慮其它太多的。

開始時,世人三退了,可是不會給人起名,她們就把自己村裏人的好聽的名字,比如「富貴、壽長、貴來、順昌」等等拿來用。隨著修煉智慧的增多,這些困難她們現在都已克服。她們自從今年五月份開始向世人徵集簽名聯名舉報江澤民以來,一個多月已經徵簽一百多人。

她們所在村周邊好多村,都是大法修煉者的空白村,有個別村雖有同修,但是還不能走出來。因此她們起初在進村入戶講真相時遇到了好些凶險的事情,有要打電話舉報的,有報告到本村書記的,有拉住不讓走想擴大事態的,有破口大罵的,甚至還有想打人的。她們在師父的加持下,都一一擺脫險情。

隨著她們持續的入村講真相,明真相的世人越來越多,有在路上停下車來喊「法輪大法好」的,有在路上停下車,走出來讓她們做三退的,有想進一步了解大法要大法書籍的,還有留下吃飯想要學煉法輪功的,有明真相念法輪大法好頑症消除出現神奇的。

念「法輪大法好」一個月,食道病症不治而癒

有一明真相常人吃食物難以下咽,明白自己得了不好的病,村裏有好多先例,醫院無藥可救,也不敢和家人說,就找A告訴她你就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好,她一個月後高興來找A說她每天晚上盤上腿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小時,現在全好了。她說法輪功真是神奇,她也想煉。如今她已經在拜讀大法書籍《轉法輪》。

三遇治保主任

這幾個同修最初到該村講真相時,被村人舉報到治保主任那兒,治保主任非常兇,連罵帶推的(如今村裏的幹部都是混混,尤其是管治保的)攆著走。

後來他們去的多了,明真相的人也多了,有人告訴她們可不要去村東南角,那是黨匪窩子,惡著呢。她們不為所動,就去了那個地方,結果就走到治保主任家裏了,治保主任很動火,她們就是友善的講法輪功是甚麼,能講多少是多少,讓他盡可能明白更多真相。

這個村廟會時,她們又去這個村,治保主任著急的喊,你們也不看看這是啥時候,人山人海的,不是給我找麻煩的嗎?不過這次顯然不像先前那樣兇惡了。幾個同修還把廟會上揀到的手機交給治保主任,雖然還沒有三退,留下了好影響,治保主任對她們也有了好感。

邪黨副書記「三退」了

一天這幾個同修講真相走進一理髮店,店老闆已明真相,指著理髮者說:他是副書記給他講講法輪功吧!誰知那人態度很兇,瞪著眼呵斥同修。同修給他資料讓他好好了解一下法輪功,他不接。同修態度和善,不急不躁說,修法輪功的都是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好人,是共產黨在造謠在迫害。把一本《馬克思的成魔之路》的冊子遞給他說你看看這個吧,看看共產黨都信的是甚麼?他接下了書,同修給他講善惡有報,他也很有同感,還給同修講了當地一善惡有報的「寡婦橋」的故事。故事講,有一個寡婦捐錢出資修一石橋,一日寡婦到工地看石橋修建情況,工匠鑿石頭濺起的碎石崩進她眼裏,弄瞎了她的眼睛。後來,府官下來巡查,了解到此情況,見到寡婦,在她背上寫了幾個字。不久寡婦去世,府官家生了一個男孩子,府官一看背上有字,正好是他寫的那幾個字。當地人明白雖然寡婦修橋時有不幸,但轉生在官府之家,是修橋得到了善報。於是將此橋命名寡婦橋。同修順著他的話,講當今貪官遭報的真相,其實都是與迫害法輪功有關。最後此人明白真相後,也退出了邪黨組織。

這幾個同修的故事有很多,但她們不善言談,但有一點能感受的到,那就是同修的那份純,那份真,那份善。對師父,對大法的那份敬,那份誠,交流中她們眼裏時常噙著淚花。是啊!只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才能真正體會到師父的偉大啊。

願天下更多的人能夠了解法輪大法,願天下人都能夠有幸福的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