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最佩服煉法輪功的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做營業員工作的。人們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最大的改變是暴烈的脾氣改了。

以前,我自恃年輕漂亮,總是欺壓丈夫。夫妻吵架之後,早上我下樓去上班,想想不行,又上樓接著打,寧可今天班也不上了。我丈夫說:「別人家都是男的打女的,咱們家反過來了。」

修煉以後,我就告訴自己要按真、善、忍去做,漸漸的我就很少主動吵架了。再後來,是丈夫說我甚麼,我剛要回嘴,想到真、善、忍就忍下去了。現在已經多年不吵架了。

我從二十六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二十年。修煉前,我因為乳腺增生,經常去醫院做電療,花了很多錢也沒好,睡覺的時候常常被後背放射性的疼痛疼醒。一九九七年六月,我開始煉法輪功,感覺後背不疼了,去瀋陽市第五醫院檢查,醫生說:「裏面的腫塊沒有了。」我很高興,天天去公園煉功。

如今中國大陸離婚率很高,而丈夫看到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的身心變化,家庭氣氛和諧,沒有了危機感,很幸福滿足。因此他對師父、對法輪大法十分崇敬。

丈夫愛好書法,他想寫字,寫甚麼呢?他看我讀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有了這麼大的改變,就決定抄寫《轉法輪》。在這過程中,大法的法理也影響著丈夫。

二零零五年春天的一天,下午三點多鐘,丈夫打算去我母親家,幫母親打胰島素,因為母親有糖尿病。母親家離我家步行只有十分鐘,他想趕時間,就騎了自行車。誰知剛到馬路上,就與一輛轎車相撞。丈夫被撞飛了,鞋也飛出去很遠,轎車的前蓋被撞出一個大坑。車上的人嚇得臉都白了,一會車主下來了,問丈夫怎麼樣。丈夫後來說:那時我的第一念是:不能訛人。然後我就從地上起來了。神奇的是,我被撞得那麼狠,卻全身哪也沒壞,哪也不疼。明顯感到是師父在保護我。車主嚇壞了,要給錢。丈夫不要,說:我沒事。車主還是要給,丈夫說:那你就把我的自行車修修吧!車主拿一百元修自行車,丈夫就走了。當時圍觀的人很多,說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

丈夫原是商場經理,後來商場黃了,職工給兩萬元買斷。丈夫到一個單位的收發室工作。附近派出所的警察巡邏,經常上這個收發室休息。丈夫抄寫《轉法輪》之後,有一天他問警察:你們今天幹甚麼呢?警察說:「抓法輪功,蹲坑。」丈夫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哪有錯呀!」接著講法輪功如何好。兩個警察說:「是,我們也不愛管。」

自從丈夫為大法說公道話,就得了福報。那時丈夫在收發室經常幫裏面人義務修理電器,那裏的人都說丈夫熱心、樸實、善良。有一個軍區的老幹部,提議帶丈夫去一個大型企業,學習維修洗地車。丈夫去了,當場就被對方的老闆留用了。當時丈夫已經五十歲,卻沒花一分錢,就有了正式工作和很好的收入。而大學畢業生想進這家企業,都要找人、花錢的。

丈夫不敢相信這樣的幸運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回家與我商量,用不用給領導送錢。我說:「別搞不正之風了,好好工作就行了,幹好工作比啥都強。」結果丈夫給這家企業修好了幾台閒置的外國進口設備,給企業節省了百萬元,企業領導非常高興。

過幾年,丈夫就可以從這家企業正式退休,享受退休待遇,無後顧之憂了。丈夫說:這都是法輪大法給的福份!

丈夫說:最佩服煉法輪功的人,共產黨那麼瘋狂的打壓,還屹立不倒。他更崇敬法輪大法師父,每年過年,丈夫都發自內心的給師父的法像敬香、磕頭,因為他實實在在體驗到了法輪大法的純正和超常。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