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個新學員,今年七十二歲。我從小隨父母信仰佛教,也用各種小能小術給人驅邪治病,這樣持續三十多年。二零一六年六月,我右邊鎖骨長出一包塊,日見變大,吃飯呑咽感覺不適,丈夫陪我到遂寧中心醫院經過近一月檢查,確診為惡性腫瘤晚期,已擴散全身,家人聽後沒給我講,只見丈夫在一旁落淚。回想自己給人治病幾十載,自己有病請菩薩保祐就不靈。

妹妹聞訊趕來看我,給我講法輪大法真相,教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報,只有我們師父能救你。但有一個要求必須把你屋裏供的那些東西全部處理掉。其它甚麼也不信,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我和丈夫齊心答應:信師信法一定做到。當時與丈夫商量,緊接著把所供物品全都送出去了。同時妹妹問我願不願意聽師父講法錄音?我愉快的答應願意聽。第二天又給我送來了MP3師父廣州傳功講法錄音,我就整天抓緊時間輪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念就聽,不聽就念。

第一天過去了,我的心情愉快多了,我越聽越舒服,越聽越想聽,聽得心裏很明亮,我明白了甚麼是法輪功,怎樣才能好病的道理。這時候中心醫院醫生給我說:我們醫院做不了你這個手術,決定轉成都華西醫院治療。到華西醫院三天後就做了切除腫瘤手術,術後很痛,我就堅持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傷口疼痛減緩了,感覺身體天天變好,醫生來檢查身體說:我從事手術幾十年,這台手術很複雜,但是做得很成功。當時我心知肚明手術之所以成功,是我近幾天靜心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和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作用。我心裏想:師父管我了,我有希望了。

當時煉法輪功的妹妹在場,都為我的手術成功而高興。便說有師父有大法一定會好得更快,果然傷口癒合又快又好,沒過幾天未拆線就出院回家了,同時帶回醫院開的幾千元錢的藥一大箱,安排每天按計量服藥。回來吃第一次藥就吐了,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了,不能吃藥了。

緊接著妹妹就陪我們讀《轉法輪》,利用時間教我們煉五套功法,我站不穩就依著牆煉動功,從此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飯量一天一天地增加,雙腿逐漸有勁了,一個月後我煉動功能站立了,只是右手動作還不到位。

這時候出現了咳嗽不止的現象,越來越嚴重,我就是堅持學法煉功。同修告訴我用正念清除這些邪惡因素。一個禮拜後咳嗽減輕了。接著來得更猛,全身疼痛,雙腿更疼,真是疼痛難忍,弄得我白天黑夜都不得安寧,心裏喊「師父啊,我承受不了了」。這時同修們幫我發正念,清除我空間場的邪惡爛鬼,一切舊勢力的干擾,以及強加給我的魔難。又組織我讀《轉法輪》,不管怎麼難受,我就是堅持學法,當讀到:「在另外的空間看你的身體,那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師父的法成為我戰勝各個空間一切邪魔爛鬼、黑手、邪靈因素的銳利武器和力量的源泉。身體難受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偉大師父給我消下去很多很多了,就剩這麼一點讓它自己往外冒,我吃一點苦,受一點罪,就能過了這關,不管怎樣難受,我就是堅持學法、背《洪吟》:「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2]。

師父的法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力量,我有了過關的動力,我決心過好這一關。五天後全身疼痛好轉,一下子輕鬆很多,這一關闖過來了,身體輕鬆了,走路有力了。腫瘤晚期患者沒做放化療,三個月後神奇痊癒。我和丈夫也能參加小組學法煉功了,同時也用我親身經歷給人講真相、勸三退。明真相後的人主動要護身符。

我深感大法的神奇,法輪功給我人生帶來了光明,給我帶來了希望,給我帶來了美好的未來。弟子感謝慈悲偉大師尊的救命之恩,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唯有用師父給延續來的生命做好三件事。

弟子叩拜師父,同時感謝無私幫助我的大法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