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掩蓋很深的妒嫉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一天,師父的一段法打入腦中:「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

就在這種非常平靜、沒有雜念的心態下,這段法啟悟我找到了掩蓋很深的妒嫉心。頓感醍醐灌頂般,心靈從微觀到表面無所遺漏的被瞬間整個洗淨!

深深體會到師尊只要我們有一顆向善向上的心,無時無刻不在為弟子的提高而嘔心瀝血!我淚如雨下,深深感恩師尊的慈悲,點悟弟子,並給予弟子從新做好的希望。

記得二零零五年下半年開始,學法組的同修經常帶著我一起發放真相資料,後來,我也在上下班的公交車上發資料、講真相。記憶中,伴隨著邪惡的迫害,比如身邊同修被綁架,等等觸及人心的干擾,主旋律是世人接受真相的情形。其中有兩件難忘的事。

我最開始用手機發真相短信,很快又有了真相語音。一天中午休息時,我發的真相短信收到了一個「憤恨指責說我們不愛國」的回覆。我回信告訴對方:我也是從小到大在這片土地上成長,怎麼能不愛國呢?中國不是中共,我愛國卻不愛黨。用短信簡單交流後,我要給他聽真相語音,對方說因倒班需要休息,與我約時間再聯繫。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突然想到:他會不會已經舉報,專等我聯繫就監測我?我立即排除不好的念頭,撥通了電話,他正在等我的來電,我請他聽語音,他答應著,我卻聽到了奇怪的按動某設備的聲音,又是一陣心慌,但很快鎮定下來,選播真相語音。

當時的真相語音,需要手動選播。對方連續聽了「天安門自焚真相」、「425真相」等等好幾個語音後,我再與他溝通,這時他已經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也知道共產黨不好,但覺的入邪黨宣的誓沒甚麼關係。我又請他聽了一個「誓言應驗」的語音,他完全明白了。我給他取名「長福」退出邪黨,並祝福他,電話那頭傳來了爽朗的笑聲,那是生命明白真相得救的喜悅!

他還高興的告訴我,他這二個多小時聽的所有真相語音,他全部都錄了音,他要放給他在學校當書記的女兒聽,他說他家裏還有好幾個黨員,都要讓他們聽,告訴他們真相。我這才明白之前聽到的那個按動設備的聲音原來是他要保存真相語音啊!

那天天氣轉涼,在河邊打完電話後,臉和鼻子都被冷風吹紅了的我,滿心歡喜的回家了。我一直為這個生命的轉變而感動。遺憾的是,手機項目我沒有堅持。

另一件事情,是前幾年在公交車上發真相光盤遇到的。記得那時,我只能發一張、二張。在沒有了各種不好的思想念頭之後,有次就發了十幾二十張。我自己也覺的比較順手了。

這一天,我發了幾張光盤給坐在我周圍的人,沒想到我鄰座的一個學生模樣的秀氣女孩接過之後,立即沉下臉來,生氣的說:你這發的是甚麼?狠狠的說著我。我深感意外,雖然鎮靜,卻不知道如何與女孩溝通。周圍其他接了光盤的人,已注意到了女孩的態度,但沒有一個人把光盤退回的。

我坐過了站,和女孩一起下車,跟著她想要告訴她真相。可能是女孩看我跟著她,突然緊張起來,威脅我說:你再不走,就要報警了。看到她幾乎失去了理智,我只得遺憾的走了。

此後,我在公交車上再想發光盤的時候,就會想起這位令我意外的女孩,她年輕秀氣的外表下卻充滿被邪黨灌輸的仇恨,我最終也沒能與她正常溝通,我的心裏還是被這無端的仇恨給傷害了。遺憾的是,這個怕心沒能及時突破恢復到順手的狀態。不久,我很少坐公交車了,接著配合同修做另一個講真相的項目後,面對面講真相就停滯不前了。

這兩件事之所以難忘,並不是因為做沒做好,而是因為遺憾,這些年沒有盡心盡力的在實修中面對面講真相,真是深感遺憾。講真相面對的世人態度怎麼樣,我們應是不動心的,無論甚麼情況下,都要用正念慈悲來對待。但是沒有這個實修的基礎,就達不到那個狀態。

這些年來,我在和工作單位的老闆或同事講真相中,很多時候,還沒有開口,就想了太多太多,總擔心人家不接受,越擔心效果越不好。有時同事不但拒絕聽真相,還「告狀」到老闆那裏,這樣一來,對已經聽了真相的老闆反而起了負面的作用。給家裏親人講真相也是一樣,因為遭受迫害,家人也不同程度的被牽連,他們一般有意無意的躲著我,背著我談論他們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的看法、主張,卻不肯與我交流,我直接跟他們講,幾乎沒有接受的,表現的非常抵觸,有的長輩發脾氣,罵我,還說要打我。好幾次,我傷心地哭了。

漸漸的,我也不太想講了,內心真為親人們,為迷中的世人們著急,錯過了一次又一次機緣,我就真的無法找回面對面講真相的初心嗎?

幾年來,在工作和生活中,有個根本的問題也越來越突出了。得大法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全宇宙無比幸福的生命,但我覺的我沒有完全成為這樣的生命。在修煉的路上闖過難關的時候,我偶爾也感到過不修煉不可能會有的快樂,感到師父就在身邊。可是,為甚麼我有時還會陷在人的矛盾中在心裏爭一爭鬥一鬥呢?

修煉人身在塵世心在方外,自在輕鬆。如果不是這樣,一定是有放不下的執著陷在人中不能自拔。我不知道這個執著是甚麼,我為找不到它而苦惱。

今天,經文《境界》打入我的腦中,我記下來後,一個念頭閃過:當前,這段法有針對性嗎?立即在腦中浮現了一位離世至親的形像和他生前妒嫉心的表現,想到家人的表現就是一面鏡子,我就明白了師父的點化,清晰的看到:長期以來干擾我放不下人情講真相、令我表現不善、令我痛苦的根源,正是這個妒嫉心。

記的很小的時候,一堂美術課上,我借用小伙伴的水彩筆畫的畫得到了老師在全班點名表揚,還特別誇獎畫的顏色富有想像力,之後,我再找那位小伙伴借水彩筆時,遭到她非常生氣的拒絕,她說:誰叫你用我的水彩筆畫的畫得了表揚呢!可以說在成長過程中,我被灌輸著競爭、弱肉強食的森林法則。

為了立足,我只能為了成為別人眼中的優秀者而默默的暗自發奮,甚至爭強好勝的給自己定更高的目標。於是,表面不表現出來,內心卻對名利執著的不行。漸漸的,我就像師父講的:「這兩種不同的觀念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它可以產生人的妒嫉心,別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別人高興,而是心裏不平衡。」[2]這樣的我,像背負著一個越來越沉重的包袱,不知不覺中被「快樂」所拋棄。

為了避免爭強中受傷的痛苦,我的觀念中又形成了很強的自我保護意識,比如退縮,吸取反面教訓,狡猾的不負責任和糊弄事,等等。

以前學法意識到了「不平衡」的這種心態是妒嫉心所致,雖然也想抑制去掉它,但感到無能為力。現在發覺,那時我是認為:雖然「不平衡」,但我並不會做壞事傷害別人,應該不算錯吧。把那種爭強好勝的「競爭」還看成是正當的,這是根本沒有意識到妒嫉之心是很惡的。邪黨文化中的鬥爭哲學也在毒害著中國社會,爭鬥心表現出來就是一種邪黨文化,它也在強化著妒嫉心。

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2]

如今在師父的點悟下,我認清了「妒嫉心」的惡。

妒嫉心不去,我對人的美好生活的所謂嚮往就去不乾淨,而這個所謂的嚮往就是類似於兒時追求「成為別人眼中的優秀者」的這種觀念,它使我執著於人的情,執著於人的感覺,甚至不能自拔。

妒嫉心不去,在長期的競爭和奮鬥中形成的保護自我的意識就左右著我逃避麻煩和魔難,不明真相世人對大法真相的態度都能帶動我,這正是我實修中救人的最大的障礙,只有徹底去掉妒嫉之心,去掉這種為私為我的自我保護意識的觀念,才能在慈悲中完全為了世人的得救而負責。

妒嫉心不去,實質上就是執著於人的得失,使我做不到真正坦然的把同修言語衝突的所謂傷害完全放下,最終在心性的摩擦中形成了間隔,造成了修煉和救人項目的損失。

總之嫉妒心和其背後的為私為我的觀念和物質,左右著我,而我卻一直被動的承認它們的非法主宰是理所當然的。師父讓我找到它、正視它、放下它,並將我的心徹底洗淨。在往後的修煉路上,我將卸下沉重的包袱,輕裝前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